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12章 借道
    听到这话,马钢斜斜躺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了胖经理一眼,“初到贵地,囊中羞涩,听闻胡老大在这边生意干得人挺不错,所以,想借点盘缠花花!”

    胖经理一愣,跟着冷笑说道:“呵呵,哥们,有备而来的啊?当我们做慈善呢?”

    “那不然呢?我身上也没钱,要不你看我身上哪个零件值钱,你割了去?”

    “跟我耍横是吧?!”

    胖经理眉毛一挑,扭头冲跟来的一群内保使了个眼色。

    “哗啦啦”

    十几个二十多岁的内保一拥而上,冲了进来,瞬间就将马钢和陈百川四人给位置,同时还有几名内保从兜里掏出卡簧,将刀抵在马钢脖子上!

    “呵呵。”

    马钢咧嘴一笑,继续低头吃着葡萄,头也没抬。

    “唰”

    也就在这时候,坐在马钢身边一直没动的王牌骤然起身,从兜里摸出一把仿54直接拍在桌上。

    包括胖经理在内,众人一看见抢,顿时愣了下。

    胖经理舔了舔嘴皮,歪脖子盯着王牌:“呵呵,还动抢了!哥们,你这抢里有子弹吗?能响吗?”

    王牌没再说什么,干脆利落地用左手西服的衣袖裹着抢头,随后抢头抵住墙壁就扣动了扳机。

    “呯!”

    抢响!包房墙壁被打出了一个抢眼。

    “唰”

    王牌歪着脖子盯着胖经理:“响了,声音够清脆不?!”

    胖经理脸色微变,目光虚眯地盯着王牌与马钢两人,沉默两秒钟后,才点点头,“行,你们等会,我跟胡总打个电话。”

    说着,胖经理分开众内保,迈步来到包房外边,随后给胡军拨了个电话。

    “喂,军哥,场子里出了点事儿。”

    胖经理给胡军打电话的时候,胡军正在市内一个体育健身馆内打保龄球。

    胡军此人身高约莫一米七八,体重一百四左右,穿着黑背心,寸头,左手戴着大号檀珠手链,嘴角留着胡渣,整个人看上去稍显粗犷,有点社会高端狠茬子的派头。

    市内某体育健身馆内。

    胡军左肩膀夹着手机,右手拿着一个保龄球,轻声问道:“贺五,咋了啊?”

    “军哥,有人来砸场子了,在名都洗浴城吃霸王餐不说,还赖着不走,问咱要盘缠呢!”

    胡军眉毛微微一挑:“怎么说,是来盘道的是不?”

    胡军口中的盘道是江湖行话,有较量、踢馆的意思,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各地的方言行话太多了。

    “倒也不像,他们一共就四个人,领头的叫马钢,他们也没动手,只亮了抢,说是身上背着事儿,手头紧,找军哥您要点过路费啥的。”

    胡军摸了摸后脑勺,咧嘴一笑,“还亮抢了?响了?”

    “响了!”

    “有点意思,给他拿两万,打发走人,顺便给他带个话,就说名字我记住了。”

    一边说着,胡军晃动下手臂,投出了手里的保龄球。

    ……几分钟后,马钢四人拿着两万块钱从名都洗浴城离开。

    ……大约在两个多小时之前,老w,孟伯和所在的别墅内。

    孟伯和所在的别墅区属万x城内最繁华地皮价最贵的地段之一,在平常时候,别墅区外一到这个时候,就豪车川流不息,人气很旺。

    而今晚似乎有点不同。

    别墅区外边,起码三十多台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停滞在马路上,除了警车外还有十几台军用越野车停滞在道路两旁。

    别墅区从南到北,马路两端已经被封路戒严了。

    道路的最外围,路灯下,人头攒动,黑压压的聚集了大量的群众,场面蔚为壮观,其中不少人眼中有着好奇,也有少许人已经猜到了缘由。

    “咣咣!咣!”

    一台台警车、军车车门打开,一名名穿着制服以及手持防爆盾全副武装的特警从车上下来,整齐列队,随后小跑步的,步伐整齐的涌入别墅区。

    大约两分钟后。

    某一栋大门敞开的别墅内,别墅二楼,孟伯和独自一人穿着咖啡色的居家服,正神态平静的坐在桌前吃着晚饭,喝着粥。

    偌大一个别墅所有房门全部敞开着,并且外边没有任何安保人员,连保姆都撤走了。

    “噔噔!噔”

    脚步声音响起,一名穿着上校警服,身高大约一米七五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迈步上了二楼,来到客厅。

    孟伯和扭头扫视中年警察一眼,脸上表情没有半点意外和波动,“你来了?让我把这顿饭吃完,行吗?”

    中年点点头,沉默片刻,随后上前,拉开椅子,在孟伯和对面坐下,看着他吃饭。

    孟伯和喝着粥,轻声说道:“以前保姆给我做,我总觉得难吃,今晚自己煲了一锅,还挺好吃的,呵呵。”

    中年静静地看着身边形单影只和寻常老人完全没两样的孟伯和,忽然间有点感慨。

    中年人其实内心是很感激孟伯和的,他全家都在受泰和的影响,他表姐在泰和某赌场内当荷官,他堂哥在泰和的某个酒店内当大堂经理,甚至于中年人的儿子的学费还是泰和赞助的。

    当然,这一切都做的非常巧妙,即使z府机关调查也查不出来和泰和扯上关系,

    中年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孟伯和,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走?”

    孟伯和喝了口粥,抬眼看了中年一眼,反问道:“走得了吗?”

    “从巴妮被查到现在过去了好几天了,包括今晚上的围捕,我相信以你的人脉关系,早就听到信了,为啥没一点反应呢?”

    “我能走吗?”孟伯和闻声一笑,拿着餐巾纸擦了擦嘴,缓缓说道:“我逃了,zf的脸往哪搁?怎么跟人民交代啊?再说了,我一走,泰和的那些元老,还有我的几个儿子怎么办?让他们去给我顶雷吗?我要走了,往后这几年不得被人整日戳脊梁骨啊?”

    “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开赌场,做du,走私,那时候gj动荡,街头拼杀砍人的太多,人人都在为温饱挣扎,没得选择,最近这些年,gj日趋平稳,我也意识到了危机感,也在改变,但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