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67章 合作
    大约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景钱就从西房出来,关好门,随后提着用塑料袋包好的三捆钱,将钱挂在自己的自行车把手上,跟着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回家后,景钱没敢吵醒儿子,衣服也没脱的,就搬了把椅子,在院内点了蚊香,把椅子搬到院内,对付着睡到了天亮。

    ……早上七点多,景毅就起床了。

    景毅一直是个乖孩子,可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他从小就挺听话的,没什么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瞎混,成绩还好,一直是班里甚至年级的前一二名。

    除了偶尔被同学讥讽说成是书呆子,有点木讷内向之外,这孩子的思维一向是超出同龄人的。

    景毅从街上买了点馒头油条,喝着父亲买的纯牛奶,坐在院门口的台阶上,扭头冲被惊醒的景钱说道:“爸,昨晚你啥时候回来的啊?怎么在这睡呢?”

    景钱揉了揉眼睛,笑着说道:“昨晚回来的晚了,怕吵醒你。”

    “爸,你也别太累着自己了,不要老去加班了,伤身体。”景毅将一份油条递给父亲,一边说道:“我都想好了,等我去了大学,我就可以勤工俭学,到时候一边上学,一边干点兼职啥的,也不用花太多钱啦。”

    景钱咧嘴一笑,嘴里嚼着满馒头,目光看着儿子,含糊不清地说道:“毅伢子,在学习上和生活上,你就没让我操心过,对你上大学的事儿我不担心,我现在就想你去学校里给我拐个儿媳妇回来。”

    景毅一愣:“爸,我才多大咧?我今年才十九岁好吗?”

    “十九岁咋了蛮?”景钱闻声瞪眼说道:“你看隔壁老刘的娃,小学的时候跟你同班吧?他现在儿子都两岁多了。”

    “那能一样吗?刘铮十六岁刚初中毕业就进了厂,谈女朋友了,他现在是结婚了,但你没看见啊,他整天忙忙碌碌的操心奶粉钱尿不湿钱,一块钱扳成两份花,在城南的水泥厂干活,整天灰不溜秋的,累得像是狗一样,整个人还不到二十岁,但看着像是三十岁的样,那样子有啥好的。”

    “但是男人总归是要成家啊,有个家,家里有个女人,这才完整。”景钱沉声说道:“再说了,都农村的娃,十几岁结婚的遍地都是,我跟你说,我跟你妈那时候也是十八岁就扯结婚证了,你奶奶那会十五岁就嫁人了……”

    景毅闻声撇撇嘴,“爸,不是我说你,你那都什么年代的思想啊?早都落伍了,现在国家提倡晚婚晚育优生优育,我这年纪,还早着呢,我都想好了,最起码也要等二十七八岁才找,那时候我应该有了一点点的物质基础……”

    “什么狗屁晚婚晚育!”景钱忽的破口大骂,脸色有点涨红了,瞪眼看着儿子喝道:“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现在女娃少,是稀罕货啊!你就好好听话,听我的,争取过年的时候带个媳妇回来,爸给你挣点彩礼钱!”

    “爸,我——”

    “就这样!小时候爸一直没要求过你什么,但这件事儿你必须听我的!”

    景毅脸色有点难看,从小到大,父亲几乎没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他说话,一时间,这孩子也不敢犟嘴。

    “爸,我去柳伢子家里借点书,快开学了,我今年早点过去,后天就走!”

    景毅语气略显生硬地搁下一句后,扭头就离开了院子。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景钱骑着那辆老旧的单车,来到了桑八的院子。

    景钱的家和桑八的院子其实相隔也就不到三公里,但这一次,是景钱五年来第一次来桑八家。

    当景钱把单车开到院门外的时候,院内,桑八正坐在椅子上,旁边地上放着点酒镊子啥的,正准备给自己的伤腿换纱布呢。

    “找谁啊?”

    桑八扭头看着院门外的景钱,一时间竟没想起来是谁。

    景钱把自行车停好,站在院门口问了一句:“老八,有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吗?”

    “老钱?”

    桑八揉了揉肿胀的眼睛,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后,随即一瘸一拐的上前,赶忙开了门。

    “呵呵,还记得我啊,这几年你可是活在当初我们那摊老朋友的传说里,我还以为你家这院门不好迈呢!”

    “靠!说啥话呢!”桑八笑骂了一句,连忙搬来一张椅子,说道:“咱那会是啥交情啊?我老婆啥生日我能忘记,那我还能忘了你吗?”

    “呵呵。”

    两人在院内落座后,桑八随手拿起井盖上的黄芙烟,给景钱发了一支,“老钱,来找我不只是叙旧吧?”

    景钱点点头:“是。”

    “那你就直说啊,你知道我啥性格,要别人来了,我能和他瞎BB聊一天,但你来了,你有事儿你说话就行!”

    “嗯,那我就直说了昂!”景钱贪婪地吸了口烟,随即从裤兜里摸出一沓五十块的钱,直接摆在两人面前的井盖上,说道:“这钱,你帮我看看。”

    桑八闻声拿起钱,用手翻了翻,随后又用鼻子闻了闻,跟着,就眯起了眼睛。

    半晌后,桑八才拿着钱,抬头看着景钱,问道:“老钱,你啥意思啊?拿假钱给我看?”

    “这是假钱,但比起你的假钱,两者的成色如何?”

    听到这话,桑八顿时眉头就拧了起来:“老钱,咱朋友归朋友,玩笑还是别乱开啊!什么我的假钱?这玩意瞎说可是要蹲大牢的!”

    景钱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目光与桑八对视:“老钱,你别藏了,我那天都看见了,一捆一捆的钱,你那可比我多多了!”

    闻言,桑八脸上的笑意全然不见,只面无表情地盯着景钱。

    “老八,我今天来找你,就证明了我的态度,再说了,我啥人这么多年了你应该清楚,我啥时候在谁人的背后多嘴过一句坏话?”

    桑八脸色稍缓,沉声问道:“那你啥意思啊?”

    “你先说和你的货相比如何吧!”

    桑八低头想了下,如实说道:“成色上差不多。”

    景钱点点头,“我想跟你合作!这钱之所以成色差,是因为搞不到那种特殊的纸,如果你能把那种纸弄到,我敢保证,这成色要上升不止两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