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54章 文人风骨
    王富贵出去其实是想去见一个人,见一个华裔小女孩。

    这个女孩是王富贵在今天下午在海滩的时候认识的,两人挺聊的来,那个女孩也是h北的,两人认识还不到半天就挺投缘的了。

    王富贵这个年纪,处在青春期荷尔蒙躁动的年纪,本能上对异性是渴望接近的,而且这个年纪的男女相处的关系,没有成年人那么复杂,没什么目的性功利性,很单纯、美好。

    离开酒店后,王富贵也发现了后边有人跟着,但他不认识郭杰和鑫仔,少年人的心里也没当回事,还以为是路过的。

    王富贵来到酒店左侧的楼下等着,女孩还没来,郭杰和鑫仔两人就先一步到了。

    “唰”

    郭杰往四周扫视一眼,感觉这边人不多,当下便笑着与鑫仔两人,目光看着王富贵,迎了上去。

    “哎,小朋友,你在这干嘛?等人吗?”

    王富贵闻声疑惑地看着郭杰,礼貌地回应道:“是啊,叔叔,你们?”

    “叔叔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郭杰像是哄小孩一样说着,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一瓶外壳印着一系列外文的药水,随后大拇指摁住药水的喷头,冲着王富贵的脑袋就喷了两下。

    王富贵根本没什么防备,被喷了之后没到三秒钟,整个人就感觉脑门一黑,一阵天旋地转。

    “唰”

    郭杰赶忙一手搂着王富贵,随后目光警惕地扫视一眼四周,与鑫仔二人合力,将王富贵带离。

    当王富贵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五点左右,在一个陌生的低档旅馆,旅馆内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台电视机,一张床,里面啥都没有,墙壁上也就刷了一层白漆。

    王富贵转头看了下,整个房间内,就只有他和之前那两个叔叔。

    这时候,哪怕只有六七岁的小孩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之前那两个叔叔不是啥好人了。

    王富贵不过是个刚上初二的少年,哪经历过这种事儿,所以,一看这情况不太对劲,顿时就吓得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叔叔,你们……你们把我带到哪了?这是哪里啊?”

    “小朋友,不要怕,只要你听话,我们不会伤害你。”

    郭杰与鑫仔两人也没睡,之前一直在旁边玩手机,此刻见到王富贵醒来,顿时郭杰拿起床边一个刚买的任天堂手柄游戏机丢到他面前:“你看,叔叔还给你买了游戏机,你不要紧张。”

    王富贵神情畏惧地看着郭杰两人,没敢说话。

    郭杰目光看着王富贵说道:“你曾爷爷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告诉我。”

    “你干嘛?”

    郭杰脸色一板:“你要听话,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知道吗?”

    王富贵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刀俎鱼肉,所以思考了下,才嗫嚅着说道:“1348**454**。”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早上五点半左右,郭杰拨通了许久的电话:“喂,戌老爷子吗?”

    接到电话的时候,戌九刚起床。

    戌九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每天五点多一点就起床,打一遍五禽戏,锻炼下身体,随后吃早餐啥的,所以他尽管快八十岁了,身子骨依然很健朗。

    而此刻,他正纳闷曾孙子跑哪去了呢,就接到了郭杰的电话。

    “你哪位?”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的曾孙子现在在我家啊,正玩着呢?”

    戌九眉头一皱,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大清早的,他怎么跑你那去了?”

    “老爷子,看来你还有点没弄清楚状况啊,我的意思是,您曾孙子现在在我这里,不想回去了,能听懂吗?”

    戌九眉毛一挑:“意思是你把他给绑架了是不?”

    “你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那我也没办法。”

    听到这话,戌九心头一沉,他知道,王富贵十有八九是被对方给绑了!

    戌九拿着手机沉思半晌,才声音略显颤抖地说道:“你有什么诉求?”

    “很简单啊,该签的合同你早点签完,就别在拖了就行了!”

    “这么说,你是江夏的人?”

    “随你怎么理解吧,记住了!”电话那头,郭杰声音微冷地说道:“我希望在今天日落之前把合同签完,就这样!”

    说着,郭杰直接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酒店的落地窗前,戌九脸色铁青。

    从戌九的角度分析,这个郭杰给他打电话,敢这么说话,戌九很当然的就把这事儿当成是江夏默许的,所以,也就没与江夏通电话。

    戌九冷着脸站在窗前想了好一会儿,随后给自己的儿子王明宇拨了个电话。

    “喂,明宇。”

    “啥事儿啊?爸,这么早给我电话。”

    “富贵被人给绑了。”戌九没啥隐瞒地说道:“是孔韬的人干的,昨晚就给绑走了,目的是希望我尽快跟他们签合约,呵呵。”

    “他们有点太无耻了吧?”王明宇愣了半天,说道:“爸,你不是答应他们一会去就签合约吗?等几天都等不及?”

    “是啊,明宇。”戌九挑动着白眉,沉声说道:“这帮流氓,我已经再三退让了,已经跑到新j坡了还不算完,还把我曾孙子给绑了,这不只是骑在脖子上撒尿,是撒尿完还想拉屎啊!”

    王明宇闻声没吭声。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外表看着和和气气的挺随和挺和蔼的,但实际上却有着刚硬的骨头。

    “明宇,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一声,出了这事儿,不管富贵能不能安然回来,版权我是死也不会卖给孔韬了!太不是人了!”

    王明宇皱眉说道:“爸,这么说的话,那富贵呢?他还在那个江夏手里啊。”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说着事儿,我准备通知当地警方,全力营救富贵,富贵要是安然无恙的话,这还就罢了,要真出了事儿,这事儿我一定跟孔氏官司打到底!”

    “爸,这事儿你跟明阳(王富贵的爹)说过没?”

    “没!你去跟他说吧,我跟他隔了一代,不好开口。”

    “我怎么好说啊!这是他的儿子,我的孙子,要富贵真被绑匪撕票了,我怎么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