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22章 一个巴掌
    王荃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才到的远a县,而此时,和谐医院内的刘广已经收到了消息,猜到王荃过来了。

    而在昨晚的混战中,杨晟受伤最重,直接进了县人民医院的icu,至于金刚和齐峥坤两人受伤轻些,则是到了和谐医院,并且,金刚和齐峥坤以及刘广三人同在一个病房。

    上午十点左右,病房外的走廊上。

    王荃站在病房门口,冲护士轻声说道“护士,我是病人家属,想跟他们单独聊几句,你看行吗?”

    闻言,护士眉头一皱“病人刘广倒是好些了,但那个刘波和齐峥坤两人伤得也不轻,最好不要打搅他们。”

    王荃点点头,“我知道,我就聊几句,问几句话。”

    护士犹豫一会,随后点点头,“那好吧,最好不要聊太久,病人需要休息。”

    “我明白。”王荃点点头,随后冲身边跟来的两兄弟低声说了句“祥子、小庆,你俩在外边呆着,先别进去。”

    跟着王荃一块来的两青年点点头“好的荃哥。”

    话音落,王荃推开房门,脸色阴沉的进了病房。

    病房内,刘广和金刚以及齐峥坤三人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正聊着天。

    三人一看见王荃推门进来,并且脸色乌云密布的不太好看,顿时全都噤声。

    “荃哥。”

    “荃哥。”

    金刚和齐峥坤还有刘广三人微微侧了侧身子,打了个招呼。

    王荃脸色挺冷地看了金刚和齐峥坤一眼,随后搬了把椅子在刘广病床前坐下,目光望着后者“广子,咋整成这样啊?”

    刘广微微低垂着头,憋了半天才低声说道“荃哥,我……我就和胖子他们过来玩,路上碰到抢劫的,被划了两刀,不碍事的。”

    王荃沉声喝问道“说实话!”

    刘广低着头,没吭声。

    “你现在翅膀硬了,能起飞了是不?还不肯说?”

    刘广知道瞒不住王荃了,犹豫一会,才脸色涨红地说道“我接了个收账的活儿,干成之后有三十多万的提成,所以就邀请了胖子和道长他们也来了,但没想到对伙是个硬茬子,所以……”

    直到现在,刘广也是将事儿往自己身上揽,将这个事儿说成是自己挑的头,而金刚和齐峥坤是被邀请过来的。

    由此可见,刘广这人还是挺讲情义的。

    王荃面无表情地挠挠鼻子,再问道“杨晟人呢?”

    “在人民医院……抢救。”

    “唰!”

    闻言,王荃猛地一把拽过刘广的衣领,身子前倾,两眼瞪得滚眼盯着刘广“广子!兄弟一场,是我饿着你们了是不?”

    刘广一愣,随后连忙摇头,“不是,荃哥,我们就想接点外快,闲着也是闲着……”

    刘广话音刚落。

    “唰”

    王荃抬手猛地一个巴掌呼过去。

    “啪!”

    刘广没敢躲,被一个巴掌抽得脑袋撞在铁架子上,顿时右边脸上浮现出了五个通红的手指印,并且,嘴角都溢出了血。

    “荃哥!”

    “荃哥!”

    金刚和齐峥坤吓了一跳,连忙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来拉王荃。

    “没你俩的事儿!”王荃一个巴掌抽完,随即单手指着刘广的脸喝骂道“我告诉你广子!再有下一次,你俩直接卷铺盖滚蛋!”

    说着,王荃也没看刘广一眼,阴着脸起身,一边往病房门外走,头也没回地说道“把对伙的资料发我手机上。”

    随着王荃的离去,病房内一片安静,金刚和齐峥坤两人面面相觑,又望了望刘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一会儿,金刚才瞪眼盯着刘广,问道“王荃平时就这么待你们吗?我尼玛,被砍了两刀就算了,回头还被他打了个巴掌……”

    “荃哥就是这样的人。”刘广捂着右边通红的脸,低声说道“但你放心,该办的事儿他一点都不含糊。”

    金刚和齐峥坤默然未语。

    “以前在沙湾的时候。”刘广目光望着天花板,诉说道“有一次,我和太子两人喝了不少酒,在ktv里闹事儿,还打了对面一个人,但没多久,对面的人就叫了两车人过来,把我们削了一顿,随后荃哥就来了,当时他没说什么,到家后,他解下皮带把我俩猛抽了一顿,我俩脸都打得肿的像是馒头似的,他把我俩打了一顿后,当晚就找到了对伙,一枪就给对伙腿干瘸了。”

    听到这话,齐峥坤犹豫片刻,斜眼冲刘广说道“照这么说,王荃像是你老子似的。”

    “滚,信不信老子揍你?”

    “哈哈。”

    金刚和齐峥坤两人相视一笑。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浅水湾洗浴城。

    刘江山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西装,腋下夹着个包,满面春风地从洗浴城正门走了出来。

    门口,一名洗浴城服务生微微弯腰在后边喊道“山哥慢走,山哥,以后常来哈!”

    刘江山回头看了服务生一眼,笑容满面地回应道“必须的,那个新来的19号你给我留意下哈!我包了她一个礼拜的台,可不能再让她上钟了。”

    “您放心,这是肯定的,山哥您要还是觉得不安心,回头我给买个贞操带给她绑上!”

    “哈哈哈。”

    刘江山哈哈哈一笑,从兜里摸出车钥匙,按了下开锁键。

    “嘀嘀”

    停在门口的一辆黑色雅阁轿车大灯亮了一下。

    随后刘江山开着车,缓缓出了洗浴城。

    离开洗浴城后的不到两百米,要经过一条乌漆嘛黑的小巷子,平时这条路也常走,刘江山没在意,一边听着车内放着的当年正流行的《香水有毒》。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嘴里哼唧着,车子下坡快要出小巷子的时候,“嘭”的一下,冷不丁的刘江山没注意到路上的一块梳着的大石块,车子顿时就被撞花了,右边的大灯开裂。

    “嘎吱!”

    刘江山眉头一皱,“哪个缺德的孙子在这搁了这么大一块石头?”

    一边说着,刘江山推开车门下了车。

    而就在刘江山下车后不到两秒钟。

    “唰!”

    旁边的阴暗角落里,王荃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