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63章 跪下唱征服
    “唰”

    院子内的桑八和刘顶峰一看见冲进来的陈百川和田笔盖以及童虎等人,顿时就惊呆了。

    “呼啦”

    桑八立马起身,连忙往屋内跑去,想进屋去拿枪!

    “嘭!”

    田笔盖冲过去,一个飞脚就把刘顶峰踹翻在地,随即一刀背就拍在后者脸颊上,后者当时就被打得嘴里吐血,脑袋“咣”的一下砸在水泥地板上。

    “弄假钱坑我!你还有理了是不?”

    童虎冲过去,一把揪住了刘顶峰的衣领,把他给提了起来,跟着猛地提膝,一个电炮过去,刘顶峰身子当场弓成虾米形,身子微微蜷缩着,脸形有些扭曲,表情痛苦。

    “你但凡认个错道个歉,也没多大的事儿啊?就这么霸蛮?”

    刘顶峰被好几个人摁住,眼眶泛红,也不吭声。

    “唰”

    “嘭!”

    陈百川冲过去,一脚踩在院内的水井石磨台上,随即整个人像是个小超人似的,往前一扑,飞出去两米多,刚好跳到桑八身前,紧跟着扬起手里的开山刀,一刀就撩在后者胳膊上。

    “噗”

    桑八惨叫一声,胳膊鲜血狂飙。

    “呼啦啦”

    易九歌等其他几个人冲过来,随后没到一分钟,桑八和刘顶峰两人就被彻底制服,全被摁在院内。

    “你刚叫谁唱征服来着?我都听见了!”

    田笔盖动作粗暴地揪住桑八的后脑勺头发,随即猛地往院内红砖墙上磕了两下,瞪眼看着他吼道。

    “我……我就说着玩的!”

    看见田笔盖他们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桑八顿时气势弱了很多的回了一句。

    “说着玩的?”田笔盖一脚踹在桑八膝盖上,强行摁住后者,想让他跪下,一边喝道:“那我今天也跟你玩玩!你现在给我跪下唱征服!我就放你离开!否则我就卸你两条腿!”

    桑八哪愿意跪,这一跪,以后就完了,谁还买自己的账啊?

    所以他极力站直着,歪着脖子看着田笔盖,眼睛通红地吼道:“小崽子!非得这么玩是吗?有本事你让我打个电话!”

    “啪!”

    田笔盖一个大耳刮子就抽在桑八脸上,随即又冲过去一脚踹在他小腹上,瞪眼喝道:“打你奶奶个腿的电话!你有那个资格跟我们摆场面吗?还在这bbb,今天你必须跪下!”

    一遍说着,田笔盖一咬牙,猛地一扬手,用开山刀刀钝的一侧猛地劈在桑八小腿上!

    “啊——”

    桑八惨叫一声,抱着右脚下意识的跳了一下,随即倒在地上,身子蜷缩着,抱着右小腿,也没能再站得起来。

    田笔盖这一刀是钝刀,虽然不至于砍断他一条腿,但这一刀下去,骨头肯定是断了,最少得拄拐几个月。

    “呼啦”

    童虎等人见状也冲过去,拳头脚踢啥的,不到二十秒后,桑八已经被折腾得没了人形,满身都是血迹。

    易九歌倒是没怎么动手,他见田笔盖下手有点没轻重,还准备再打桑八,怕一下没掌握好把人打死了,所以,易九歌伸手拉了田笔盖一下,随即用脚尖勾了勾扑倒在地上的桑八的下巴。

    “你是四十岁的人了吧?为难你也没意思。”易九歌蹲下身,用手托着桑八的下巴,使得后者抬起头,随即眼睛瞪着桑八,说道:“我对这钱比较感兴趣,这得有三四十万的现金吧?从哪来的?”

    桑八吐了口带血的痰,闻声把脑袋扭到一边,不看易九歌,也不接腔。

    易九歌拍了拍他的脸蛋:“还不说是吧?非得我用点手段,你知道疼了才说话是这样吗?”

    旁边的陈百川蹲下身,皱眉看着易九歌问道:“九歌,我就没明白?你管他这钱从哪来的干啥?管我们啥事儿啊?把他整一顿就得了!”

    “呵呵,没这么简单的。”易九歌咧嘴一笑:“他敢这么卖假钱,光天化日就在自家院子里这么搞,这后面没人支着他,我是不信的,所以,我比较好奇!”

    众人见易九歌这么说,也只能由着他。

    “还不说?”

    易九歌抬眼看了眼地上的桑八,轻声问了一句,见后者还是没反应后,随即从腰间取下一个带掏耳勺的剪指甲刀,跟着他慢吞吞地攥着掏耳勺在水泥地上磨了磨,磨尖了后,直接用尖锐的掏耳勺抵在桑八大腿上。

    微微一用力,掏耳勺就刺破了桑八的大腿皮肤,刺进肉里。

    桑八倒吸口凉气,额头冒汗,一声不吭。

    “充硬汉是吧?”易九歌轻笑说道:“我砍你一刀,这痛太短,但我用这玩意,慢慢刺进你的肌肉,这种疼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

    桑八咬牙说道:“江湖规矩!你们打我一顿我都认了,但这个真不能说!”

    “呵呵,你还挺讲道义?”易九歌往嘴里丢了一个口香糖,手攥着掏耳勺抵着桑八大腿继续往里面缓缓推进,一边笑着说道:“在古代啊,有很多种刑,什么车裂啊绞.刑啊凌迟啊,但现在文明多了,而且我们也不能私设公堂是吧?”

    桑八眼神略带惊惧地看着易九歌,抿着嘴巴不说话。

    “我想问你个问题,我就用这个掏耳勺,慢慢的,从你这大腿上撕下来一块半个巴掌大的皮,再往伤口撒点盐,你说,这算几级伤残啊?到不了十级吧?”

    “呵呵,再不然呢,我把你绑在这,去旁边超市里弄点糖撒你伤口上,这大热天的,蚂蚁也多,你想试试被几千只蚂蚁咬的滋味吗?”

    桑八额头冒汗,天本来就热,他看这个易九歌年纪不大,但似乎有点变t,说这话像是聊家常似的。

    桑八犹豫一会,后背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沉默片刻后,才抬头看着易九歌,声音颤抖地说道:“我说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上家是刀哥,刀哥是他的外号,他本名叫啥我也不知道,他这个人挺谨慎的,我就和他见了两回。”

    “这个刀哥有啥特征,他跟谁玩的?他平时都在什么地方?”

    “刀哥左手只有四根指头,没有小拇指,人高高瘦瘦的,看着挺狠的。”桑八回忆着说道:“跟谁的……我真不知道,也不敢问,平时嘛,我们在邵y交易,两次都在双青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