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42章 标本兼治
    经理点点头,“查了,这人是侨商总会李兆鹏那个派系的。”

    “照这么说,马洪波两人也是李兆鹏给出的题吧?”张自强点点头,低头想了下后,突然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今年下半年是侨商总会的换届选举年是吧?”

    经理一愣,点点头,“对,这个很多人都知道。”

    张自强眯着眼问道:“商会内的副会长有几个?”

    “三个。”

    “照这么说,李兆鹏能不能顺利上位还有待商榷啊?”张自强咧嘴一笑,“李兆鹏在桥上总会内的声望如何?和其他俩副会长比起来,有没有竞争力?”

    经理疑惑问道:“张总,您是想?”

    张自强沉声说道:“被动防守不是我的风格,老这么和李兆鹏纠缠下去不是个办法,就算最后能干跑他,少了一个李兆鹏,还会有第二个李兆鹏。”

    张自强一生的经理堪称坎坷,因为个人经历的缘故,他有着同龄人难以企及的阅历和成熟度,十八岁这个年纪,很多同龄人还处在高三或者大一的校园里呢,而他已经跨过了校园,直接来到人生奋斗几十年都未必能达到的临近终点线。

    停顿了一下后,张自强又沉吟说道:“泰和今天的这个局面,根本原因是上层关系破裂断层,集团内部人心浮动,稳固上层关系的事儿我帮不上忙,全靠升哥撑着,而内部想要稳定,首先就必须让大家的既得利益得到保障,其次,就需要扫除一切外来障碍!”

    听到这话,经理没吱声,但眼神却是颇显意外的多看了张自强几眼。

    张自强是孟云升的心腹,经理知道,但张自强年纪毕竟太小了,在经理原来的想象中,他本以为这么年轻的厚生,肯定是下来镀金的,但没想到张自强能说出这种话来。

    经理想了好一会儿,才回应道:“侨商总会的三个副会长中,除了李兆鹏外,杨建德资历最早,他是创会最初的那一批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来老w了,单论资历,他甚至比现任会长李明资历还要高,但此人本身经济实力不算太强,商会内部虽然也有点班底,但依我看也未必能稳稳上位,除了杨建德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李明钜。”

    “这个李明钜是啥样的人?”

    经理皱眉说道:“这个李明钜在三个副会长中最年轻,今年才刚刚三十岁,入会也才四年,外界有人说他是现任会长的私生子,是被李明一手提拔才有今天的位置的,他这人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依我看,这个李明钜想上位基本没戏,他在商会内部没有班底,资历有太浅,退一步说,即便是靠着李明这个干爹的身份上位了,也难以服众,最后可能也是个傀儡。”

    张自强皱眉细细想了下,说道:“你给我约一下杨建德,我想跟他聊聊。”

    经理没多问,点头应诺:“行。”

    ……另一头,武h江夏区,晚上十点多。

    江西区通往郊区的某条马路上,一台面包车正疾驰着,面包车内,仅有四人,三名青年和蒙着眼睛,双手被反绑的宁凯佳。

    宁凯佳被绑着,坐在面包车后排座上,在他身边则是一左一右,有两名年轻人围着。

    宁凯佳声音有些颤抖地低吼:“你们要带我去哪?”

    他早就醒了,但当宁凯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反绑,眼睛也被蒙了黑布,外界是几点也不知道,连外边的人长啥样都没看清,只依稀听见他们对话,判断出是三个人,并且年纪应该不会太大。

    “少废话,到点了就知道了。”

    车内一名年轻人冷冷地回了一句,随即就不在吭声。

    “不是,你们到底要干嘛?”宁凯佳歇斯底里地吼道:“我tm一个无名小卒,没必要这样吧?!”

    “放了我?放了我行不?我啥都不知道!真的!我就是瞎跑才去那饭店的——”

    “啪!”

    宁凯佳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半边脸都肿了,他顿时就不敢再说了,内心极度恐慌。

    人类最恐惧的是什么?不是鬼神,而是未知不确定!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也不知道将要被带去哪里,甚至连外界时间都不知道,车内三人也很少说话,这种压抑带来的恐惧感是很强的。

    大约十几分钟后,面包车停滞,随后宁凯佳就被两人推推搡搡地推下车,凭感觉,宁凯佳断定是在郊区或者乡下,因为周围都没有人的声音,汽笛声音也几乎没有。

    同时,通过触感,宁凯佳也感觉得到,这应该是来到了什么荒山野林里,触手的脚踩的是松软的泥土和杂草树枝。

    摸索着被推着往山里走了不到两百米后,身后一人猛地推了宁凯佳一下,后者直接一个趔趄,掉进一个泥土大坑里。

    “握草?!”

    宁凯佳在坑里滚了一圈,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到了坑底!

    把人推到坑里干啥?!

    傻子也知道!

    这是打算活埋啊!

    “哥?哥?我错了!真的错了!”

    宁凯佳彻底崩溃了,蜷缩着身子窝在坑内角落,鼻涕横飞地说道:“哥?三位哥?饶了我吧!我真错了!真的!我还没结婚啊!我家就我一个种,我要死了,我家就绝后了!”

    “唰”

    迷迷糊糊的黑暗中,宁凯佳感觉嘴里被塞进了一支烟,随后就听到有人冷漠地问:抽支送行烟,还有遗言要交代的没?哥几个给你办了。

    这个时候宁凯佳哪还有心思抽烟啊,吸了两口,呛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脸色焦急地喊道:“哥?大爷?放了我行不?我真的不敢了!你看,你们长啥样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安全的!真的!哥——”

    话音未了,只听见一名青年声音沙哑地说道:“来世做个糊涂鬼,这样……命会长些。”

    话音落,三人不再说话,转而拿起坑旁早就准备好了的铁铲子,开始铲土,填埋!

    “嘭!”“嘭!”

    一铲一铲的泥土洒落到宁凯佳的头上,周围寂静无声,连只鸟叫声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