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73章 准备收尸吧!
    大约二十多秒后,一名穿着白西装,身高一米八,体格高大,除了有点黑之外堪称英俊的大约三十岁出头的l国青年快步来到酒店门口。

    “唰”

    青年快步赶过来,冲上前去,直接反手就给了张军两个大耳刮子。

    张军被抽得眼冒金星,他甩了甩脑袋,面无表情地盯着青年。

    青年冷冷地扫视张军一眼,随后接过张军手里的还没挂断的手机。

    “unclehassan?i?39;mzak(哈桑伯伯吗?我是札克!)”

    闻言,电话那头,哈桑沉默一会儿,随即声音低沉地回应道,“zack,i?39;?(札克,这事儿是我对不住,给伯一个面子,把人给我,行吗?)

    闻言,叫札克的青年冷冷一笑,拿着手机大声说道,“unclehassan,whatareyoutalkingabout?ican?39;thearthewindhere?“(哈桑伯伯,你说啥?这边风大,我听不见?!)”

    说着,札克直接挂断电话,随即脸色阴沉地冲门口的卫兵喝道,“peopletakeaway(带走!)”

    再等大约二十分钟,上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了凯宴门大酒店,而此时,张军早就被札克带走。

    …两个多小时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在哈桑营地内的某栋平房内。

    关九和陈百川以及田笔盖等人被哈桑的人带到此地。

    没有张军的电话,没有安德烈和哈桑的关系,关九等人一个都跑不了。

    而即使有哈桑在中间过话,张军依旧被带走,至今是死是活身在何处都没人知道。

    平房二楼某个房间内。

    关九等人一筹莫展的在房间内呆着,他们或是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或是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脸色惆怅。

    “叮铃铃”

    关九的手机响了,关九连忙掏出手机直接接通。

    电话里传来安德烈愤怒的谩骂,“你们脑子里都进了屎了吗?没事儿你惹军方的人干嘛?还是这种级别的选手!!我告诉你们!你们摊上大事了!!”

    关九叹了口气,眼睛微红,搓了搓脸蛋,没吭声。

    一旁的田笔盖冲手机方向喊了一句,“安总吗?我们也不是故意的…那个…情况怎么样?”

    “我在l国是有点关系,可我也不是叶利q啊!你们就等着给张军收尸吧!”

    听到这话,屋子里的众人都慌了,关九深吸口烟,问道,“事儿都出了,不聊这些,阿萨怎么样?”

    “你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我就来气!”电话里,安德烈暴跳如雷地吼道,“阿萨中度烧伤,一只眼睛估计是瞎了!并且,他可能失去做父亲的功能了!这事儿多大你们知道吗?这不光关系到阿萨家族的脸面,更关系到他这一脉的种族传承!!”

    关九被骂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屋内其他人听到这话,全部低下了头,像是打霜的茄子一样,都焉了。

    “做好最坏的打算把,还有,准备筹钱!大量的钱!有钱铺路,或许张军还能出来,要拿不出钱,张军最少也要坐牢!甚至直接死在里边!这事儿我不敢打包票了,我只能尽力!”

    说着,安德烈直接挂断电话。

    “我就一下没注意,咋就成这样子了呢??”

    陈百川破口骂着,脸色惆怅地搓弄着脸颊。

    “都是我不好,一下没注意,把那个炉子丢阿萨身上了。”

    景毅一脸的愧疚之色,眼睛通红,眼看着就要哭了。

    在这帮人里边,就数景毅和邹俊年纪最小,景毅之前一直是在学校,后来来君豪了也是文职,哪碰到这种事儿?所以,此刻他心里是慌得不行,而且还很惭愧。

    听到景毅这话,邹俊瞪眼说道,“别提了,你要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不该给阿萨一就瓶子,干!”

    齐铮坤在一旁一个劲的抽着烟,眉头紧锁,目光偶尔望了望窗外,也不吭声。

    关九扫视景毅等人一眼,“谁还没年轻过,事儿都出了,聊这有p用。”

    田笔盖双手插兜躺在劣质沙发上,目光微微眯起看了屋内神色各异的众人一眼,也没吱声。

    从屋内众人的这种状态也能看出来君豪这个团队的凝聚力。

    换做其他的这种性质的团队,在发生这种情况后,相互抱怨埋怨是正常的,甚至在主帅前途未卜的情况下,直接散伙都是正常的。

    但屋内君豪的这帮人没有,也没说什么相互责备的话。

    …凌晨一点多,众人就在这平房二楼内席地而睡,当众人熟睡之际,没开灯的夜幕中,景毅睁开眼睛,深吸口气,随后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穿上拖鞋,然后轻轻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房间内的地铺上,在景毅关上房门走出去的时候,躺在地铺上的陈百川忽然睁开双眼,面无表情地盯着房门,好一会儿也没出声,也没起床。

    三分钟后,平房二楼楼梯口,景毅坐在楼梯台阶上,手有点颤抖地从兜里摸出烟,点上,深吸两口。

    景毅抬头望着天空挂着的一轮异国圆月,呢喃道,“哥…是我害了你。”

    …一支烟很快抽完,景毅掐灭烟头,随后脚步很轻的开始下楼。

    忽然,背后传来关九的喊声,“你去哪?”

    景毅浑身一震,转过头来,目光看着关九。

    “你想去找哈桑,准备自首?”关九缓步走来,拍了拍景毅的肩膀,随后在一旁的水泥台阶上坐下。

    闻言,景毅怔了怔,被关九拉着坐下,没说话。

    “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儿纯属意外,你也不必太自责。”关九点了支烟,一边抽着,轻声安慰了一句。

    “哥。”

    景毅默默地看着关九。

    “现在这情况,你即使去找哈桑也没啥用,结果很可能是你被阿萨家族的人给带走了,军依旧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