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93章 易九歌的判断
    张军想了下,直接说道:“那我就直说了,升哥,你在l国有熟人吗?我想在那边发展点业务。”

    孟云升也没多问,语速较快地回应道:“有,是个商人,做橡胶的,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的忙,这样,一会把他联系方式发给你,你直接跟他联系。”

    “好,谢了。”

    “不客气,我这边还有事儿,先挂了。”

    说着,孟云升直接挂断电话。

    ……当天晚上九点多,张军给金刚和斌子打了个电话,叫他们收拾一下,准备去l国。

    这事儿张军本来是想交给关九去办的,毕竟张军觉得,以关九的性子,在国内恐怕有点收不住手,容易出乱子,去国外呆着会更好一点。

    但很但疼的是,关九现在属于保释期间,而根据相关条例,保释期间是不可出国的,所以,关九要想去l国,只能偷渡,可那样一来,就太麻烦了。

    ……另一头,易九歌回到临时住的酒店后,站在落地窗前,拨了一个电话:“李局长,帮我个忙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李江华的笑声:“什么事儿啊?易总,有啥能效劳的。”

    “呵呵,您太客气了。”易九歌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想查一个户籍地在h北的人,你那能查吗?”

    “你说一个人的户籍详细资料?”

    “对。”

    闻言,电话那头的李江华沉默一会儿“根据相关条例,我们是无权查阅异地户口信息的,除非是司法部门因公需要才行。”

    听到这话,易九歌顿时皱眉。

    “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得。”李江华微笑道:“h北是吧?正好我有同学在那边ga系统内当差,我托他查下就行。”

    “呵呵,那太感谢了。”

    “……易总,你要再这么聊,我可生气了昂。”李江华半开玩笑地说道:“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们帮忙打招呼,才能让我这个队变成局!说实话,这一字之差,可能很多系统内的同事十几年都上不去。”

    易九歌闻言,顿时会心一笑,没再客气。

    ……挂断电话后没到半个小时,孔韬的户籍详细资料的电子版就发到易九歌指定的邮箱,易九歌打开电脑,看着上边的孔韬的户籍信息,看了好一会儿,忽然眉毛一掀。

    十几分钟后,易九歌关闭电脑,掏出手机拨通了田笔盖的电话:“喂,笔盖,帮我查个事儿。”

    “什么事儿啊?这么晚了?”

    “你明天办也可以。”易九歌沉声说道:“去年的时候李平是自杀的对不?”

    电话那头,田笔盖一愣:“是啊?死亡报告,案件报告我都看了。”

    “我没记错的话,去年去云n的时候,还有一个叫孔祥的,也是一块跟着去的,也死了对不?”

    “你问这个干啥?这个不太记得了。”

    易九歌思路很清晰,沉声说道:“你帮我查下,去年跟着孔祥和李平一块去的还有哪些人,死的就不用管了,活的肯定在监狱,你想想办法,支点关系去监狱,问问他们,当时孔祥是怎么死的。”

    “这玩意还用问吗?咱找点关系,把当时的案件报告再调出来看下不就一目了然了?”

    “案件报告这东西,你可以看看,但不能太当真,你听我的,最好去一趟监狱,去见见当事人,看看他们怎么说,有没有什么异常。”

    “……行吧,我明天就去办。”

    “好。”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张军开着a8,带着白思雨前去宜c游玩,而金刚和斌子两人则是带了十来个人,从武h天河机场出发,前去l国。

    去往宜c的某条国道上,黑色a8在风驰电掣般的开着,而在a8车后边,还有一台黑色a4隔着大约一百多米在跟着,车内是阿古拉和两个青年。

    后边跟着的a4车上,一名穿着黑色t恤的平头青年一边开车,扭头冲后排座上的阿古拉说道:“古哥,你说咱这算是怎么回事啊?每天跟着军哥到处跑的,也没啥事儿,都成了贴身护卫排了。”

    阿古拉躺在后排座上,一边擦拭着仿64抢,斜眼看了t恤青年一眼,“咋了东子,你还不乐意啊?”

    “那不能。”叫东子的平头青年咧嘴一笑,“一个月五千的工资,就开开车,啥事儿没有,这种活儿上哪找啊?呵呵。”

    阿古拉听到这话,顿时皱了下眉头,“东子,你上点心,别以为这是好玩的,整不好,真出事了,你命都没了。”

    东子撇撇嘴,“放心,古哥,我心里有数。”

    ……大约下午五点多,张军和白思雨赶到宜c,随后在白思雨的安排下,她见到了那个多年没有再见面的小学同学李偲。

    某高档公寓楼楼下,李偲穿着白衬衫加黑西裤,整个人显得有点斯斯文文的,他站在门口,当他看见白思雨和张军两人从奥迪a8车内出来时,当时眼睛内就闪过一丝异样,不由得多看了张军好几眼。

    张军下车后,微笑着上前冲李偲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张军。”

    “你好你好,我叫李偲,是思雨的小学同学。”李偲笑着说着,看了张军和白思雨二人一眼,随即调侃着冲白思雨说道:“老同学,叫了你好几次都没来,这次来了,但我怎么感觉,你这次是过来度蜜月的啊?”

    白思雨脸蛋微红:“别瞎说,我们是朋友,一块过来玩的。”

    “我懂我懂。”李偲冲白思雨投去一个会心的笑容,随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跟着走在前头,带着二人上楼,“走吧,前去我家里坐坐,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也辛苦了,已经备好了薄饭。”

    “哥们,太客气了。”

    张军礼貌性的笑了笑,与白思雨二人跟在身后,一块上了楼。

    几分钟后,公寓的502房间内,与李偲一块住在502套间内的几个朋友已经在等着了,并且也做好了饭。

    502公寓是四室一厅的,跟李偲住的还有三人,两男两女,都是二十五岁上下,人看着都挺精神,而且相当有礼仪,非常热情好客。

    然而,很尴尬的是,吃饭的时候,张军也事先没打招呼,饭桌上居然有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