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400章 厂公,易九歌
    说着,张军冲宁致远以及周江霖打了个招呼,随即在王荃的搀扶下,两人快步离开了房间。

    几分钟后,房间外的走廊上。

    王荃搀着张军进了电梯,皱眉冲张军说道:“军哥,谢了。”

    “呵呵。”

    张军咧嘴笑了笑,从兜里掏出餐巾纸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轻声冲王荃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卖你?”

    王荃点头,直言说道:“是。”

    张军微微一笑,“你现在能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但往后咱们慢慢处,你要还这么说,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王荃沉默半晌,才抬头看着张军的侧脸,问道:“我以前就感觉你跟柴邵和曾广虎他们有点不一样,今天真见到了,呵呵,你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大哥的样。”

    “呵呵,大哥不是那么好当的,挺累的。”张军沉默片刻后轻声说了一句,随即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我这一刀也就是表明个态度,其实并不管用,周家很快就会查到你那,你在沙湾的那点生意估计要遭殃。”

    王荃一愣,随即笑了:“呵呵,我明白,我本来是光脚的,现在有了点运气能穿个凉拖,他要扯着不放那有啥办法?大不了我鞋子不要了,光着脚来投奔你呗。”

    听到这话,张军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真的假的啊?你来我这,那我是倒履相迎啊。”

    “哈哈。”王荃大笑一声,说道:“开玩笑,开玩笑昂,我是个自在人,不太喜欢看人脸色吃饭,要真来了你这,就算是个二把手,那不还是比你矮半分啊?”

    张军笑道:“呵呵,要不然你来我这位置呗,我正好对佛经比较感兴趣,可以放下包袱去研究研究佛经啥的。”

    王荃有点无语,“呵呵,你真能开玩笑,这么点事儿,你能扯到释迦牟尼,我真的服!”

    ……半个小时后,王荃把张军送到医院后,两人在医院聊了一会,随即王荃告辞。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之前在h市老家探亲的张浩文大清早就赶了回来,随即在医院内见到了张军。

    医院某病房内,张浩文提了一袋子水果放到床头,随即找了个小板凳在床头坐下,冲张军问道:“好点没?”

    张军龇牙笑道:“没多大事儿,修养个十天半月就差不多了。”

    张浩文皱眉说道:“我听致远说过昨晚的情况,你说你,好端端的干啥给自己大腿捅一刀啊?你有自残倾向啊?”

    张军闻声破口骂道:“你大爷!我要有自残倾向,你就是从精神病院刚出来的。”

    “那是为啥?想卖王荃一个人情?”

    张军拿过床头的葡萄,也没洗,一边吃着,沉吟说道:“挣人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周大海一家和李安那边比较近,李安还是周二哥的妹夫呢,呵呵,就算我舔着个脸去贴也没啥用,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点,把界限划清楚点。”

    “呵呵,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简单的。”

    张军岔开话题说道:“但昨晚周云波那事儿,我昨晚特意叫金刚他们把监控发给我看了看,又跟金刚他们聊了很多,我感觉这事儿有点怪怪的。”

    张浩文一愣,问道:“咋就怪怪的了?”

    张军沉吟说道:“昨晚周云波是和一个叫李志章的一块来的,这个李志章是不是真的是个智障呢,我也不好说,但这个人吧,感觉有点不对味,你说他二十多岁的人了,连个话也不会聊吗?昨晚他们和金刚他们吃饭的时候就说了很多不阴不阳的话,这些话我听着像是傻子似的,另外,后来在房间内刘广和周云波打起来的时候,还是这个智障送的刀。”

    听到这话,张浩文泛起了沉思。

    “这是我猜的,但我心下还是倾向于这事儿是有人蓄意安排的,就是想挑起我和周家的矛盾,或者说想挑起我和李安的矛盾,想借着李安的手来灭我。”

    “有人安排的?”张浩文眉毛一挑:“你是说……柴邵?”

    张军点点头,“很有可能是他,另外还有上次,李平的那个啥玩意?叫什么刀的,还说是我给他弄医院去的,我后来问了带队去办事的笔盖他们,他们说没有,那后来那个啥刀的住院了是谁弄的呢?这很明显啊。”

    “照这么说,这个柴邵还真的像是个怨妇似的,对咱们念念不忘啊!”

    “得找个时间先把这人干了,要不然这人老在后边使刀子,让人不痛快。”

    张浩文沉声问道:“那你咋弄啊?这人现在也不知道在哪,有唐宝强给他找地找关系,咱也不好找他。我听说他和王荃以前关系挺近的,要不然你问问王荃?”

    闻言,张军皱眉细细想了想,随即摇头:“不行,王荃这个人,他不说,咱们去问他也未必有用,而且,他的小兄弟刚出了这事儿,咱就去问他,未免有点急功近利了,有点绑架的意味。”

    张浩文翻了翻白眼,“那你啥意思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呵呵,我已经跟九歌说了,他已经在查了,我估计没多久就会有消息。”

    张浩文闻言调侃说道:“行啊,现在你连东厂的弄了,感情易九歌就是东厂厂公呗?”

    “哈哈哈,是的,江湖人称,九千岁,易公公。”

    “呵呵,你真能扯。”张浩文一笑,随即拍拍身上的灰尘,起身说道:“行了,那我先回去了,我还约了我的芊芊公主一块共进午膳的,不能迟到了。”

    说着,张浩文便起身与张军告辞。

    “文哥慢走,文哥y炮成功哈!”

    “滚!”

    ……三天后,张军就出院了,三天后的午后,张军正拄着拐杖在北山工地上查看的时候,易厂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像个鬼似的走到张军后边,伸手在张军后背上拍了下。

    “唰”

    张军像是触电一样,拐杖差点都掉了,等他转身看见是易九歌时,顿时骂道:“你是鬼啊?人吓人吓死人的。”

    易九歌眨眨眼睛,冲张军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