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94章 他太瘦了
    刺客是一名亚裔,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穿着迷彩服,手里的狙击步枪散在楼顶的栏架上,他半躺着靠着栏杆,嘴角溢出白沫,人已经死了。

    戴耳环的青年举着枪快步冲上前,伸手一探此刻的鼻息,随即皱眉喊道:“该死!氰化钾中毒!服毒自杀,人已经死了!”

    几分钟后,亚裔刺客被抬着下了楼。

    ……两天后,张军与田笔盖和李鸿明回到了隆H。

    张军本来是想再多待一阵子的,毕竟和张自强两年没见了,想多玩会叙叙旧啥的,但在磨D特区待了两天后,张军感觉……这地方太乱了。

    内地和这一比,那和天堂差不多。

    最起码在内地不用担心几百米外的狙击手,晚上出门的时候不用太担心抢劫的扒包的,但在磨D特区这边,这种事儿像是常态似的。

    晚上住在酒店里,十一二点了,偶尔还能听见外边街道上有人打架,街头砍架啥的。

    再待下去,张军感觉,被误杀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所以,找了个理由后就与孟云升告辞了。

    ……当然,这是后话,时间回到孟云升被狙击的当天晚上十一点多。

    金丰酒店某套房内。

    套房内,只有张自强与孟云升两人,张自强一边给孟云升换着伤药,皱着眉头冲孟云升说道:“升哥,我早说了,这种事儿最好别干,风险太大了,你说着狙击子D也不长眼睛,玩意偏个几公分,一枪打你脑袋上了,那还玩毛线啊?”

    孟云升额头冒汗,即使有防弹衣,但还是被震伤了,伤的不轻,按理说他这种情况是需要住院修养的,但这几天挺关键的,所以他去医院简单包扎了下,弄了点药后就没在医院呆了。

    他咬牙忍着肩膀的痛,沉声说道:“不行的,家禾逼我逼太紧了,你没看出来吗?这次赌场出这么大事故就是他在背后出的阴招,他这是在逼我啊!也是在试探老头的态度。”

    “那你也不能这么干啊?人家说苦肉计,但你这算是苦肉计吗?你这是拿命在赌啊?稍有差池,啥都没了,更别说和家禾争了。”

    “我不争能行吗?他俩一个妈,我是后妈,他妈啥德行你也知道,而且就家禾那心眼,他要掌权了,能容下我?呵呵!”

    张自强无言以对。

    “我这么干,其实也是逼老头,老头的身体大不如前了,也不知道还能呆几年,他现在虽然有点偏向我,但万一他啥话没留下就走了,我拿个P跟家禾斗啊?”

    张自强给孟云升肩膀擦了点药,随后又绑上纱布,叹口气说道:“升哥,你觉得,你这一把事儿,老头能看不出来吗?要我说啊,他虽然年纪大了,眼睛有点浑浊,但心亮着呢,他心里门清。”

    “他肯定能看出来,但那又怎么样呢?”孟云升光着膀子,点了支烟,目光幽幽地望着窗外天空的繁星:“有时候我真的挺理解他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割哪都不好啊。”

    张自强低头瞥了一眼孟云升的侧脸,沉默片刻后说道:“其实我觉得文哥就挺好,他有点像是我们三国时期的那个曹植,也没啥野心,悠然自得的。”

    孟云升没接腔,吸了口烟,随即皱眉问道:“你一直跟我提的,你那个哥哥我今天跟他见了一面。”

    张自强眨眨眼,龇牙笑道:“你跟军哥见了?怎么样?”

    孟云升思索片刻后说道:“还行,初次见面,感觉这人谈吐做派还可以,也没有因为你的关系跟我提要求啥的。”

    “我就说了,我哥不是那种人。”张自强撇嘴说道:“他压根不是那种市侩人,当初我穷得捡垃圾,还骗了他两百,他也没骂我,反而照顾我,我还记得那年冬天我在汽车站捅死了人,当时黑白的人都在找我,他是顶着很大压力的,换一个人可能早把我交出去顶雷了,但他没有,反而找关系求人把我弄到云N这边。”

    听到这话,孟云升瞪眼骂道:“行了行了,别叽叽歪歪的了,这破事儿都听多少回了?”

    张自强挠挠头,挤眉弄眼地冲他说道:“呵呵,升哥,吃醋了?”

    “滚!”

    不得不说,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要换成是03年张军刚认识他的那个时候,他的性格给人的感觉是有点沉闷自卑孤僻的,但后来半年多慢慢好转,然后到了孟云升这边,现在已经完全不是当初那个样了,变得开朗活泼多了。

    张自强帮孟云升披好衣服后,伸手在他肩膀上按摩敲背,“升哥,求你个事儿呗?”

    “说。”

    “你不是一直感觉跟家禾玩得很吃力,斗不过他吗?你不如……”

    “你是说拉你哥一块?”

    “是啊。”

    孟云升皱了皱眉,随即轻声说道:“再等等吧,等他发育发育,就他现在这体格……太瘦了。”

    ……时间回到两天后,张军还在回隆H的车上的时候就接到了周江霖的电话。

    “喂周哥?”

    电话那头,周江霖笑着说道:“小军啊,听说你这几天去歪果旅游了,怎么样啊?”

    张军愣了一下,随口说道:“哎,外面的世界不太友好,呆得不痛快啊,所以就回来了,现在在车上,我估计晚上的时候就能到邵D。”

    “嗯,那你回来的时候咱好好聊聊啊。”

    “周哥,咱们老朋友了,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啊?有事儿你直说就行。”

    闻言,周江霖沉默一会儿后,才在电话里说道:“那我就直说了,是这样,我有个朋友,他是邵Y的,想来邵D玩玩。”

    张军一愣,“玩就玩呗?周哥你不也是邵D人吗?”

    “不是,你听我说完。”周江霖轻声说道:“我这个朋友也是体制内的,他跟邵Y市里的二哥同姓,都姓周,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而且,唉……他这个人吧,喜欢玩点特殊的,有瘾,他这次带着朋友来邵D,要找我玩,一块吸,那我能干吗?所以我就推了,想找你帮我招待下,你看能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