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30章 道爷
    “呵呵,我明白,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啊,那就好,道爷体谅就好。”

    “嗯,先这样吧。”

    说着,电话那头的道爷就挂断电话。

    武h某公寓内,一名差不多四十岁年纪,身材略显发福,眼睛细细的,下巴留着一小撮山羊须,穿着一袭青色的阿玛尼西装的中年男子挂断电话后,自语着说道“这个朱奎就是眼高手低,有心没胆,难怪成不了气候。”

    自顾着说了一句后,穿着阿玛尼西装的中年男子道爷换上皮鞋,拉开家门就出了门。

    离开家之后,道爷也没开车,伸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随后搭车来到不到两里外的江x区的某别墅群内。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孔韬在自己的别墅内见到了道爷。

    这个道爷在孔氏集团内的份量是举足轻重的,大约在九十年代的时候,道爷就跟着孔韬,十几年过去了,两人之间已经不是纯粹的大哥与下面人的关系,是有情份在的。

    别墅客厅内,孔韬披着睡袍,一边剪着雪茄,冲道爷问道“道爷,这么晚还找我,急事啊?”

    “也不是。”道爷神情放松地躺在沙发上,笑道“嫂子没在啊?”

    “没在,他在学校,给明儿陪读呢,一个月就回来那么几次,你知道的。”

    “嗯。”道爷点点头,眉头轻皱地说道“韬,你交代的那事儿出了点状况。”

    孔韬闻声眉头一皱,没吭声。

    “对伙那群人跑到了兴s,跟兴山一个医院的院长有点关系,这个院长和当地的一个局长关系还挺熟的……”

    孔韬抽了一口雪茄,问道“你找了谁啊?”

    “兴s的朱奎。”

    “朱奎?没听过啊。”孔韬撇撇嘴,“副局长啥级别啊?就一个科级而已,算事儿吗?”

    倒也闻声眉头一皱。

    孔韬挠挠鼻子,沉吟片刻后,说道“这事儿你们注意下方式方法,继续弄,那个什么副局长要不开眼,我要他提前下课!”

    听到这话,一旁的道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啥也没说,点了点头。

    “另外还有一件事儿。”孔韬眉头微皱地说道“去年年冬的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说是祥子被h省君豪的一个人给杀了,这事儿我跟你提过,你查了吗?”

    道爷点点头,“我查过,韬,你也知道,祥子出事的地点在云n,当时警方给的结果是他杀,但到底谁杀的,也没人知道,警方也不知道,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人,但这几个人都进笆篱子了,他们对警方的说辞也是不知情。”

    孔韬有点不悦“道爷,你查这么久,就给我一个这结果?”

    道爷闻声有点无语地说道“那些犯人都被押到h省了,咱在那边也没关系啊。”

    孔韬面无表情地说道“继续查,这帮人无非就是畏惧君豪在当地的关系,不敢瞎说而已,你使使劲,出点钱啥的没关系,撬开他们的嘴巴,一定给我问清楚。”

    道爷点点头,“韬,要查出来真的是君豪杀的祥子,这事儿……”

    “要真是君豪,那就办他!”孔韬深吸一口雪茄,沉声说道“他怎么跟亿龙斗,老子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他把我亲弟弟给弄死了,他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给他脑袋拧下来!”

    ……另一头,兴s。

    时间一转眼就过了十天,已经来到农历二月初,十天过后,伤势轻点的金刚以及刘广还有道长三人已经能下床了,被砍伤的伤口也已经拆线。

    只有杨晟伤势重点,但十来天之后,也好了不少,基本生活已经能自理了。

    按宁德兴的说法,杨晟起码要住两个月的院,但王荃实在等不了了,邵y那边一堆事儿等着他过去,不能把时间都耗在这儿,所以,在他的再三请求下,金刚四人提前出院。

    当天上午十点左右,王荃与田笔盖两人便与宁德兴告辞,随后一行十几个人乘着两台陆地巡洋舰以及a4踏上归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回去的路上,增加了一个人——宁凯佳。

    这货比较向往港片里古惑仔的世界,一心想着混江湖,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啥的,所以,执拗地硬要跟着田笔盖一块回去。

    宁德兴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子这么大了,有时候也管不了太多,所以,只能由着他了。

    领头的陆地巡洋舰后排座上。

    田笔盖打开车窗,一边抽烟,冲旁边的宁凯佳说道“真不知道你去h省干嘛,你好好的,在这边当你的小少爷不好吗?”

    宁凯佳一边玩着手机游戏,头也每抬地说道“有啥好的,哥在这边已经触顶了,没啥挑战性,呆这边没意思了。”

    听到这话,田笔盖呵呵一笑,没说什么。

    而这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齐峥坤忽然转过头,微微拔开作为靠垫,冲宁凯佳说道“哎,哥们,听说你比别人多一个dan,真的假的啊?”

    宁凯佳闻声脸色不太好看地回头瞪了齐峥坤一眼“你听哪个说的?”

    “呵呵。”齐峥坤调侃说道“他们说,你以前有三个dan,但给打碎了一个,现在就剩下俩,你爸你妈以前天天给你买狗鞭牛鞭啥的也没给补回来。”

    “滚犊子,是宁永贵讲的是吧?这比满嘴喷粪。”

    齐峥坤斜眼看了他一眼,有点好奇地说道“看你这样子,还真的有三个dan啊?这车上也没外人,要不给我看看呗?”

    一边说着,齐峥坤把脑袋凑过来,伸手就准备去扒宁凯佳的裤子。

    “你干啥?”宁凯佳大惊,连忙捂着裆部,脸色都有点苍白了,“道长你别乱来我跟你讲!你一个伤号,一会哥弄疼你了你别怪我!”

    “别吹牛,来来,不要反抗,给我瞧瞧……”

    “滚蛋!”

    两人在车里吵吵着,忽然田笔盖听见后面车上的王荃喊了一句“好像有人跟着。”

    “有人跟着?”

    田笔盖一怔,闻声脑袋探出窗外,往后车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