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88章 差距
    然而,suv车内,包括江夏在内的人都没注意到,巴图原本铐着的双手不知道啥时候已经解开了。

    武直盘旋缓缓下降的同时,巴图第一个就察觉到了,而当时车内的情况无比混乱,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半空中的武直之上。

    “唰”

    就在江夏从兜里摸出抢的刹那,巴图瞬间一低头,狭窄的车内空间内,没法有太多的动作,他一低头之后,再猛地用脑袋一顶江夏的下巴!

    “呯!”

    抢响!

    但毫无疑问,这一抢打空了,打在对面的侧窗玻璃上,玻璃被打碎。

    “哗啦”

    车内后排座上的另外一名青年男子见状,顿时有点犹豫。

    这个时候,若是与江夏合力去擒巴图的话,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后者身上没有武器,而且还受了伤,而车上有四个人,巴图就一个。

    但需要面临的问题是,这会儿呢,武直上嗖嗖嗖的下来好几个突击队员,一个个突击队员端着微冲弓着腰迅速接近着。

    江夏满脸惊愕:“你居然能自己解开手铐?”

    巴图咧嘴一笑:“当年在部队的时候,专门有训练,有几次是晚上戴着手铐睡觉的,呵呵,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折了一支竹签,就你们这种上世纪的老款手铐,给我五秒钟就能解开!”

    一边说着,巴图扑上去,一把就死死摁住江夏拿抢的手。

    江夏死死攥着仿64压在身下,使得抢不被巴图抢走,而这个角度他也没法开枪,整个人被巴图压在身下,他眼睛通红:“你吹啥牛比呢?你会缩骨功啊?”

    巴图懒得再跟江夏对话,眼角瞥了眼越来越近,正快速冲来,已经不到二十米的e国突击队成员,稍稍犹豫了下后,左手摁住车门把手,打开了门。

    而就在巴图开门的时候,suv车内,司机周拐子以及其他人也仓惶打开车门,逃窜下车。

    武直和突击队一出现,这些人已经完全没了战意,大家都很清楚,这要是被逮住了,抓紧笆篱子里去了,十年是个起步。

    “嘭!”

    巴图打开的车后排右车门只能开一道两尺多宽的缝隙,被路边的一棵树给挡住了。

    巴图嘭的一下踹了车门一脚,将车门踹开少许后,整个人往前一窜,顺着车门缝隙跳了出去。

    终于腾出空间,江夏头发散乱,一骨碌爬起来,抬抢冲着巴图窜出去的方向一梭子子弹打到底。

    “呯呯呯”

    连续开了三抢后,抢内已经传来空抢之声,这三抢也不知道打中没。

    大约两秒钟后,几名突击队员全副武装的冲了过来,而此时,江夏刚刚下车,已经错过最佳逃逸时机。

    “唰”

    江夏敢开抢杀人,但并没有自杀的勇气,他眼睛猩红地盯着围上来的突击队员,还想跑,被领头的一名突击队员一抢打在打在腿上。

    “哗啦”

    退后几名突击队员冲上去,江夏和几个人被当场活捉,而值得一提的是,阿辉那批人则反应很快,果断撤离,最后成功跑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安德烈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的缘故。

    ……三天后,张军和张浩文以及阿古拉和巴图等一行人返回国内。

    而与之前不同的是,张军是拄着拐杖回来的,他的左腿伤得不轻,还需要休养,而根据医生说的,他左腿有一小段骨头粉碎性骨折,即使以后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或许以后就只能叫张瘸子了。

    而巴图更惨的,他的伤其实更严重,后来逃的时候又被江夏一抢打在皮股上,另外最严重的的还是他的左耳,整个左边耳朵之前就被打飞了,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怪异。

    ……三天后的中午,张军等人回到邵y,在邵y人民医院调养。

    午饭过后,张军正躺在病床上看报纸,这个病房内就只有两个床位,而隔壁床位上的就是巴图,此刻他拿着街面摊铺上七八块钱买的那种小游戏机,玩着l罗斯方块,玩的不亦乐乎。

    “呀”

    的一声,病房门开,随后张军抬头间就看见两名穿着灰色便服的中年男子拎着一些水果礼品啥的走了进来。

    张军一愣,放下报纸,眉头微皱地看着这俩中年男子。

    这俩人中,其中左边的那个半秃头的大约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张军是认识的,是市内某副局长,李国良,而右边的那个个子要高些,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理着平头,四方脸,人也年轻几岁。

    张军眉头微皱地看着二人,问道:“国良,你这是?”

    “呵呵,听说张总你在e国那边遭到了恐b袭击,来看看你呗。”李国良微微一笑,将礼品放在床头,眼神关切地问了一句:“好点没?”

    “好多了,只需要调养一阵子就好了。”

    “没什么后遗症吧?”

    张军和这个李国良谈不上有多熟悉,只是因为业务对口的关系,被动见了碰过两面,算是熟人,所以,听到李国良这么说后,只含糊着应付了一句:“还行吧,没啥太大的问题。”

    “那就好,来,张老弟,我给你介绍下。”李国良搂着身旁那中年男子的肩膀,嘴角含笑地冲张军介绍说道:“听说你最近有些项目在武h江夏区是吧?这位叫徐博厚,他哥是你们那的区长。”

    “你好你好。”

    出于礼貌,张军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与徐博厚握了握手。

    徐博厚扫视张军一眼,清了清嗓子,沉吟说道:“张总,官面上的话我相信你也听多了,我就不绕弯子了,听说你在阿m州那边有关系,而我呢,有一个朋友在那边犯了点事儿,所以,能不能请你帮帮忙,在那边说说话?”

    张军闻言,大致上已经能猜到对方的意图,他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徐哥,你朋友叫啥名字啊?是不是姓江啊?”

    听到这话,徐博厚一愣,随即笑道:“老弟真爽快,是姓江,叫江夏。”

    孔韬果然急了,还找了官口的来说情!

    张军心头冷笑一声,脸上没多少表情地回应道:“徐哥,那挺不巧的,前阵子袭击我的恐b分子中也有一个人姓江,是说,这两人是重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