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26章 传说
    酒吧舞池内,两名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穿着破洞牛仔裤的青年站在栏杆边上,双手搭在栏杆上,扭头看着不远处卡座上的王荃和田笔盖等人。

    就这么一个小县城,来酒吧的大多是年轻人,而且经常来的都是些旧人,很多时候大家都是熟悉的,甚至是认识的。

    所以,王荃他们十几个陌生面孔进来没多久,就有人盯上了他们。

    栏杆边上,左边的一名二十岁出头染着红毛的青年扭头冲身边的染着绿毛、方法披肩的青年问道“八戒,这几人你认识不?看着脸生啊?”

    叫八戒的绿毛青年摇摇头,“不认识,我正想问你呢!”

    红毛皱眉说道“奎哥不是说要咱们找找那帮外地人吗?不能这么巧的吧?”

    “兴s就那么大,还真有可能啊。”

    红毛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随即连忙说道“八戒,快,你出去停车场瞅一眼,看看他们有没有开车来,如果开车了,车牌号是多少。”

    “行。”

    说着,八戒就离开了舞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八戒又返回了,拉着红毛走到噪音较小的洗手间,随即瞪眼说道“他们开了两台车过来,其中一台车的车牌号正是是e1909。”

    红毛一愣,“这么说,还真是他们?”

    “肯定是!”

    “你等下,我给奎哥打个电话。”

    红毛说着,低头从兜里掏出手机,随即拨了一个号码。

    与之同时,酒吧的卡座上,王荃瞥了一眼正在舞池内跳舞的宁凯佳一眼,随即冲身边的田笔盖说道“这小子,跳舞跳得真骚气。”

    田笔盖远远的瞥了一眼舞池中正扭动着大屁股的宁凯佳,笑道“是挺骚,有点陈百川当年的风范。”

    “陈百川是谁,能跟佳哥比吗?”听到田笔盖这话,坐在卡座上,在田笔盖旁边的一名说话有点卷舌头的青年瞪眼说道“佳哥是天生的骚气,先天性的,没人能超越。”

    说话的青年有点卷舌头,说气话来,让人听上去,总感觉他嘴里含着个茄子一样,有点含混不清。

    这人田笔盖也认识,他叫宁永贵,是宁凯佳的初中同学,这次来酒吧玩,宁凯佳带着他一块来的。

    田笔盖瞥了宁永贵一眼,问道“天生的骚气?啥意思?”

    “我跟你们说昂!”宁永贵像是个八婆似的看了田笔盖和王荃二人一眼,说道“佳哥这人先天性雄性激素分泌比较旺盛,据说啊,他小时候有三个dan,比正常男人多一颗,但他小时候特别淘,十二岁那年有一次从二楼上摔下来,摔坏了一颗dan,碎了一颗之后,就剩下两颗了。”

    田笔盖满脸不信地问道“真的假的?还有这种事儿?”

    “是真的!”宁永贵生怕田笔盖不信了,特肯定的一拍胸脯,昂首说道“有一次他撒尿的时候我还见过,那地方有一个疤,被医院的针缝过几针,我听说自从他那次摔坏了一颗dan之后,他爹妈那会就经常从农村里打野鸡野鸭野兔子啥的,还专挑公的,农村里不是有句话叫吃啥补啥吗?所以他爹妈还专门到菜市场去买那种猪鞭、狗鞭给他补,这事儿千真万确,不信你问问他爸宁德兴。”

    “这种事儿我怎么问?”

    “那你有空把他裤子扒了瞧瞧不就完了。”

    “滚。”

    对于宁永贵这种话,王荃是不怎么信的,其他人都在玩骰子啥的,他也没怎么玩,只目光一转,看见了趴在舞池边上的围栏上的红毛与八戒两人。

    王荃用手肘点了点田笔盖,随即目光望着红毛与八戒的方向,皱眉冲田笔盖说道“哎,小笔盖,有人盯着咱们呢!”

    田笔盖一愣,随后顺着王荃的视线望去,不由得多看了红毛两人一眼。

    田笔盖眉头一皱,随即冲宁永贵说道“去把宁凯佳叫回来,别跳了。”

    宁永贵满不在乎地回应道,“没啥事儿吧?就两个小瘪三盯着而已,怕啥?”

    “你小屁孩啥也不懂,叫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废话?”

    “说的好像你比我叔年纪还大似的。”

    宁永贵有点崩溃地说了一句,随后双手撑着栏杆跳下卡座,一跃进了舞池。

    大约十分钟后,就把洗手间内。

    八戒嘴角叼着一支黄鹤楼,斜眼冲红毛问道“草,你跟奎聊了没?怎么人还没来?”

    红毛烦躁地说道“我哪知道?再等等吧。”

    一边说着,红毛抬起左手,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

    与之同时,宁凯佳像个鬼一样,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窜到红毛两人的身后,伸手拍了下红毛的肩膀“哎,猴子、八戒,你俩鬼鬼祟祟的蹲在这干啥呢?”

    红毛像是触电一样转过身,见到宁凯佳的时候,顿时眉头一皱,神情不乐意地说道“宁凯佳,你有病啊?走路都没声音的。”

    “酒吧那么吵,你们哪能听到?”宁凯佳撇嘴问道“问你话呢,你俩搞啥啊?”

    对于红毛和八戒两人,宁凯佳是认识的,毕竟县城区也就那么大,年纪也差不多,有常往酒吧ktv这些地方钻,时间一长,也就熟悉了。

    但也仅仅是熟悉,算是熟脸,谈不上什么交情。

    红毛瞪眼看了宁凯佳一眼,“我俩有事儿呢!帮奎哥盯人呢!”

    宁凯佳闻声眨眨眼“盯那帮外地人?”

    红毛一愣“你咋知道?”

    “我肯定知道啊,这帮外地佬就是过来找我的,没看我们在一个卡座上喝酒吗?不过他们的死活跟我没关系,你们干你们的。”宁凯佳挠挠耳朵看着红毛“猴子,我跟你说实话,这帮外地人的事儿我倒是了解一些,有兴趣听吗?”

    一听这话,红毛顿时来了精神“你都知道些啥?说来听听。”

    “给我根烟。”

    “哎!”

    红毛立马从兜里掏出烟,给宁凯佳发了一支。

    “唰”

    宁凯佳点上烟,一边揽着红毛的肩膀往厕所内走,一边说道“外边太吵了,走,里边说,正好我要撒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