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445章 上头的李广民
    “你好好想想吧,这么多年的兄弟,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不为难你!”

    李安见后者还是不说话表态,随即站起来,拍了拍李成辉的肩膀,随即大步离开。

    两分钟后,李安上了自己的座驾,坐在车后座上。

    奔驰一边疾驰着,李安双手插兜,闭着眼睛躺在后座上,好一会,才睁开眼睛,随即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

    “喂,安哥!”

    “阿龙,伤好点没?”

    电话那头的傅龙随口说道:“没事儿,一点皮外伤。”

    “让你受苦了。”

    “呵呵,安哥,有事儿你吩咐就行!”

    李安闻声看了眼车窗外,那距离不到一百米的李成辉的家,面无表情地说道:“交给你一个任务,给我盯死李成辉!”

    闻言,电话那头的傅龙一点没犹豫地说道:“没问题,还有其他指示没?”

    “这几天,你就只管盯死李成辉,其他人我也会派人盯着,你记住!李成辉要是约见君豪的人,你务必跟着,盯紧他们的一举一动!”

    “君豪的人?你是说?”

    “呵呵,这帮老东西,吃里扒外,想卖张军股份!你给我盯住了!”

    “那……如果李成辉真的想卖张军股份呢?”

    李安声音冰冷:“你知道怎么做!”

    话音落,李安挂断电话,随即满脸疲惫地闭上眼睛。

    同一时间,李成辉家里。

    李成辉撩起窗帘看了一眼李安远去的车,随即眉头微皱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几秒钟后,电话通了。

    “喂,老齐,现在有空吗?来我家,咱俩下下棋呗。”

    “呵呵,行啊,我说怎么在公司找不到你呢,原来你是跑家里去了啊。”

    “嗯啊,公司太乱了,家里清静。”

    “好,你等我。”

    大约半个小时候,李成辉家里来了个中年。

    中年叫李齐,四十岁出头,他穿着得体的西装,脸盘微圆,发际线偏高,此外,身材有点发福。

    李齐在亿龙和李成辉也是一个性质,也是有一定股份的。

    其实在亿龙高层,主要分三类,第一序列就是李安三兄弟,其次就是这些远亲,再次就是周志情王刀这种。

    李成辉将李齐引到客厅,一边摆弄象棋棋子,扭头冲后者说道:“老齐,最近在公司呆得安逸吗?”

    李齐撇撇嘴,“反正就那样呗,一年拿着那点分红,混吃等死呗。”

    “呵呵。”李成辉一笑,稍稍思考了下后,直言说道:“老齐,最近有人找你吗?”

    李齐闻声一愣,随即眯着眼看着李成辉,“老辉,你什么意思?”

    “呵呵,可别装傻了吧,最近有人在溢价收股份,这已经不是啥秘密了。”

    李齐把玩着手里的棋子,没作声。

    李成辉瞥了他一眼,“这里也没外人,出你的口,入我的耳,你啥想法,随便说说呗。”

    “我能有啥想法,老辉你在公司都没啥言语权的,更别说我了。”

    李齐一边说着,从兜里摸出黄芙蓉王香烟,点着深吸一口,随即目光平静地看着李成辉:“老辉,这么多年弟兄了,你啥态度,我就啥态度。”

    “呵呵,李安这人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心黑着呢,你跟我走,就不怕我给你带阴沟里啊。”

    “呵呵,一码归一码,李安再心黑,他还能诛我九族啊?”李齐讥讽一笑,“这年代,说现实点,谁不是奔着钱看,他李安高举着狼牙棒,也不给胡萝卜,谁跟他玩啊?”

    听到这话,李成辉心里就有数了。

    “呵呵,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下棋!”

    当下,李成辉岔开话题。

    ……同一时间。邵y某酒店落地窗前,李平正拿着手机,满脸愁容地跟儿子打电话。

    “广民!我跟你说!那个什么期货那就是个坑人的玩意!你在那搞了那么多年,挣了多少?里里外外大几百万是搭进去了吧?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少人买那个最后家破人亡!”

    “爸,你看我这些年在h北啊,玩了这么多年,就打了个平手,也没挣啥钱,还老用你的钱,儿子不甘心啊。”电话那头,李广民叹口气,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钱没挣,但我好歹也结识了不少关系,据我那些朋友说啊,这一次是稳赚的,您的钱只要在我这多放个两三天,我保证后面翻番,甚至翻几番!”

    “李广民!你多大的人了,能不能稳当点?这世界上哪有稳赚不赔的买卖啊?”李平闻声瞪着眼珠子,喘着粗气,鸡头白脸地说道:“这期货市场和赌场有啥区别啊?你就没想过,万一这把再输了,你承受得了吗?!!”

    “爸你啥也别说了!风险和收益成正比!但这一把,基本是稳赚的!爸,我现在就要你一句话,你放在我这的钱,我能不能缓个三天再给你?!”

    听到这话,李平一跺脚,两眼通红地吼道:“不行!我不同意!不只是我,还有李安也绝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的!你要在平时,这一千三百万你输了也就输了,爸咬咬牙,也能承受得起!但现在不一样!现在公司正处在危急关头!急需你这笔钱打回来护盘!你也知道李成辉那些股东,不见耗子不撒鹰!他们要没点实实在在的利益,是随时可能叛变的!”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李广民一阵沉默,随即才沉声说道:“爸,正因为这样,我这一把干成了,岂不是能更稳妥的公司问题?”

    “李广民!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一头倔驴呢?”听到李广民的话,李平当场气得浑身发颤,暴跳如雷地吼道:“早知道生得是你这么个玩意,老子当年就应该给射墙上!!”

    李平这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显然李广民已经挂断电话。

    “这不是儿子,是爷爷啊,真的是爷爷啊!”

    李平破口骂了一句,深吸两口气,随即拨通一个电话,“喂,老杨!你赶紧去一趟上h!一定要阻止李广民!千万别让他买那个什么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