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54章 火热的白思雨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呵呵。”

    张军咧嘴笑了笑,扯了扯病号服遮挡以前的旧伤。

    像张军,浑身上下,尤其是肚子和背上腿上胳膊上啥的,刀痕抢眼实在不少,完整的皮肤都很少,身上的疤瘌太多,他怕被白思雨看到。

    “还遮啥呢,我都看到了。”

    白思雨抓住张军的手,看着他背上小腹部位那像是剖腹产似的一条条蜈蚣似的缝合疤痕,美眸中泛起水雾“看看身上的这些疤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张军怔怔看着白思雨,无言以对。

    白思雨放下苹果,小手摩挲着张军的脸,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地说道“大傻军,答应我,别在走这条路了,好吗?”

    张军想了下,说道“是白伯父叫来跟我说这些的吗?”

    “是也不是,他即使不说,我也会跟说的。”

    张军凝视她的俏脸,沉吟说道“思雨,我是先入江湖才认识的,我不想骗,坦白说,有些事儿我已经没法抽身了…”

    白思雨怔怔看着张军“…就这么耿直的么?连哄哄我的话都不能说两句吗?”

    张军脸色平静地看着白思雨,并没有多说。

    事实上,张军还真的是比较耿直的,至少在感情这一块是比较直的,他不是渣男,和陈百川完全不一样,也和大多数混子不一样。

    可能对很多张军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追女人最初期最原始的动力就是为了和她睡觉,但张军不是。

    张军骨子里对待感情的态度是比较传统的,这点从他对待之前萧绾绾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白思雨凝视着张军,良久后,突然扑上去,一把抱住张军的头,随后低头,在张军惊愕之际,吻住了他的唇。

    “呃…?”

    张军一脸的懵,瞪大了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雪白的俏脸。

    这是什么操作?

    本来吧,张军以为白思雨会哭闹,甚至会提出分手之类的。

    张军都做好准备等她开口了,谁知道竟然这样?

    张军嘴巴被她柔软的唇堵住,呼吸有点不顺畅,脸色涨红了地盯着她,嘴里发出“呜唔”的含混不清的声音。

    二十多秒后,张军一把推开她,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声音急促地问道“思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也不怪张军这么问,平时里白思雨给张军的印象还是挺矜持的大家闺秀形象,这突然之间这么主动豪放,实在让人有点猝不及防。

    “别说话,吻我!”

    白思雨脸蛋通红地盯着张军,小嘴红润,快速低头,再次吻住张军。

    同时,白思雨扑倒在张军身上,小手摸索着去解张军的扣子。

    张军脸色通红“思雨,冷静点!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没事儿!张军,到底还算不算男人?我都这样了!”

    “不是,和之前有点反常,是不是发烧了?”

    “发烧妹,本宫现在清醒的很!”

    “不是,那是不是被人下药了?”

    “滚,”白思雨骑在张军脖子上,小手掐着后者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到底行不行?”

    “这里是医院,不太合适啊!”

    “唰”

    张军话音刚落,白思雨赤着脚跳下床,一脚勾了下门,将门给关上了。

    …与之同时,老w,万x某军区医院内。

    之前当街持抢追杀李兆鹏的三名青年此刻已经有俩人去了太平间,仅剩下的一人也是腹部接近胸口的位置中弹,浑身是血的躺在病床上,脸上带着呼吸机,医生正在给他做心脉复苏。

    当街持抢杀人,别说是杀李兆鹏这种有一定身份的人了,即便被杀对象是普通人也是大案,更何况,李兆鹏还找了关系从上层施压。

    案发后没多久就封路戒严了,这三人根本没地方跑,更兼之在本地也没有关系,所以,被抓是注定的。

    案发后不到两小时,警署的人就锁定了案犯的逃跑路线,随后案犯开抢拘捕,两人被当场打死,仅剩这个朋克造型的领头的,也就剩半条命了。

    病房外,李兆鹏的一名亲信在几个巡捕的陪同下,在房间外看了里边的主犯一眼,随后亲信脸色不太好看地冲一名巡捕问道“怎么样?人还能救活吗?”

    巡捕摇摇头,“很难,我刚刚咨询过医生,他中弹部位离心脏不到三厘米,而且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治时机,所以…”

    亲信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冷着脸,手指着一名巡捕的头,喝问道“们就这么办事的吗?活生生的人给们打死了!知不知道这些人的口供对我们很重要?”

    巡捕脸色同样不好看“先生,请理解,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出了事儿一句迫不得已就解释了?”

    亲信有点无理取闹地冲巡捕喝问着。

    就在此时。

    “滴—滴——滴”

    伴随着一阵嘀嘀的声音,病房内最后的主犯也闭上了眼睛,心率图成了一条直线。

    “啪!”

    亲信棱着眼珠子踹了一脚病房的门,随后拿着手机到走廊上拨通了李兆鹏的电话“喂,会长。”

    “阿木,怎么样?审出结果了吗?”

    “别提了!人是抓到了,但当场就打死了两个,还有一个没救活,一句口供没撂下,也挂了。”

    “怎么搞成这样?”

    “会长,很明显,对方身上肯定背着事儿,完全是奔着求死的心态来的,根本没想着能活下来。”

    “那觉得,这事儿是君豪指使的可能性有多大?”

    亲信闻言,沉默一会儿后说道“我觉得有七成,因为李明钜和杨建德都不敢这么干,他们没这胆子,而除此之外,咱们也没得罪其他人。”

    听到这话,李兆鹏若有所思。

    两天后,关九和田笔盖带着人到了国德尔纳。

    由于上次孟云升介绍的那个橡胶老板过于谨小慎微,太怕事儿,所以,这次关九干脆就没找他,而是带着田笔盖他们在德尔纳呆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