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27章 鬼生鬼诈宁凯佳
    听到这话,红毛点点头,“行,正好我要上大号。”

    “嗯。”宁凯佳点点头,随后目光瞥了旁边的八戒一眼,“八戒,你去门口给我俩望望风,我跟猴子谈机密事儿呢!”

    八戒不悦说道“啥机密啊?还不让我听?”

    宁凯佳状若老江湖似的叹息一声,随后故作深沉地冲八戒说道“八戒,江湖上混的,有时候知道太多,对自己不是件好事儿,你知道不?”

    八戒一愣。

    红毛一听这话,这明显是有干货啊。

    所以,红毛也冲八戒劝说道“是啊八戒,奎哥不是经常跟咱们讲吗?不该知道的就别多问,也别瞎打听,佳哥既然有重要的机密跟我说,那肯定不适合有其他人在场,你听我的,就在门口望风就行,别让闲杂人进来。”

    八戒就是个跑腿的,在奎哥这个团队里,他顶多是个编外,属于和学校门口收保护费的那种是差不多的段位。

    所以,八戒也没多说什么,转身抽着烟,往门外跑去。

    洗手间内。

    宁凯佳进去后,找了个靠里间的坑位就拉开门进去了。

    而红毛则是在宁凯佳旁边的厕所内,脱掉裤子,蹲下开始放便。

    “噗通”

    红毛拉了一大坨,他舒服的sheny一声,一边拉屎,一边自顾着说道“下午吃多了香菇,感觉现在拉的屎都有一股子香菇的味儿。”

    旁边坑位内,宁凯佳一笑,“呵呵。”

    “啥机密啊,这里现在也没外人,你说吧。”

    “我跟你说昂猴子,这帮外地人可不简单啊,手里都有枪的。”旁边的坑位上,宁凯佳一边系腰带,一边说道“听说他们在h省那边不简单,手里是有大炮的。”

    红毛一脸的不信“扯犊子吧?还有大炮?你咋不说他们还有东风20导弹呢?”

    “啥东风北风的,我没见过,但他们真不是小混混。”

    宁凯佳一边说着,系好了裤腰带,蹑手蹑脚地拉开门就走了出来。

    随后又放轻了脚步,不声不响的来到红毛的坑位门边,右手抓住门把,死死往外拉。

    茅坑内,红毛透过门底的缝隙是能看见宁凯佳的脚的,但他不知道外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此刻洗手间的门已经被拉住了,所以,红毛愣了一下,问道“凯佳,你这么快就完了啊?”

    “嗯。”宁凯佳点点头,脸上忽然泛起邪魅地笑容,他忽的探手从裤兜里摸出一枚大约能有成人拇指那么大的一个雷炮,随即又掏出打火机,一边点火一边说道“还有个事儿忘记跟你说了,我买了一盒雷炮。”

    红毛不解地问道“你买那玩意干啥啊?”

    “没干啥,就想看下雷炮炸屎的场景。”

    宁凯佳斜斜地笑了下,点火就将雷炮给点燃了。

    “唰”

    紧跟着,宁凯佳就将雷炮从洗手间门下边的缝隙内丢进去,雷炮不偏不倚正好丢进了红毛身下的蹲式马桶坑里。

    而红毛看见一个东西丢进茅坑里,本能感觉有点不妙,当即破音喊道“宁凯佳你搞啥玩意?”

    “我说了,买了一盒雷炮啊,试试威力。”

    “宁凯佳,你别乱来!”

    红毛彻底慌了,脸都涨红了,眼睛瞪圆了嘶吼一句,连忙使劲拉了拉门想要出来,但门已经被宁凯佳拧住,拉不开。

    而此时,红毛连屁股都还没擦,屎才拉一半呢!

    大约一秒多后。

    “嘭!”

    只听见里边一声闷响,跟着就是“呯”瓷缸碎裂的声音,连外边的宁凯佳都能看见,一股屎尿直接喷出来,喷出去起码两米多高。

    这种雷炮是农村里过年的时候用来炸鱼的,比那种鞭炮威力大多了。

    而茅坑内的红毛当时就觉得菊花门一凉,随后一麻,跟着就感觉屁股像是着火了似的,随后那股屎尿喷出来,将他的大白腚彻彻底底的洗了一遍,不少的尿屎混合物钻进了红毛的衣领里。

    大约三秒钟过后,红毛的脸上、头上背上全是屎尿,整个人像是不小心掉进粪坑的掏粪大爷一样,脸上一坨坨的屎,那种陈年老屎,甚至还有一些蛆挂在他嘴巴鼻子边上。

    “唰”

    红毛伸手捋了一把黏糊糊的脸,随后看着手上那炸成半截的蛆,一瞬间,整个人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

    “呕!”

    “呕——”

    好一会儿,红毛涨红了脖子,歇斯底里地吼道“宁凯佳!!我发誓!我张涛必定撅你祖坟!!”

    “还撅我祖坟呢?!”

    宁凯佳阴冷地笑了下,再次从兜里掏出一个雷炮,再次点燃,如法炮制,又顺着下边的缝隙丢进坑里。

    几秒钟后,一声雷炮炸了的闷响后,红毛彻底服气了。

    同一时间,宁凯佳慌里慌张的快速冲出洗手间,一边抓住听见里边的动静,刚往里边跑的八戒,“八戒!快!你赶紧过去,里边有刺客!猴子被人炸了!”

    八戒眼睛瞪得浑圆“真的假的?”

    “我能骗你吗?!你刚没听见声音吗?”宁凯佳瞪眼喝问道“赶紧去!我俩分头办,我去叫救护车!”

    “哎哎!”

    八戒连忙点点头,往里边冲去。

    大约一分钟后,在宁凯佳的劝说下,众人结账,赶紧离开酒吧。

    七八分钟后,众人还在回去的途中,宁凯佳就接到父亲的电话。

    “宁伢子!你能不能消停会?你在酒吧搞啥玩意?把人家厕所都给炸坏了?”

    往回开的a4车内,宁凯佳眨眨眼睛,回应道“啊,没事儿,不小心丢了个雷炮,炸坏了一个马桶而已,爸,他们是不是找你要赔偿了?一个马桶能值多少钱,赔就完了!”

    “你是我爹啊!”电话那头,宁德兴气急败坏地吼道“酒吧老板亲自给我打电话了,要不是老子这些年在这边还认识一些人,你这么干这被人砍断手脚了!”

    “行了行了,别叨叨叨的了,显得你多能耐似的。”

    “你现在在哪?马上给我回来!”

    “你少管。”

    宁凯佳瞪眼回了一句后,直接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