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45章 成长了的笔盖
    但让王明宇没想到的是,他爹才刚出院呢!人就被孔韬的人给盯上了。

    当王明宇开着一台大众,载着他爹戌九以及老婆儿子,准备回来的时候,朱建平带着七八个人,开着两台丰田霸道,正一路跟随着。

    临近中午的时候,当王明宇的大众刚进院子家门的时候,后边两台丰田霸道就跟着驶入院子。

    院子内停滞的大众车后排座上,年逾八旬,但看起来精神矍铄的戌九头上戴着绒线帽,穿着冬大衣,斜靠在门边,看了眼后视镜,抬头冲开车的王明宇说道:“明宇,后面来了两台车,是谁啊?家里来客人了啊?”

    王明宇脸色阴沉地看了眼后视镜,随即回应道:“爸,可能是来谈版权的那帮人。”

    一边说着,王明宇扭头冲副驾驶的老婆王若英说道:“若英,你扶爸先回放假,我去招待他们。”

    王若英点点头,随后打开车门,迈步下车。

    在之前,戌九对孔韬没啥印象,对朱建平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大略谈了下版权,而对高洪波印象要好很多,所以,见到这帮人来了,戌九还以为是高洪波的人,他眉头微皱地说道:“谈版权?是高洪波吗?呵呵,他现在还整排场啊,还开两台车过来。”

    一分钟后,就在王若英扶着戌九往家里走的同时。

    “咣咣”

    后边的两台丰田霸道车门打开,随后就见到朱建平带着七八个人,朱建平本人则是回到车后备箱,从后备箱里拿了一箱苹果,一箱老人喝的牛奶。

    “快点!把那个麦片,还有天山雪梨啥的都拿出来,跟着我。”

    朱建平一边说着,手里提着一箱,腋下夹着一盒,脸上挂着笑容,脚步轻快地往堂屋走去。

    人还没进屋,朱建平就目光望着堂屋内的戌九,笑着高声喊道:“老爷子,听说你出院了,身体好些了没?”

    戌九笑呵呵地点点头,“还行,你们是?”

    “我是建平啊?老爷子,大约半个月前我们还谈过呢!”

    “啊——”戌九一拍脑门,“哎,年纪大了,老忘记事儿,记性不太好,呵呵,快请快请,屋里坐!”

    “哎!”

    朱建平满脸笑容地点点头,领着一行人进了屋。

    进屋之后,众人吃着茶水点心,朱建平翘着二郎腿,笑着看了王明宇一眼,随即冲戌九说道:“那个,老爷子,我们今天来就是谈版权的,前天的时候我就跟明宇谈好了,聊得还不错,所以,今天我特意叫了两个我们公司的法务部的人过来。”

    戌九发白的眉毛微微一挑,神情有些讶异:“这么急啊?效率很高的嘛?”

    旁边的王明宇脸色不太好看,呆在父亲戌九身边,冷冷地看着朱建平等人,一声没吭。

    与之同时,田笔盖带着十来个人,开着两台陆地巡洋舰,也来到戌九的院前。

    “嗡嗡”

    两台陆巡径直驶入院子,原本不算太大的院子一下进来这么多车,顿时院内的空间就有点挤了。

    领头的陆巡内,副驾驶座位上的田笔盖冷冷地看了眼正前方堂屋内的朱建平等人一眼。

    在来之前,田笔盖就大概知道情况了,也见过朱建平和孔韬等人的照片,并且,这一次来,车上还坐着高洪波的助手。

    田笔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院内角落停着的两台丰田霸道,单手插兜,一手指了指丰田霸道,冷冷地冲司机喝道:“小田,撞上去!给这车怼开!”

    “啊?”

    “没听懂话是吧?叫你撞!”

    “啊!好!”

    小田闻言,一踩油门,在倒车的时候,直接一屁股就怼在一台丰田霸道的左边车门上,顿时将丰田霸道左边的车门都怼得深凹进去一大片,车门把手都歪了。

    “唰!”

    田笔盖没下车,打开车窗,扯着脖子冲堂屋内的人喊:“这谁的车啊?怎么停的?”

    “握草?咋的了?”

    正在唐屋内与戌九等人交谈的朱建平等人一愣,随后众人连忙起身,来到院子查看。

    朱建平一看丰田霸道那凹陷进去的车门,以及泛起蜘蛛纹的车窗玻璃,当即有点冒火,猛地冲上前,来到陆巡车前,瞪大了眼睛吼道:“你瞎啊?你怎么开的车?”

    “不好意思,高速逆行,刚刚吊销了驾照。”

    田笔盖随口说着,拉开车门下车,随即冲车内的人喊了一句:“哥几个,都下车,把东西搬出来。”

    话音落,跟随这田笔盖来的十来个人纷纷下车,来到后备箱,从后备箱内也拎着一大箱一大箱的礼盒。

    像什么阿胶啊,人参啊太岁啊,以及一些近代的字画啊之类的,田笔盖这些礼品毫无疑问也是送给戌九的。

    但相比下,田笔盖要大气多了,这些礼品比朱建平那些总得加起来顶多三四百块钱的玩意要贵重上档次多了。

    “老爷子,身体安康哈!”

    田笔盖完全无视了朱建平,笑吟吟地拎着礼品上去,一边问候着。

    戌九愣了下:“你们是?”

    这时,戌九旁边的王明宇认出了跟随田笔盖一块来的高洪波的助手,随即低声在戌九耳边解释说道:“他们才是高洪波的人,也是谈版权的。”

    戌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脸色平静,呆在一旁没说话。

    “拿老子当空气呢?问你话呢!”一旁,被田笔盖完全忽略的朱建平猛地上前两步,一把揪住田笔盖的衣领:“你t从哪冒出来的?老子问你话呢!把我车撞了!”

    田笔盖点点头,随手从兜里摸了一沓钱甩在朱建平脸上:“嗯,撞你了,该赔,这六百块钱拿去修修!”

    “六百块钱就打发我了?当我要饭呢?!”

    “一个面一百块,你这就补个漆,做个钣金完事儿,要六万啊?”田笔盖瞥了他一眼,“要不然你找交警呗?”

    “给我耍流氓是吧?!”

    朱建平一愣,嘴里骂着,冲上去,就给了田笔盖一拳!

    田笔盖也没躲!

    硬生生胸口吃了一拳后,田笔盖环视院内的众人一眼:“大伙都看清楚了哈!撞车赔钱,天经地义!没啥说的,但是!是他先骂人,也是他先动手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