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68章 赶赴阿M尔州
    “找我大伯?找他什么事儿啊?”

    张浩文拧着眉毛说道:“我就跟你直说吧,芊芊,军真的出事了,现在人在阿m尔州,弄不好要在那边吃好几年的牢饭!所以我才这么急。”

    “那你找我大伯什么事儿啊?这事儿他能管?”

    “跟你一两句话也说不清,你就是个傻娘们。”

    张浩文冷着脸说了一句,拿起手包就站起身往咖啡馆外边走去。

    “张浩文你给我站住!你说谁傻娘们呢?!你现在胆子肥了四不?”

    张浩文脸色不太好看,也没理会她,转身离开咖啡馆,到外边拦了辆出租车,赶往邵d仙搓桥。

    当天晚上十点左右,阿m尔州,军区大楼对面的旅馆内。

    张军坐在旅馆二楼某房间的冷板凳上,望着那唯一的通气孔——铁栏栅窗户,眉头紧锁,一筹莫展。

    被羁押在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外界一点消息都没有,除了刚开始有人过来问话之外,现在就这么被关在这,每天三顿狗吃一样的食物,也没人理会他,像是被遗忘了似的。

    张军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甚至连铁质的钥匙扣都被收走,而门外则是列队整齐荷枪实弹的卫兵。

    房间内,也没个卫生间,拉屎撒尿全靠一个盘子接着,这盘子至今还没换洗过,里面装满了粪便,散出一阵阵恶臭。

    这种环境是十分压抑的,别说逃了,就算是肋生双翅在飞起来的同时也肯定会被打下来。

    最让张军忧虑的是,同样被关起来的巴图和阿古拉啥情况了他也不知道,在这种环境下,人难免会有点乱想,甚至于张军都想过……巴图和阿古拉是不是已经被处决了……

    唯一让人有点安慰的是,里面居然有烟抽,是那种没有过滤嘴粗陋包装的旱烟,但即便这样,也是一种奢侈了。

    十点多的时候,张军躺在草席子床上,左手夹着根旱烟,头乱糟糟的,脸上全是油,他抽着烟,望着唯一的窗口,眉头紧锁。

    “哐当!”

    正当张军呆的时候,铁门突然被打开,随后就见到两名身材高大带着配枪的e国士兵开门走了进来。

    听到有异动,张军下意识地抬起头,望着两名士兵。

    左边的士兵冷眼看了张军一眼:“y6иpaтbиmehятbmecтo(收拾一下,换个地方。)”

    “什么玩意?”

    张军瞪眼看着士兵。

    右边的士兵皱眉呵斥了一句:“Чтoпoгobopитbchиmи3a6paтb(跟他啰嗦什么,直接带走。)”

    说着,两名士兵快步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张军,随即拽着张军就往外边走去。

    “你们干什么?带我去哪?”

    张军被强行带出房间,脸色阴沉地喊道。

    没有人回答他,在带离房间后没多久,张军双手就被戴上手铐与重达二十多斤的脚链,随后上了一台军车,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张军被带到特监室。

    特监室,全称特别监护室,是介于看守所和监狱中间的一种,并且还是临时羁押点,基本上进了这地方的,要么是犯了重大刑事案件的,要么是特殊犯人。

    在进监狱之前,会在这呆几天,走个流程,随后押进监狱。

    来到这地方后,张军整颗心都拔凉拔凉的了。

    如果说之前的旅馆虽然条件简陋些但至少还有点人气,趴在窗户边还能看见外边的行人的话,到了这里就啥都没了。

    木架子床,房间内充斥着暗色的金属质感,除了床,就只有床边的一个小板凳,此外,连窗户都是铁制的。

    张军一只手被所在床脚上,在两名士兵锁上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张军转头目光微红地大吼:“我net血m!不声不响把我关到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来个上档次的人跟我谈谈?”

    “唰”

    刚准备出去的,右边的士兵闻声猛地转头,随即回到房间,二话没说,抡起拳头,猛地一拳就砸在张军鼻梁上。

    张军顿时鼻子就被砸塌了,鼻孔直冒血。

    在电影里,有肖申克的救赎,有挖地道逃狱的说法,但现实情况里,这种情况是极其艰难的,并且,在监狱里是没啥人权的。

    民主思潮是一种趋势,书本上告诉我们,众生平等,人生而无高低贵贱之分,但众生终不可能平等,在这样的地方,你要谈人权,对方会告诉你,谁的拳头比较硬!

    “3aтkhиcb(闭嘴!)”

    士兵面无表情地喝骂了一句,同时抬起坚硬的军靴,一脚就猛踹在张军的肚子上。

    张军手被拷着,脚上也戴着脚链,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打倒,脸孔有些扭曲的瘫坐在床边,目光阴沉地盯着他,一声没吭。

    ……另一头,邵d仙搓桥,宁中和家。

    宁中和是昨天回的家乡,因为要过劳动节了,另外要回来处理点事儿,就提前了几天。

    白天的时候,张浩文就来了,但宁中和正好出去了,就没见上,直到九点多钟才回来。

    宁中和家客厅内。

    宁中和一边吃着水果,冲对面的张浩文说道:“你的意思是张军被人陷害了,现在被e方军区羁押着是不?”

    张浩文斟酌着言辞,说道:“是的,中和伯,你也知道,我和张军虽然不是什么慈善家,但还算规规矩矩的,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怎么干那种僭越规则的事儿,像那个基米尔上校被刺杀这种事儿,张军怎么可能跟他们扯上关系呢?这纯属污蔑!”

    “张军和你是啥人,我心里是有数的。”宁中和点点头,“关上门说自家话,你那些场面话搁到外边说去,在这聊就没意思了。”

    张浩文挠挠头,没吭声。

    宁中和沉默一会,问道:“出了这种事儿,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

    闻言,张浩文一愣,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宁中和为张浩文续了一碗茶,轻声说道:“像这种事儿,如果经官口,从正面施压,那一方面有点小题大做,同时会有损我们Ze双方亲密的形象,所以呢,这事儿吧,关系我来找,但只能低调处理,你懂我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