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507章 禹民顺的邀请
    同一时间,金宏酒店对面的商品楼楼顶,阿古拉趴在楼顶,脸色焦急。

    从阿古拉的视角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张浩文所在的套房房间,并且,房间内的玻璃是透明的,窗帘也没拉,所以,阿古拉能清楚的看见房间内的情形。

    而此刻,阿古拉身边没有狙,只有一把仿64,以仿64的有效射程,隔着这么远根本没啥威力,顶多能打碎玻璃。

    况且,房间内张浩文和柴邵两人在沙发上缠斗,身子转动不定,不好瞄准。

    阿古拉脸色焦急地望着房内的张浩文与柴邵两人,脑海在极速转动着。

    怎么办?

    现在冲过去,来不及了,并且,一冲过去,人肯定是暴露了,根本救不了人。

    而如果不过去,怎么样才能不动声色的救下张浩文呢?

    阿古拉犹豫两秒,随即快速起身,捡起天台上的一块半个巴掌大的水泥石块,跟着卵足了力气,使劲往张浩文所在的套房玻璃砸过去。

    “咻!”

    水泥石块划过一道抛物线,迅速射向对面的金宏酒店。

    这么一块水泥石头,重量差不多有半斤,正常成年人是丢不了这么远的,能丢个三四十米不错了,阿古拉虽然受过部队的正规训练,体能臂力啥的比正常人强不少,但也只丢出了六十多米远,随后水泥石块下滑,砸在三楼的某个酒店玻璃上。

    “草!还是得用枪啊!”

    阿古拉眉头一皱,随即伸手掏出枪,就准备开枪。

    而就在这时候,对面张浩文所在的套房房间内,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

    房间内。

    张浩文被烟灰缸猛砸了下,脑袋有点懵。

    张浩文这人,三商还算在线,但个人身体素质跟张军是两个量级的,如果是张军在,两个柴邵估计不够他打的。

    但张浩文没啥劲,最近一两年,身体也虚了,所以,被四十多岁的柴邵摁在身下,还被掐着脖子,呼吸困难,脸色涨红。

    张浩文使劲伸出手去揪柴邵的头发,但后者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不放手。

    就在张浩文呼吸越来越困难,即将窒息的时候,套房的房门“叮咚”一下被打开了。

    紧跟着就看见马脸年轻人带着三四个人,脸色阴沉的快步冲了进来。

    “唰”

    马脸青年人走在最前面,他可不认识什么柴邵,啥话也没说,冲上去一脚就踹在柴邵的头上,随即伸手抓住了柴邵的后边衣领,使劲往外边拽。

    同一时间,另外几名年轻人也冲过去,将两人分开。

    两人被分开的时候,柴邵嗬嗤嗬嗤的喘着粗气,两眼猩红,一脸的不甘心。

    “啪”

    马脸青年一个大嘴巴子抽在柴邵的脸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cnm的,民哥打了招呼,才准你进来,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啊?给你脸了是不?”

    柴邵极度憋屈地盯着马脸青年,“为什么不让我弄死他?老子弄死他跟金海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扯不到你们头上!即使被抓了,也是我去挨枪子!”

    马脸青年懒得跟柴邵多说,猛地一抬脚,在柴邵小腹部位踹了一脚后,扭头冲身边另外几人说道:“把他拉下去,一边呆着。”

    “明白!”

    说着,另外几名年轻人冲上去,强行拖拽着柴邵离开了酒店房间。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远在长s的禹民顺收到了消息。

    禹民顺脸色有点难看,“tm的,这个柴邵还真的是丧家之犬了哈,啥事儿都干的出来。”

    酒店内,禹民顺身边的章绍义闻声皱眉问道:“民哥,我就不明白了,这么护着张浩文有啥用?用柴邵的手弄死张浩文,这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啊。”

    “哪能没关系,真弄死了,咱们解释不清楚的。”禹民顺摩挲着下巴,轻声说道:“而且,之前我跟华哥打了个电话,他说对张军的地产公司有点兴趣。”

    章绍义问道:“你的意思是,拿张浩文换股份?”

    “对。”禹民顺点点头,“张浩文在君豪内部份量不轻,而且也是维持与宁家关系的重要纽带,张军肯定得答应!”

    ……同一时间,长s某地的张军也收到了阿古拉传来的消息。

    长s某个小旅馆房间内,张军站在窗户边,拿着手机问道:“阿古拉,你确定浩文没事?”

    电话那头,阿古拉声音很肯定地回应道:“没事,我亲眼见到好几个人冲进房间,把他们俩拉开了。”

    张军目光阴沉,“这个柴邵还真的是条狗啊!还是条带着狂犬病毒的疯狗!草tm的!”

    闻言,阿古拉沉默片刻,随即说道:“军哥,我想请你帮我办点事儿。”

    张军一愣:“啥事儿?自己兄弟还用请的?直说就行。”

    “我要你帮我采购一批军用设备,另外,还要几个靠谱的兄弟,人不要多,三四个就行,至于军用设备,一会我把清单发到你手机上。”

    听到这话,张军思考了下,随后点点头:“行,只要你不叫我给你弄火箭筒,军用坦克啥的,基本都能搞定。”

    “要尽快!”

    “好!”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没多久,张军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

    电话是禹民顺打过来的。

    “张军,我是禹民顺,别来无恙啊。”

    张军冷声回怼道:“禹民顺,我俩没啥可寒暄的,有啥话,你直说吧!”

    “聊聊呗?”

    “有啥好聊的?”

    电话那头,禹民顺阴冷一笑,说道:“聊聊张浩文的安全问题,顺带聊聊贵公司的股权分配问题,能聊吗?”

    张军眯眼思索片刻,点头回应道:“行啊?啥地方?”

    “去邵y聊天我也不安心啊,来长s你也不敢来啊?”禹民顺沉吟说道:“折中一点,去迪b吧,谈妥当了,以后咱就是自家人,听说那边风景还挺好的,顺带能在那边散散心,你看怎么样?”

    “迪b?”张军一愣:“你可真会挑地方,那行,啥时间?”

    “三天后的下午三点。”

    “可以!”张军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随后沉声说道:“但我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带上柴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