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90章 约见李远山
    张军舔了舔嘴皮,冷冷看着李平,没接腔。

    “别以为你靠上宁家就很牛比了!天外有天!老老实实开你的小酒店就得了!我们的事儿你要再掺和!下次就不是这么跟你说话了!”

    李平挑眉说了一句后,带着两人转身离开。

    待李平离开后,易九歌快步上前,连忙搀住了张军,“军哥,你没事吧?”

    “没事儿!一点擦伤!”

    张军咬牙说了一句,随即脱下衬衣,用牙齿撕裂衬衣,简单的在自己的两个大腿伤处包扎了下。

    易九歌皱眉说道:“这个李平,我也没想到他是这种选手,已经是这个层次了,居然还和小混混一样,居然上门来堵人!”

    “也是我大意了,身边没带人,而且没隐藏行踪。”

    “军哥,那你准备怎么弄?”

    “就按咱们之前说的办!我Tm吓大的啊?”张军沉声说了一句,停顿了下后又皱眉说道:“还有一个问题,他说什么小刀的,这人是谁啊?关咱们啥事儿?这事儿有嗲怪,你查查。”

    易九歌低头想了下,拿起旁边柜子里的碘酒递给张军,随即轻声说道:“不用想,要我猜,十有八九是柴邵找人办的。”

    “柴邵?”张军一愣,随即说道:“以这老小子的性格,还真的很可能!这小子以前帮曾广虎的时候,就鬼鬼祟祟的,现在也不知道躲在啥鸟地方。”

    “嗯,我想想办法,查查他。”

    “嗯。”张军应了一声,“这边事儿你和浩文商量办,我过几天得去一趟老,见见自强。”

    “张自强?是你在h市认识的那个少年吗?”

    张军一愣,有点惊讶易九歌怎么知道这事儿,因为之前张军并没有跟他提过。

    “很奇怪吗?”易九歌微笑说道:“就以前你在h市的那点事儿,也不需要你自己说,这阵子我和笔盖他们聊聊天就知道了。”

    “行吧,那你去忙吧,我这点伤没多大事儿,我再睡会,这几天都没睡好。”

    ……同一时间,隆h县恒丰酒店内。

    柴邵拿着在落地窗前,正在跟人打电话:“没死?抢救过来了?……行行我知道,……不用,你千万别瞎干,补刀有点画蛇添足了,再说,李平也不是傻子,他回头想下就明白了,嗯……那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后,柴邵坐在沙上,给自己点了支烟,沉思许久后,才喃喃说道:“火还不够旺啊……”

    ……当天上午十点多,易九歌来到亿龙在北山的临时驻地,他到了亿龙驻地附近后,并没有立马进去找李远山,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能看见工地内大致情况的饭店,随后一个人呆在饭店内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当易九歌看见李平带着两人从驻地内出来的时候,这才整理了下衣衫,一个人大步往工地内走去。

    工地就那么大,易九歌走到正门的时候,刚出正门准备上车的李平自然也见到了易九歌。

    李平的黑色a4轿车旁边,跟着李平的一名青年皱眉说道:“这不是之前在旅馆见到的和张军一块的那个年轻人吗?他去工棚找远总?给远总送录像?”

    李平脸色阴沉的望着易九歌的背影,有心想要拦住他,但眼下场合又不太合适。

    李平沉默片刻,说道:“我们就在这等那小子出来。”

    “行!”

    两个青年闻声点头,随即就在车旁,靠着车引擎盖等待起来。

    同一时间,易九歌在工棚内见到了李远山。

    工棚内,李远山遣散了几个工人后,才关上门,冲易九歌说道:“没记错的话,你是叫易九歌是吧?那天在你们工棚内,我见过你。”

    易九歌伸手与李远山握了下,随即笑道:“是啊,李总,你这个时候见我,不能算通敌吧?”

    “呵呵,说什么话呢。”李远山一笑,一边泡着功夫茶,头也没抬地冲易九歌说道:“让我猜猜昂,你这个时候来见我,是因为我儿子的事儿吧?”

    易九歌闻声没一点意外,因为他很清楚,既然李平连夜赶到北山,那很显然是李平觉得追回录像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提前跟李远山聊了聊,打了预防针。

    易九歌稍稍沉默后,点头说道:“录像现在就在我手里,李总想看看吗?”

    李远山随口说道:“那就看看吧!”

    易九歌点点头,随后给李远山播放了一遍那个删减版的车祸视频,并且在播放的途中,易九歌双眼一直盯着李远山,他现李远山居然没一丝意外之色,脸上的表情始终很平静。

    虽然脸色很平静,但易九歌却敏锐的注意到,李远山双手却有些颤抖了。

    好一会儿,李远山深吸口气,右手略显颤抖地去拿茶几上的烟。

    “呵呵,李总我帮你点吧,你年纪大了,我看你手脚一直抖啊抖的。”

    易九歌轻声说了句,随即帮李远山点了支烟。

    李远山深吸口烟,面无表情地看着易九歌,“你给我看这个没啥用,因为这个结果我早就有预料了,另外,你给我看这个啥意图啊?你觉得就因为这个,就能离间我们三兄弟吗?呵呵。”

    听到这话,易九歌眉头轻皱,没吭声。

    “我那儿子啥货色我很清楚,他有这个结局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李远山沉吟说道:“你回去吧,我就不多留你喝茶了。”

    听到这话,易九歌一笑,把最后一小杯茶喝完后也就起身,往门口走去。

    快到工棚门口的时候,易九歌忽的转头,目光平静地看着李远山:“李总,说句不该说的话,就你儿子的这个事儿,就算你不在意,李安兄弟也会上心,您看似姓李,但在亿龙其实就是个编外啊。”

    听到这话,李远山顿时脸色阴沉,怒气上涌,他抓起茶几上的下瓷碗,直接一把摔倒易九歌脚下:“滚!既然不该说你还说啥?我亿龙的事儿啥时候轮得到你插嘴?”

    “呵呵。”

    易九歌并不动怒,微微一笑后,脚步轻快地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