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446章 阿古拉的故事
    上h,某星级酒店内。

    大约在下午两点左右,李广民与郝大师等人刚吃完中饭后不久,李广民又接到了操盘手小光的电话。

    “喂,李总啊,现在已经升到140了!再不进场可就只能看着啦!”

    闻言,李广民犹豫一小会,随即沉声说道:“好啊!那就开始吧,三两三,分四口吃进!”

    “哎!好嘞!”

    ……同一时间,隆h北山。

    已经快完全竣工的君豪酒店对面的饭馆内,张军与阿古拉刚吃晚饭,就在工地楼下的休息椅子上休息。

    张军抽着烟,冲阿古拉笑道:“怎么样,来这边还习惯吧?没有水土不服这回事吧?”

    “还行,就是天气挺热的,在我们那,这个季节都穿大棉袄了,但在这边,我现在每天穿两件还感觉挺热的。”

    张军点点头,“和你们那边相比,是有点热,但慢慢的就习惯了,不过,天气热也好,省的买衣服了不是?”

    阿古拉闻声不由得莞尔,“也对,我正好最近欠着很多饥荒呢。”

    张军眉毛一挑,“还欠着钱啊?欠多少啊?”

    “没事儿,都过去了,自己能解决了。”

    听到这话,张军也不好再多问,转而岔开话题说道:“阿古拉,年中夏季的时候就跟我说过来,但你一直没来,拖了小半年才来,我一直挺好奇的,好奇你这小半年在老家干啥去了啊?”

    闻言,阿古拉眉毛微微一皱,没吭声。

    “你要觉得不方便,就当我没问。”

    “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就在这时,巴图端着个盒饭,从工地内走了出来,他笑吟吟地看了张军和阿古拉一眼,随即沉吟说道:“最近这半年多,阿古拉在老家那边可是挺倒霉的,一直被官司缠着呢!”

    张军一愣,“打官司?”

    阿古拉拉了巴图一下,脸色有点难看地冲后者说道:“行了,过去了就别提了。”

    “呵呵,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儿,有啥不能说的。”巴图撇撇嘴,随即目光望着张军沉声说道:“那天你来我们那,但你没见过阿古拉的老婆吧?”

    张军点头,“是没见过嫂子。”

    “呵呵,阿古拉有个好婆娘啊。”巴图挤眉弄眼地瞅了阿古拉一眼,随即缓缓说道:“阿古拉和他婆娘是经人介绍后认识再结婚的,以前阿古拉在部队的时候,两人聚少离多,常常几个月见不上一面,也有可能是阿古拉功能不太好使,总之,他婆娘没喂饱。”

    一听巴图这话,阿古拉顿时有点要急眼,破口骂道:“滚犊子!少造谣!”

    “造谣啥?就你那婆娘,当初我就跟你说过,水性杨花,要不得。”巴图一点没避讳地说道:“大概是年初吧,阿古拉去宁x找战友聚会,在宁x那边呆了半个多月,等这小子回来的时候,开门一回家,正好看见一个男人,一个就穿着个裤衩子的男子打开窗户想要溜!”

    “小军,那你想啊,这阿古拉头上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了,那他能答应吗?这种情况,是个正常男人肯定都不答应的!”巴图放下盒饭,绘声绘色地说道:“于是啊,阿古拉当场抄起厨房的菜刀,两手一撑就从窗户口翻了出去,去追那个西门庆!”

    阿古拉瞪眼看着巴图,“啥叫西门庆?合着我就是武大郎是吧?”

    巴图没理会他,继续娓娓说道:“阿古拉这一追,就追出事了,阿古拉翻出窗户刚追了没到五十米,那个西门庆就一头撞在水泥墙棱角上,当场就死了!”

    “这个西门庆一死,他家里人肯定不答应啊,所以,把这事儿就告上了法庭,说是正因为阿古拉追人,才导致他撞死的,扯皮几个月后,阿古拉和老婆也离婚了,还赔了西门庆那边八万多。”

    张军听后一阵无语。

    有时候这世道就是这么一件挺无奈的事儿,就像小偷来你家偷东西,你最好还别追,因为你一追,冷不丁小偷要被车撞了,或者死了,你还得担责任。

    ……另一头,北山某地,易九歌坐在出租车内,手里拿着手机,正与人通话着。

    “325期货?啥玩意?……你也不清楚?怎么这样?我不是跟你说……那你觉得他这次能赚吗?……嗯嗯,行吧,这事儿也不是你我能左右的,能做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你继续在那边好好盯着!……嗯嗯,那就这样,挂了!”

    挂断电话后,易九歌瞅了眼车窗外的人群,沉思片刻,随即又拨通了张军的电话。

    “喂,军哥。”

    接到易九歌电话的时候,张军正和阿古拉还有巴图他们聊天呢,所以,笑着问了一句,“啥事啊?九歌。”

    易九歌皱眉说道:“军哥,你现在还在工地上是吧?”

    “对啊。”

    “你小心点吧。”易九歌沉声说道:“现在都这个时刻了,和以往不一样,已经是拼刺刀的时候了,万一李安护盘失败,最后极有可能狗急了跳墙啊!你小心点,最近一阵子大家都得小心点,尽量别出去瞎蹦跶!”

    电话那头,张军沉默片刻,随即点头,“我明白,一会儿我跟浩文还有百川他们说下,叫他们少出门,低调点。”

    “嗯,那就这样。”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上h某星级酒店内。

    李广民坐在客厅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四五个手机,正内心忐忑地等待着。

    “叮铃铃”

    一部手机的铃声响起,李广民赶忙拿起手机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操盘手小光兴奋地声音,“民哥!民哥!拉!哈哈!这才吃进多久?”

    李广民咧嘴一笑,“吃进!”

    紧跟着没一会,小光兴奋的声音再次传来,“民哥!拉!”

    李广民深吸口气,“吃进!”

    “胡总!啦!蹭蹭蹭的往上涨,拦都拦不住啊!”

    “全部吃进!142开抛!”

    “民哥!你没来交易所会遗憾终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