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37章 传说中的二货
    宁凯佳瞪大了眼珠子骂道:“这要让我爹知道了,能打断我腿!”

    “混社会还怕你老爹,搞个锤子啊!再说你爹不是都不管你了吗。”刘明哲蛊惑道:“再说了,不搞点钱,明天呢?吃啥啊?去路边乞讨吗?田笔盖把你叫过来就没扯你了,你没啥成绩,管他要钱,他能扯你吗?”

    宁凯佳属于那种介于二货和脑残之间,还没有完全进化成成年人的那种,不然田笔盖也不能叫他去童乐坪那地方看场子,之所以叫他去那,一是宁德兴的关系,怕宁凯佳惹出事儿,其次也是认定这货还是处在2+2的时期,需要多练练。

    宁凯佳犹豫半天,还真的有点心动了,“真这么干啊?……那你知道这事儿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不??”

    “别说你认识我!”刘明杰有点无语,“这样,你找个布给自己脸蒙上,这条路我看了,都没摄像头,到时候你找个小刀冲进去,叫他把钱都拿出来就完了,至于我呢,就在外边给你看着,负责接应。”

    “凭啥是我去?要不咱俩换个位置,你去,我给你放哨行不?”

    “……你不是说你是大哥吗?做大哥能没点样吗?你这都不去,叫我怎么跟你办事儿啊?”

    “mmp,你等着吧!”

    宁凯佳被激了下,顿时有点上头了,脸都有点红了,瞪眼搁下一句后,扭头就往小卖部走。

    “那个,凯哥!注意蒙着脸,找个布蒙一下!”

    “用你说?”

    宁凯佳呵斥一句,一边迈步往小卖部走,扭头环视路边一眼,见到大约三十米远处有一栋农家院,随即小跑步地来到农家院前,探头往农家院内一瞅,瞧见院内晾衣杆上有一些女性的衣服,还有让人浮想联翩的内衣和袜子啊啥的。

    宁凯佳歪着脑袋想了下,随后蹑手蹑脚地窜进去,扯下晾衣杆上的一条袜子就套在脑袋上。

    刚套上,宁凯佳就差点呕了,“这丝袜怕是没洗吧?一股子老坛酸菜味儿!”

    为了能够顺利把活儿干好,宁凯佳忍辱负重,忍了。

    大约一分多钟后,宁凯佳手里攥着一把卡簧,戴着丝袜头套,进了小卖部。

    进去之后,宁凯佳一看,顿时有点懵了,只见小卖部的老板居然是个女的。

    这女老板看年纪大约三十五六,脸盘很大,皮肤是那种接近古铜色的,嘴唇下边还有点黑黑的,乍一瞅,像是长胡子了,另外,此女身高一米六出头,乌黑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猛地一瞅,像是现代版的张飞跟贞子的结合体。

    看见宁凯佳手里攥着个匕首进来,她一点也没慌,反而笑着喊了一声,“小老弟,来了啊?你这造型很别致啊?”

    宁凯佳见状,暗暗吞了口唾液,寻思着一会儿要打起来必须下死手,不然以自己的小身板,怕是一个泰山压顶就gameover了。

    来都来了,正事儿肯定不能忘记。

    “唰”

    宁凯佳举起手里明晃晃的卡簧,瞪眼冲女老板喝道:“d劫!!”

    女老板一愣,“……哥?我没钱啊?”

    “没钱?”宁凯佳恶狠狠地喝道:“你开着店子没钱?就这店子,一年怎么着也得挣个十万八万的吧。”

    “哥,你想多了,我这小卖部,一年两万块钱都挣不到,一天天守着真没钱。”

    宁凯佳摸了摸被丝袜裹着的光滑的头,“没零钱,要不然刷卡吧!你这真好有pos机。”

    “哥,pos连接的终端是我的卡,不能刷你那去的。”

    “你哪那么多理由?”宁凯佳感觉对方根本没太在意他,他顿时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都来了,必须把你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一边说着,宁凯佳晃了晃手里的卡簧。

    女老板望了望宁凯佳:“哥……你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女老板有点为难地说道:“哥,能商量下不?”

    “商量个啥?没得商量!钱全部拿出来!有多少拿多少!麻溜的!”

    “不是……我真没钱。”女老板大饼脸微微红地说道:“商量下,……要不然?”

    宁凯佳拔腿就逃。

    宁凯佳刚从小卖部狼狈地跑出来,蹲在对面马路路口的刘明哲就看见了,他连忙起身喊道:“哎!凯哥?成了?”

    “成个p!”宁凯佳极为狼狈地快速跑出来,一边跑,回头看一眼,见到女老板俨然要从店内追出来的架势,顿时没了脾气。

    刘明哲一看这架势,也有点懵地跟在后边问:“到底咋了?”

    “别提了!”宁凯佳气喘吁吁地回应道

    说着,宁凯佳拉着刘明哲,两人步子飞快地上了路边一台挺有年代感的摩托车。

    “轰轰轰!”

    宁凯佳开车,狂踩油门,摩托车开得飞快,一溜烟两人就跑了。

    疾驰狂奔的摩托车上,刘明哲搂着宁凯佳的腰,额头渗出汗水,喊道:“我擦!你慢点,开这么快,去哪?”

    “去珠江酒店,田笔盖在那,我突然想起来,田笔盖之前跟我说,要我过来去工地帮忙。”

    “……之前为啥不说?”

    “工地上搬砖有啥好去的,我不寻思着你来了,带你出来溜溜,招待下吗?”

    “那你可真会招待,差点没在路边摆个碗了!”

    “不扯了,你真当哥这些年白混的?跟我走就行了!”

    宁凯佳骑着摩托车,飞快窜出去,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两人来到君豪工地附近的一个珠江酒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