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69章 参赞罗杰
    听到这话,张浩文微微一愣,随后点头。

    宁中和沉吟道:“一会我打个电话,给你推荐个人,他叫罗杰,他曾经是我手里的兵,转政后,在地方上干了几年,随后被派到圣b得b担任领事参赞,到时候你去一趟,代我问候下他。”

    听到这话,张浩文差点就感动得哭了,眼睛微红地望着宁中和,半天没说话。

    宁中和目光深邃地看着张浩文,沉默片刻后说道:“行了,没别的事儿你就先去忙你的吧,不早了。”

    “哎!”

    张浩文点点头,随后起身准备离开。

    在张浩文快离开客厅的时候,宁中和意有所指的劝了一句:“浩文,你也快三十了,我明年的生日,我希望看到你和芊芊两人一块来给我贺寿。”

    “啊?好!”

    张浩文愣了下,跟着有点局促地点了点头。

    ……时间一晃,一晃眼两天过去了,到了第四天的下午。

    武h江夏区,富民大厦内。

    孔韬与道爷两人正在办公室内喝着茶,一边聊天。

    孔韬笑着冲道爷说道:“道爷,你说说,花我四千多万买张军在阿m尔监狱呆十年,划算不?”

    道爷大大咧咧地回应道:“钱挣的不就是花的吗,用在刀刃上就行,要真能让他在那边呆十年的话,我觉得还行,十年后,等张军出来,啥都黄了。”

    “那是,我也是这么想的,人这一生能有几个十年啊?在这个时期,他要进去呆十年,他的公司肯定变天了。”

    “嗯。”道爷点点头,问道:“那个孟云升介绍的石油大亨靠谱不?我现在就担心到时候咱钱花了,张军最后啥事没有,这就有点扯淡了。”

    孔韬想了下,摇头说道:“应该没问题,昨天我还跟巴乔夫通过电话,说是那边一切正常,正在走流程,已经收押到特监室了。”

    道爷点点头,没吭声。

    孔韬沉吟道:“张军一没,君豪肯定树倒猢狲散,小夏被我派去阿m尔了还没回来,这段时间,你就幸苦下,给君豪加把火。”

    道爷一愣,随即笑道:“韬爷,啥指示?”

    孔韬眯眼想了下,冷声说道:“他不是准备再盖个五星级酒店跟我打擂台吗?他那工地已经开工了,这样,明天你跑跑腿,联系下咱们对口的关系,另外再找下江湖上的朋友,我要让他那块地烂在自己手里,半个月卷铺盖滚蛋!”

    道爷闻声,顿时了然。

    ……另一头,两台车外边两侧印着×××领事馆的大众轿车已经进入阿m尔州境内。

    领头行驶着的大众轿车后排座上。

    张浩文与参赞罗杰正聊着天。

    罗杰此人四方脸,穿着笔挺的西装,人虽然过四十岁了,但梳着三七开的头型,头发乌黑,虽其貌不扬,但人很精神。

    张浩文笑着说道:“杰哥,这次就多谢你了,不管能不能成,你都亲自来了,这份心意,真的让我感动。”

    “将军亲自给我打电话,那我能不用心吗?”罗杰一笑:“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你说的我都仔细想过了,也查了下,张军这个人在国内是清白的,没有任何案底,无论怎么说,也跟刺杀案扯不上关系,如果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干扰器,将其羁押甚至关进监狱的话,那明显是违规的。”

    张浩文咧嘴一笑,“有杰哥这话,我就放心了。”

    ……大概是时间下午三点半左右,领事馆的车已经开进147团办公大楼。

    办公室内,列昂尼德大校正脸上盖着报纸,一条腿搭在办公桌上,打着盹。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

    列昂尼德醒来,拿开报纸,皱眉喊了一声:“Заходи(进来。)”

    片刻后,一名士兵迈步进入办公室,说道:“Полкоbник,bотизко……(大校,z方领事馆的人来了。)”

    为方便阅读,以下使用中文。

    列昂尼德眉头一皱:“z方领事馆?我们阿m尔州没有z方的领事馆啊?”

    士兵回应道:“是圣b的领事馆。”

    “圣b的领事馆的人跑这来了?”列昂尼德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因为那个z国商人?”

    士兵没吭声。

    列昂尼德想了一会儿,“叫他们进来吧。”

    “是!”

    士兵闻声出去,过了大约五分钟后,罗杰以及张浩文带着四五个人进入列昂尼德的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后,罗杰上前一步,笑着与列昂尼德握了握手,随即用流利的e语说道:“ПриbeтполкоbникЛeонид,позаказумасс……(列昂尼德大校您好,接到群众委托,说是有我们z国人在阿m尔州境内遇到了司法难题,所以前来援助,来得匆忙,大校不要见怪。)”

    列昂尼德眨眨眼:“z国人?司法援助?罗杰先生能说具体点吗?”

    罗杰声音微冷地说道:“这个z国人叫张军,指控罪名是涉嫌抢杀一名上校军官,按贵方法律,刑事案件需要先立案再侦查再提请公诉、审判,不知道我国公民张军这个案子的流程现在走到哪个环节了?”

    列昂尼德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罗杰再问道:“如果目前还处在侦查阶段,那么依据贵方法律,涉案人可以聘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受委托的律师有权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可以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关的案件情况。”

    “吧嗒”

    列昂尼德点了支烟,眉头紧锁地抽着烟,没说话。

    作为领事馆内主任参赞,罗杰在来之前就做了不少的功课,对当地的法律条文相当的熟悉,所以,他见列昂尼德不做声,再次冷声发问道:“案发当日据此已经过了六天,不出意外,现在案件处在侦查阶段,列昂尼德先生,我现在要求,立即见到我g公民张军先生!”

    听到这话,列昂尼德立马耸拉下了脸。

    与之同时,几十公里外的特监室内,张军正饿得像是个丐帮一袋长老似的,形容枯槁,头发散乱,并且正在被门口原来的士兵“皮鞭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