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479章 各有计较
    是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文昌还以为是官方弄的,根本没往江湖那方面想。

    “不是啊!对伙都戴着面具!不是官方的,是黑吃黑,截胡的!”

    徐文昌一愣:“不是官方的?”

    “对!我刚刚接到小胡的电话,他们没有穿制服,而且一来就开枪!还戴着西游记面具,完全不像是官方办事的方式!”

    “不是官方的?那是谁?马博侯?褚军?”

    “昌哥,一两句也说不清,你现在在市内还是?要不我马上过来咱们商量下?”

    徐文昌闻言稍稍考虑了下,也就同意了,“行!”

    “嗯。”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不到半个小时,大约在凌晨十二点左右的时候,钱景山亲自驾车来到别墅内,与徐文昌夜谈。

    一来到别墅二楼客厅,钱景山顺手从冰箱内拿了一瓶矿泉水灌了两口,随即沉声说道:“昌哥!我觉得这事儿不对味儿!”

    徐文昌躺在沙发上,双手插兜看着钱景山,喝道:“怎么说?”

    “在来的时候,我给咱们在马博侯与褚军那边的眼睛打过电话,听他们的意思,好像也没啥动静啊!你知道的,小天和猴子在他们那地位也不低,按理说,马博侯和褚军要干这事儿,没理由他们听不到一点风声的。”

    听到这话,徐文昌微微眯着眼睛,“那你什么意思?”

    钱景山拿起茶几上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支,深吸一口后,沉吟说道:“我觉得是内部人干的,要么是非常熟悉的朋友干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有两个原因,第一、咱们这几天大量收货的事儿知道的人就不多,而我们走029县道这条路线也没几个人知道,这要是寻常劫匪亡命徒干这事儿,不太可能,第二、如果是境外的亡命徒干的,他们为啥还戴着面具啊?他们有这个必要吗?”

    “那你觉得是谁干的呢?”

    钱景山吸着烟,抬头看了徐文昌一眼,沉默片刻后,没有正面回应,而是继续推测地说道:“这个我不好说,但我说几个事儿昌哥你自己可以判断,一个是咱最近和谁走得最密切并且他连咱们的走货渠道和路线都清楚的?第二个是在q靖这三分地上,除了马博侯和褚军之外,江湖道上还有几个人有这个胆子和实力敢从咱嘴里抢食的?还有第三个是,对方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有出货渠道吗?如果没有的话,他拿着这批货一文不值。”

    实际上钱景山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差点李安的名字了。

    就因为钱景山考虑到徐文昌和李安两人毕竟目前还是合作的关系,而且以前的关系也挺好,所以也没明说。

    徐文昌挑了挑眉头,“你的意思是老安干的?”

    钱景山立马摇头,“昌哥,我可没这么说。”

    徐文昌的目光渐渐的锐利起来,好一会儿后,他猛地拿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砸在地板上,胸腔起伏着,好半晌,他才脸色阴沉地拿出手机,拨通李安的电话。

    几秒钟后,电话就通了。

    电话那头,李安还没睡,听声音,他挺放松的,“文昌,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啥?一块看球赛啊?”

    徐文昌揉了揉太阳穴,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球赛就不看了,你有时间吗?明天约一下,咱见面碰一下。”

    “行啊,你说个时间和地点。”

    “上午十点,一品馆茶楼,能来不?”

    “可以!”

    “好,那先这样。”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坐在一旁的钱景山皱眉问道:“昌哥,你打算怎么办?”

    徐文昌面无表情地摩挲着下巴,“先听听他什么诉求吧。”

    ……第二天,市区黄金地段的一品馆茶楼。

    徐文昌与李安两人如约而至,并且很巧合的是,两人时间都掐得很准,几乎是在同一分钟,前脚跟后脚的在茶楼楼下的停车场内停车,随后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茶楼。

    几分钟寒暄后,茶楼二楼靠窗位置。

    徐文昌转动着桌上的茶杯,看着李安的侧脸:“老安我们之前说的合作,你考虑的怎么样?”

    “挺好啊。”李安轻笑着说道:“我在亿龙的股份已经委托朋友给转出去了,现在手里正好有几个闲钱,不知道咋花呢。”

    “那你打算怎么弄?”

    “很简单啊,我出钱,你摆平当地黑白关系,稳定的进出货渠道你也有,咱再拉一条线,赚的钱,咱对半分。”

    “嗯。”徐文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随即话锋一转,目光紧紧盯着李安的眼睛,“老安,你知道吗?我昨晚的货还被人给截胡了。”

    李安一愣,“啥玩意?谁这么大胆子,查出来了吗?”

    李安修行几十年,这种短镜头的演技还是有的,最起码,徐文昌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

    闻言,徐文昌猛地拍了下桌面,喝道:‘还在查!等我查出来,我非得扒了他的皮!’

    “嗯嗯,只要查出来,那必须把他们剁了喂狗!”李安瞪眼说了一句,随即抿了口茶,停顿片刻后,又接着说道:“但对伙这么干,肯定也不好查啊,这损失可不小啊。”

    “是啊,你也知道,我一直是先期垫付的,先垫付了四百多个才拿的货,这批货的价值要上千万。”

    李安点点头,沉默片刻后,目光看着徐文昌,很诚恳地说道:“损失这么一大笔,文昌你也不好受吧,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我看着也挺难受的,嗯……你损失的这批货,要是找不到的话,我先给你借点,顶上这个窟窿吧?”

    听到李安这番话,徐文昌的心已经沉入到了谷底。

    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两人都不傻,都能看出来,只不过,都在顾忌着脸面和那一点点的情份,没有撕破脸。

    徐文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没吭声。

    “只不过啊,文昌。”李安叹口气,缓缓说道:“你也知道,张军像是条疯狗一样,从h省内跨境几千里追到云n,让人烦躁的很啊,而且,咱们既然一块干事儿,张军这个外地佬在一旁呆着,是不是有点煞风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