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61章 线索
    “嗡嗡”

    童虎粗暴地一脚油门下去,面包车马达声音咆哮着,带起一地尘土,飞快窜了出去。

    “你别跑!小崽子!有种你别跑!”

    店老板喘着粗气还在后头追着,两眼泛红,气势汹汹,像是要杀人似的。

    店老板老刘之所以这么刚猛,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搞这种假钞不是一两回了,他有渠道收货,每个月收个几万的假钞散伙,再择机选择一些生脸散出去。

    这么一干,时间长了,那不只是童虎他们找上门来,还有其它吃亏的人也找上门来,基本上一个月这里就要闹上那么一次。

    老刘心知,要不狠点,那镇不住人,所以,他整个人相当的霸蛮!

    “别追了别追了!”

    对面商铺老板,武大郎身材的老朱追了上来,拉着老刘轻声劝道:“这两小子都不是善茬,算了吧!反正咱也没吃亏!”

    老刘闻声一瞪眼:“什么善茬不善茬的?老子店被砸了!反正这事儿没完,我还得找他!”

    “老刘这次你真别蛮干!”商铺老板老朱沉吟片刻,劝道:“这两人中,那个瘦点的我见过,北山月亮湾那边你知道不?这小子就是那边一个工地上管事的!要不然我刚才不直接上了啊?就怕到时候整出麻烦。”

    “工地管事的又咋了?我还怕他?”

    “你别犟!”老朱想了下,沉吟说道:“他能管工地上那么大一个活儿,能没点关系吗?再说了,都在北山这边,咱这离月亮湾也就六七里路,这次他吃了亏,肯定会回来,你听我的,先把店关两天,实在要舍不得生意的话,我帮你看着都行!你出去躲几天。”

    “就他这样的,叫人来了,老子照样菜刀砍飞他!”

    老朱闻声无奈地说道:“行吧行吧都知道你猛的很!这样,桑老八不是在县城吗?正好你去他那看看,顺便再拿点货!”

    听到这话,老刘也就借驴下坡了,他梗着脖子说道:“那行!我去看看我八哥!店里你帮我看着昂!跟你说,老子真不怂他们,现在也就是年纪大了点,要搁在十年前,就这两b,我一个能干三个!”

    “行行行你牛!你是咱们省里的散打冠军,行了吧?好了,快点去吧!”

    ……另一头,面包车上,童虎一边开车往月亮湾跑,同时拨通了陈百川的电话:“喂,川哥!快叫点人来茶山这边!我和笔盖被人砍了!”

    “咋回事啊?”

    “哎别提了,我前面去买烟的时候收了六百块钱的假钱,气不过,回头就去找店老板理论,没想到一言不合直接拿菜刀,而且周围一些人也帮他!我和笔盖干不过,现在就跑出来了。”

    “就你俩事多!等着吧!”

    电话那头,陈百川瞪着眼珠子说了一句后,挂断电话。

    陈百川旁边的工棚门口,正捧着一份快餐吃着的易九歌闻声问了一句:“咋回事啊?”

    “田笔盖和老虎两人被打了,好像是因为收到假钱的事儿!”

    “假钱?有意思啊,我也去看看!”

    自从和易苏苏分手后,陈百川就没那么围聚易九歌了,所以他闻言皱眉看着后者:“你一个坐办公室玩电脑的,这事儿你去干啥?”

    “看不起拿笔杆子的啊?”

    “不是,而是——”

    “别婆婆妈妈的了,就这么定了,你叫人,赶紧的,咱们一块过去看看。”

    ……十几分钟后,陈百川和易九歌两人带了两面包车人,赶到茶山地区,与童虎田笔盖汇合后,到批发店门口一看,店门口的瓦铄玻璃渣还在,但店门已经关了!

    “嘭!”

    童虎一拳头砸在卷闸门上,破口骂道:“居然关门跑路了?!”

    田笔盖捂着简单包扎了下的臀部,挑眉说道:“我还以为他要刚到底呢!这么快就溜了?”

    众人正说着,对面的马路上突然走来一个穿着蓝色汗衫,肩头扛着锄头,脚下踩着一双沾满了泥的解放鞋,一副农民打扮的中年,中年走到陈百川等人跟前,沉声问道:“哥几个是因为刘顶峰弄假钱被坑了,才找上门的吧?”

    众人闻言转过身,看着中年农民,陈百川皱眉看着他问道:“你是?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附近干农活的!”农民中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泛黄的牙,随即他放下锄头,从兜里掏出用盐袋包着的旱烟,黏了点口水,一边卷着旱烟,说道:“但是我知道,这个刘顶峰啊,平时就是弄这些假钱坑了很多人,基本上月月有像你们这样上门来闹事的,而且年前的时候我在他这买了几瓶酒,还给了我两张十块的假钱,这人就是混蛋!挣的净是些昧良心的钱!”

    “这么说,他手里的假钱还不少啊?他哪来的?你们就没人报警吗?!”

    “那可不,我估计他每个月要弄出去一两万的假钱!”中年坐在出头柄上,抽了口旱烟,沉声说道:“报警也没用啊?像这种事儿,一次也就百八十块钱,了不起多的一次几百块钱!而且他坑的大多是外村的外地的,又没有证据,这事儿,出了这个门,谁能扯得清啊?所以很多人也就觉得反正钱不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算了!而且他这个人霸蛮是出了名的,你去找他,弄不好他还找几个人削你一顿!”

    陈百川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也对!”

    听到老汉说的这番话,旁边的易九歌顿时眯起了眼睛,他沉默片刻后,笑着问道:“叔,他这会关门了,你晓得他去哪里吗?或者说他在这边有什么亲戚?”

    中年闻言低头想了下,随即说道:“他去哪了我可不晓得,但要说亲戚吧,上个月好像听人说起过,说他在隆h县城有俩亲戚,在那边还有个叫桑八的朋友,听说他这个朋友在那边整得还有模有样的,不太好惹!”

    “这么说,这个刘顶峰去县城的可能性很大啊?”

    “很有可能!”

    “行了,谢谢你啊叔!”

    “呵呵,客气了。”中年咧嘴一笑:“你们要能办他一顿,我们周边的村民放鞭炮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