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430章 傅龙
    王刀闭嘴了!永远闭嘴了!

    柱子从王刀兜里摸出烟,手掌颤抖地又给自己点上了,随即他抽着烟,从船上找来了一块用来压舵的能有二十多斤重的铁疙瘩,将铁疙瘩绑在王刀身上,随即将王刀推到了河里。

    码头对面的四层楼民房顶楼。

    巴图听不到声音,但能看见情形,他默默的望着。

    m40已经拆分,撞在手提袋里。

    巴图抽着烟,等待着,随即见到柱子他们离开小船,上车后,巴图立马下了民房,骑着放在民房楼梯间的一台早准备好的老款男式28自行车。

    就这样,巴图骑着自行车,远远跟在面包车后边。

    有人肯定奇怪,自行车两个轱辘能和面包车比速度?

    但干掉王刀后,柱子他们已经放松了,毕竟任务算完成了,所以,开的很慢,也没太注意后边有没有人跟着。

    几分钟后,奔驰的面包车车内,柱子拨通李远山的手机。

    “远哥,事儿办完了。”

    “警方有没有人来?”

    “没有,这边挺安静的,周围也没啥居民。”

    “好,后边有没有人跟着。”

    闻言,坐在副驾驶上的柱子侧过头看了眼倒车镜,随即摇头说道:“没人,张军他们的人在之前早就撤了。”

    “那行吧,你来和平宾馆,咱们明天就回去。”

    “好的远哥。”

    挂断电话后,远在十几里之外的和平旅馆内。

    李远山穿着睡衣,关掉电视,随即半坐在床头,扭头冲双人间另一个床上的青年男子说道:“阿龙,事儿办完了,明天咱们就回去。”

    旁边的床上,被李远山叫阿龙的青年男子本命叫傅龙,此人看着二十六七岁,面部棱角分明,小平头,他光着上半身坐在床上,露出一身古铜色,看着相当扎实的肌肉。

    并且,仔细看,还能看到此人上半身有不少疤痕,还有一个枪孔的疤瘌!

    总之这个人,但看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并且还是个有过峥嵘岁月的人。

    “行。”

    傅龙头也没抬的说着,随即将一把仿64放到枕头上,用枕头压着。

    李远山瞥了傅龙一眼,调侃说道:“这玩意你总喜欢放枕头上,不怕走火啊?”

    傅龙淡然说道:“职业习惯,这个习惯还救过我的命,这么多年了,烟戒了几百回了,但这个习惯改不了。”

    李远山有点好奇:“哦?”

    “两年多前,那会我还没在亿龙干的时候,我就在m甸那边干独活。”傅龙挠挠鼻子,也没隐瞒,话语随意地说道:“有一次,我在小旅馆睡觉,大半夜有人敲门,对伙五六个人拎着枪冲了进来。”

    “然后呢?”

    “全被我干了!”

    听到这话,李远山眉毛一挑,但神情中并未有太多惊讶之色。

    傅龙的存在,对李远山这种亿龙顶尖高层来说,不算啥秘密。

    此人以前是雇佣兵,精通十二种枪.械,会开军用直升机和军卡。

    “如果我当时没带枪,不是抢放在枕头下的话,这会,坟头草已经两米高了。”

    “呵呵,有你在,我就没啥好担心的了。”

    李远山一笑,随即也没再多说,关了灯便睡觉了。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柱子等人回到和平旅馆。

    与之同时,巴图的单车也停在旅馆对面的民楼下,黑夜中,他微微眯着眼睛看了眼和平旅馆,随即转身上了旅馆对面的民楼。

    巴图上楼后,就趴在旅馆对面的楼顶,戴着夜视仪,一整晚没合眼,就这么盯着。

    ……当天凌晨三点多左右,李鸿明带着两人赶到富民路58号。

    富民路58号这边挺偏的,听名字像是街区门店啥的,但实际上这边已经是向下了,这边看着人很少,并且,这边的房子都是那种一层两层的没啥装修的红砖毛坯房。

    并且,每一栋房子都是稀稀落落的,间距远近不一。

    要认出这个58号,还挺不容易的,李鸿明他们带着人乘着车转了两个圈,才找到墙体用白漆刷着58号的房子。

    58号小民楼对面不到五十米的马路上,李鸿明皱眉看着民楼,轻声说道:“这tm的,他们熄灯了,这地方,咋回事啊?连条狗叫都没听见。”

    听到这话,驾驶室内,开车的红毛青年斜眼笑道:“这不是废话吗?都快天亮了,狗也要睡觉啊!”

    “滚蛋吧!狗是白天睡觉!你小学二年级没上完,别瞎扯淡!”

    面包车后排座上的一名脸色白白净净,看着像是奶油小生的青年问道:“那明哥,咱今晚还干不干啊?”

    李鸿明想了下,沉吟说道:“先等等吧,等天亮再看看,咱这是来拿东西的,王刀和他朋友也通气了,没必要整的像是强盗似的。”

    “那咱们今晚就在车内对付一晚?”

    李鸿明闻声骂道:“废话,用不用给你找个五星级酒店,开个套房啊?”

    ……时间流逝,第二天上午八点多,和平旅馆内的李远山和柱子,一行十来个人,也就离开了旅馆,分别乘坐两台面包车,踏上了归途。

    上午十点多,李远山的两台面包车就驶出梁h县,往德h方向驶去,进入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野山区。

    与之同时,金刚和斌子等人也开着两台面包车,一路尾随着,保持着两百米左右的间距,远远吊在后边。

    李远山的第二台面包车车内,后排座上,傅龙双手插兜,眯着眼看了眼倒车镜,扭头冲旁边的李远山说道:“山哥,有尾巴。”

    李远山闻声一愣,下意识往倒车镜看了一眼,但啥也没看到,顿时皱眉问道:“阿龙,啥尾巴啊?我怎么没看到,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傅龙舔了舔嘴皮,“后边有一台金杯面包车,挂的虽然是这当地的牌,但最近二十多里路,这台车出现了四次。”

    “照你这么说,后边真的有张军的人?”

    李远山话音刚落。

    “嘎吱!”

    前面的面包车突兀停车,随即面包车车窗降下,开车的青年把头探出窗外,冲后边车里的李远山喊道:“山哥,路障,路被大石头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