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23章 就是条爬虫
    “唰”

    正在刘江山愣神的时候,王荃面无表情地从兜里掏出仿64,枪直接顶在后者的腰部。

    王荃一出来,跟着王荃一块来的祥子和小庆两人也迈步走了出来,三人呈犄角之势,将刘江山包围。

    刘江山能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三人不是路边收保护费的角色,他额头瞬间渗出细汗,强装镇定地冲王荃说道“哥们,吃哪家饭的啊?”

    王荃回头扫视一眼,随后二话没说,枪口下移,贴着刘江山的大腿就开了一枪。

    “呯”

    一声闷响,刘江山身子颤动了一下,闷哼一声,脸色苍白,两眼惊惧地望着王荃。

    王荃冷漠道“先上车,我说去哪你开到哪,能听懂吗?”

    刘江山犹豫一会,只能照办。

    大约十几分钟后,在王荃的挟持下,刘江山开着雅阁,带着王荃三人,已经驶离了县中心,来到郊区。

    郊区的某条马路边上。

    “嘎吱!”

    雅阁车停下。

    “唰”

    王荃面无表情地单手揽着刘江山的脖子,一手用枪抵在后者的腰上,拽着他就往小树林里走。

    刘江山再也不装b了,这荒郊野外的,路灯都很昏暗,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脸色惨白,感觉两腿不受控制的直哆嗦,吞了口唾液,问道“哥们,哥……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行吗?”

    王荃依旧没吭声,径直拽着刘江山来到马路边树林子内的一个已经挖好的大坑面前。

    借着稀松的月光,刘江山低头扫视一眼脚下那像是棺材坑一样的土坑,整个人骇得魂飞魄散,腿肚子一阵抽筋,两腿一软,直接就瘫倒下来。

    “唰”

    王荃松开他,也不怕他跑,蹲在土坑边上,撸动了一下枪栓,语气散漫地冲刘江山说道“将我两个弟打成那样,我起初以为你是条龙,后来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顶多是条四脚蛇,但现在看来,你不过是条小爬虫啊?你就这点魄?”

    刘江山后背都被汗打湿了,他摊在地上,声音颤抖地冲王荃说道“哥哥们,有有有话好好说,我知道错了,前几天那几个收账的是你弟是不?……我我就是想杀杀他们的锐气,没别的意思。”

    王荃从兜里摸出烟,点了一支,深吸一口后,问道“你欠了多少钱?”

    “我我……”刘江山支支吾吾的好半天才低头说道“七十二万。”

    “零头抹了,算七十万,我两个兄弟一个被砍了两刀,一个被砍了五刀还在icu,要你三十万医疗费,不算多吧?”

    “一百万?”刘江山一愣,跟着脸色涨红,连连摇头“哥哥哥们,我我没那么多钱啊,真没有。”

    王荃斜眼看了刘江山一眼,“没钱?不能吧?你点台一点就是一星期,还包台呢!这么阔绰,一百万拿不出来?”

    刘江山吸了口鼻涕,摇头说道“真没用,我现在的状况就是啃老本,另外靠在民间放水(放高利贷)挣点钱,一百万真拿不出来。”

    王荃冷眼看着刘江山,好一会儿,轻声说道“砍一半,五十万,天亮之前我要拿到手,能不能搞定?”

    刘江山知道,今晚不大出血,是很难安然离开了,所以,他低头想了好半晌,一咬牙说道“能。”

    “欠条先放一边,这五十个当我两个弟弟的医疗费。”王荃伸手抓过刘江山,将后者拉到自己的身前,随后直接将仿64插入到后者喉管里“现在,再聊聊你将我两个弟弟打伤的事儿。”

    闻言,刘江山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地说道“唔唔,不是说好了赔五十万医疗费吗?”

    “t的,赔钱就行了啊?我把你送到icu,你不疼啊?”王荃陡然怒吼了一句,随后拔出枪管,冲刘江山吼道“你给我立正!”

    “唰”

    刘江山一愣,下意识地就转身想要跑。

    “呯呯。”

    王荃神情冷漠地闪电般的冲刘江山两条腿开了两枪。

    两枪正好打在刘江山膝盖处,两枪后,刘江山直接疼的昏死过去。

    在王荃旁边的祥子走过去一看,见刘江山昏死了,顿时扭头冲王荃问道“哥,这b不经打,昏迷了,草!这下咱还怎么要钱?”

    王荃点着打火机,默默捡起旁边的蛋壳和烟屁,随即低声冲小庆说道“换个手机卡,给附近医院打个电话,我们走!”

    小庆闻声一愣“走了?荃哥,钱还没拿到呢!”

    “拿个屁!”王荃冷漠道“来之前我就没想过要钱,我就是想探探他的底,他鸡儿开的这台雅阁快十年历史了还没换,能有几个钱?”

    说着,王荃再次查看了下现场,感觉没留下什么线索后,将枪插在后腰上,随后带着小庆和祥子快步离开。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急救车赶到,将昏迷的刘江山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送到医院后,人立马送到了icu,但很尴尬的是,当医生从刘江山包里摸出手机和身份证啥的,调出他的通讯录,想给他的亲属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这人通讯录上压根连老婆号码都没存。

    唯一亲点的号码还是一个备注是“妹夫”的电话。

    医生无奈,只好给刘江山的妹夫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出去起码十多秒,对面才接通电话。

    “喂,你好,是病人刘江山的妹夫吗?刘江山现在受了枪伤,正在抢救。”

    电话那头,武h郊区某别墅内,一名四十岁左右,额头挺宽的,穿着白色宽松睡衣的男子从床头坐起,随即拧着眉毛喝问道“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受枪伤?你们是哪个医院?”

    “我这里是远a县人民医院,至于枪伤我也不清楚,警方在查。”

    中年男子深吸口气,沉声说道“医生,请你们务必竭尽全力,救好他,用最贵的药,医疗费的事儿我马上给你打过来。”

    “哎,好的!”

    说着,电话挂断。

    挂断电话后,中年男子披上西装,从床上起来,同时又拨了一个电话“喂,舒华,你在远安是不?帮我个忙呗,我有个小舅子叫刘江山……哎哎,对的,你也认识就最好了,你帮我查查,最近一阵子他在远a县搞些什么玩意……嗯嗯,他被人开枪打了,有点问题……嗯嗯,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