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12章 转告他:我想他
    四房酒店正门口。

    禹民顺两眼微红的一手搂着柴邵,神情狰狞地冲身边的助理吼道“还愣着干啥?叫救护车!”

    “哦!啊,好好!”

    禹民顺身边的一众助理保镖啥的反应过来,连忙拨打电话叫救护车。

    与之同时,禹民顺脸色阴冷地看了一眼酒店五楼位置,目光好似透过那镀上了深膜的落地窗,看见了张军,他脸色冷厉地沉默一会,随即拨打北民的电话。

    而这个时候,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北民正为张浩文的事儿忙碌着,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兜里的手机响了。

    禹民顺接连打了北民三次电话,都提示无人接听,禹民顺知道,张军是有准备的,宜c那边肯定是出事了。

    禹民顺点了支烟,犹豫片刻后,阴着脸拨通了张军的电话。

    “张军,你挺狠的啊?在迪b这样的地方,你敢这么搞?你就不怕这事儿被查出来?”

    “禹民顺,你不用想着套我的话。”四房酒店五楼房间内,张军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盯着酒店楼下的禹民顺,冷漠回应道“禹民顺,在这条道上走的,你还想着死后能上天堂啊?心不狠,站不稳!说起来,我还是跟你学的,当年牛耕升在宝丰酒店前的那一幕,可是让我记忆犹新啊!”

    “呵呵,你可真行!是我低估了你!”

    “低估我的很多,不差你一个。”张军冰冷说道“禹民顺,麻烦你给马德华带句话,我张军最近做梦都梦到他,我很想他!”

    “呵呵,行!我一定如实带到!”

    “再见!”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大约十几分钟后,救护车与警车相继赶到,随后柴邵被抬上了担架,送到了医院。

    但柴邵人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死了。

    被轿车高速撞击,又遭到二次碾压,还不死就是玄幻了。

    而开车的司机也直接被警方带走调查。

    但这种事儿,查来查去,也没个结果,最后司机被定性为涉嫌故意杀人,因为在案发现场,主干道上,司机驾驶的花冠轿车停滞时间不正常,明显是在等受害人出现,而且,肇事车辆没有正规手续,司机也没有合法驾驶证件,故意杀人的意图很明显。

    只是没有杀人动机。

    此外,之前就说了,司机是肝癌晚期病人,对于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还能逗留的日子就像是那被撕下来一大半的日历一样,仅剩的时间也不多了,即使被判死刑,可能也是先病死。

    ……当天,张军等人就乘机返回国内。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过得很快,一转眼,小年就过了,到了年底,除夕这一天。

    隆h月亮湾,新开张的君豪分店内,张浩文坐在酒店办公室内,一手拿着电话说道“哎,胖子,你怎么搞得这么样啊?拖这么久了,还没搞定?”

    电话那头,金刚语气无奈地回应道“不是啊,文哥,这真不是我效率低,是官方那边对皇冠车被炸这事儿一直没个准确说法,保险公司呢,就一直拿这个事儿做文章,有点想把这事儿定性为违法犯罪恐怖活动的意思,所以,理赔这事儿一直拖着,到现在理赔款还没下来。”

    张浩文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这么说,保险公司也不是什么好鸟啊,老子一年大几万的保险费交了,收钱的时候笑嘻嘻,这一转眼要赔钱了,就提裤子不认人了!”

    “可不是呗,这就跟去银行存钱取钱差不多,存钱的时候工作人员态度热情得跟见着爹似的,要大额取钱的时候,就各种手续,公事公办,真现实!”

    张浩文沉声说道“这样,胖子,保险公司那边你催催,实在不行找找律师团,另外,过完年后你去趟4s店,给军再提一辆稍微长脸面的,你们也可以配一辆,以后出去的时候,也别挤着个出租车了,整的有点掉价。”

    闻言,金刚一愣,跟着大喜过望,声音雀跃“真的昂?文哥大气!文哥我爱死你了!你是我亲哥,哦不,你是我亲爹!!”

    张浩文笑骂道“滚,就哥这优良基因,能配出你这种吗?!”

    两人正聊着呢,张军推门走进办公室,见张浩文正在打电话,顿时抬眼笑问道“跟谁打电话呢?笑成这样?”

    张浩文笑着冲电话那头的金刚说道“行了,胖子,先不聊了哈,交代你的事儿你快点办,回聊。”

    说着,挂断电话,张浩文躺在旋转椅子上,笑吟吟地冲张军问道“跟刘胖子聊点事儿,怎么了?军总,过来视察工作啊?”

    张军有点无语地拉开椅子坐下,说道“别扯淡,我这不寻思一年又快过完了吗?老九进去也一年多了,这最近一年发生的事儿太多了,我也没怎么去看他,所以,想趁着除夕这天,去见见他。”

    “那就去呗,第三监的关系都通着,想见随时都能见。”

    “我俩一块去吧。”

    闻言,张浩文思索了一会,随即摇摇头,“算了吧,我就不去了,我跟老九呆一块的时间比你更长,见了难受,等他出来再好好喝酒吃肉吧!”

    张军点点头,随后拿起桌上的手包,“那行,我就先过去了,回头聊。”

    “嗯。”

    ……几分钟后,张军离去,前往邵y第三监狱。

    大约在下午三点多,张军在监狱探视。

    探视室内,时隔一年多,张军再次见到了关九。

    和一年多前比,关九比以前廋了点,剪了个平头,穿着灰色囚服,虽然被关了一年多,但他整个人看起来,精气神还是不错,目光依旧锐利,嘴角还泛着意思若有若无的微笑。

    隔着探视室的隔音玻璃,关九拿着关机笑着问道“管教跟我说,有重要人物来探视,我一听,还以为是市里的周二哥来看我了呢,却没想到是你。”

    张军闻声失笑“老九,这一年多没见,你这人是瘦了,但吹牛皮的功力倒是见涨啊,老周能到这看你?吹牛打过草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