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47章 惊险时刻
    童虎咬牙从裤兜里摸出黏糊糊的仿64递给张军。

    张军看了眼已经停滞的面包车,随后快速从车子储物柜内到了一瓶矿泉水,把抢简单洗了下,随后用塑料袋包着自己的手,攥着抢。

    而旁边的白思雨早就吓得花容失色,蜷缩在一旁也不吱声。

    “别怕,有我。”

    张军摸了下她的头,安抚了下后,脑袋缩在车床下下,又快速探出半张脸往外边看了一眼。

    只见刀疤他们三都下车了,正快速往这边奔来。

    “呵呵,多久没用抢了,也不知道抢法还行不。”

    张军舔了舔嘴皮,简单瞄了下后,果断扣动扳机。

    “呯!”

    正直冲而来的小六子顿时一声惨叫,捂着飙血的大腿,倒在地上。

    “小六子?”

    “草!小六子你怎么样?”

    刀疤回头就是一抢,随后躲在墙角,冲小六子喊了一声。

    小六子躲在墙边,惨笑一声,额头青筋直冒地说道:“没事儿,就这腿怕是废了。”

    “tm的!”

    镇南和小六子有好些年的感情了,一听他这么说,顿时眼睛都红了。

    “老子弄死你们!”

    镇南怒吼着,紧紧攥着抢从墙角跳出来,枪口朝着a8车后排座方向,一梭子子d打到底!

    “呯呯呯呯呯!”

    a8车内,危险之下,张军潜能爆发到极致,迅速拉着白思雨讲后者压在身下。

    “啪啪啪嘭嘭”

    一连串抢声之后,a8车车身上满是弹痕,车窗玻璃几乎全碎,车内的座位啥的也被打的满是弹孔。

    张军虽然反应不慢,然而这纷飞如瓢泼大雨似的子d也不长眼睛,几乎就在他趴下的同时,就闷哼一声。

    “军哥?”

    “大傻军?”

    童虎和白思雨同时喊了一声,脸上满是忧虑之色。

    白思雨伸手在张军后背上一摸,黏糊糊的全是血。

    从小到大,白思雨也没见着过这种场面,见状,顿时哇的一下就哭了。

    “哭啥哭,我又没死,就被流d擦了点皮,没事儿。”

    张军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又迅速探头往外边瞧了一眼,随后再次冲外头开了一抢。

    “嘭!”

    这一抢,张军没打人,而是打在刀疤他们的面包车后轮上,因为张军已经听见了警笛声。

    “刷刷刷”

    刀疤他们三正想冲到a8车前强干,听到那刺耳的警笛声音时候,刀疤脸色一变:“tm的,条子来这么快?”

    镇南也慌了,他已经看见了呼啸而来的两台警车,而且后边的那台警车还是那种贴着警用logo的军车!

    熟悉的人就知道,这种车上下来的,不是特j就是武j。

    “tm的,这把活儿干炸了!”

    刀疤见状,心都凉了半截,眼睛猩红地猛地转身冲小六子和镇南吼道:“哥几个,咱这一世缘分到今天算是到头了!能走的,日后大家共一个爹妈,走不了的,在里面也留点情面,留个念想,下辈子也好再相见!”

    小六子烟圈含泪地喊道:“大哥!我晓得的,进去之后,我只求速判!”

    “小六子!”

    镇南脸色惨白,极度不甘心地转回身来,想要拉着小六子一块跑。

    “你走你的!”

    “一块走!”

    “你看我这样,还能走吗?”小六子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右腿,又拿着抢指着自己的脑袋:“镇南!你走!不要逼我!”

    镇南怔怔看着小六子,热泪横流,最后看了小六子一眼后,咬牙转身,随后与刀疤两人分从两个不同方向跑。

    与之同时,张军咬牙推开车门,将手里的抢丢到路边的下水道内。

    大约二十秒后,巡捕的人赶到,当场给小六子戴上了冰凉的手铐。

    “唰”

    一名巡捕拉开车门,瞪着张军问道:“怎么回事?”

    张军脸色苍白地笑了下,说道:“哥们,麻烦先送他们俩两受害人去医院行吗?”

    领头的巡捕皱眉看了眼车内的三人一眼,随后扭头冲身边一名巡捕说道:“打个电话,给他们叫一辆救护车。”

    说完,领头的巡捕冷冷看着张军,“你是报案人吧,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做笔录?”

    “不只是做笔录,这么大的案子,要跟你了解的情况有很多!”

    白思雨擦了擦眼角的泪,可怜兮兮地抓住领头巡捕的手腕:“大哥,我跟你们走行吗?他们都受伤了,我是知情者。”

    “你没受伤?他受伤了?”

    天色较黯,之前听张军说送他们俩受伤的去医院,巡捕还以为张军没受伤呢,听白思雨这么一说,他才发下张军后背满是血。

    巡捕想了下,点点头,“也行,你跟我走!”

    ……半个多小时后,张军和童虎两人被送到最近的医院。

    一个多小时后,收到消息的白远亲自赶到松鹤警署。

    在来之前,白远就给自己的关系打过电话了,所以警署内的巡捕都知道了白远要来。

    警署内。

    一名巡捕见到白远来了,顿时迎了上来,笑道:“白总,你来了。”

    “你好,幸苦你们了。”

    白远嘴角挤出一丝笑容,给房间内的巡捕发了一圈烟,随后问道:“我女儿怎么样?没事吧?”

    “她没事儿,只是受到了点惊吓,正在里边做笔录。”

    “多久没弄完?”

    “确定没事儿的话,很快就可以放了。”

    “嗯!多谢了,”

    白远点点头,道了声谢后,就坐在接待室等待着,

    大约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白思雨总算被问完话,放了出来。

    几分钟后,白远亲自开着自己的奔驰500一边往家里赶,一边冲白思雨说道:“思雨,电话里你也没相信说,到底咋回事啊?”

    白思雨俏脸挤出一丝笑容,“爸,没事儿,就路上遇到抢劫的了,有惊无险,你不用担心。”、

    闻言,白远当时脸色铁青,声音也冷了下来:“你爸我还没老糊涂!这是劫匪吗?!有这样的劫匪吗?”

    白思雨捋了捋发梢,不敢吭声了。

    “这张军是越混越回去了!”白远脸色铁青地说道:“我原来以为他可以玩资本了,现在看来,这人就是坨烂泥,怎么帮衬特扶不上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