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59章 坑!
    盛夏时分的中午格外炎热,太阳炙烤着大地,午后两点的这个时候,要赤着脚在马路上走,一双脚都能给烤半熟了!

    从隆h北山镇到隔壁镇上的一条乡道上!

    “嘎吱!”

    一台面包车停滞在马路边上的批发部前,随即车门拉开,跟着,带着个草帽,脚踩凉拖,身穿白色短裤加白色跨栏背心的童虎与一名平头青年弯腰下了车。

    童虎下了车,拧开一瓶矿泉水瓶盖就灌了一口,冲旁边的平头青年说道:“这天气,要在路边支个锅,不用火都能煎鸡蛋了!”

    “虎哥!”旁边的平头青年擦了擦汗,撇嘴说道:“赶紧干活吧虎哥!再呆一会,别说煎鸡蛋了,你我的两个蛋都熟了!”

    “陈进!你可真能扯卵犊子!”

    童虎闻声撇嘴骂了一句,随即与平头青年陈进两人快步进了批发部。

    童虎进了批发部,扭头冲屋里头问了一句:“老板,软白多少钱一包?”

    批发部老板正吹着风扇在看电视,闻声头也没抬地说道:“四块五。”

    “拿一条呢?”

    “42!”

    “别的都只卖40啊?”

    “那你去别地买呗,没看我这是批发啊?”

    “那拿一箱呢?”

    “一箱?一个标准箱可有250条呢?”老板闻声一愣,因为即使是批发,一箱一箱拿货的也不多,“你这是准备把后十年的存粮全买齐了啊?”

    童虎摇摇头说道:“没有,给工地上的工人抽呢!大热天的干活都辛苦。”

    老板笑了,“那就一万吧,凑个整,刚好。”

    童虎低头想了想,点点头,伸手指了指路边的面包车,“嗯,行!给我拿一箱软白,再拿二十箱矿泉水,随便啥牌子都行,给我搬车上。”

    “行!烟一万,龙夫山泉一箱40,总共就是一万零八百,给你抹两百,就一万零六百吧!”

    一旁的陈进皱了下眉头说道:“就一万块得了!多整齐!”

    老板闻声连忙摇头,“那不行的,小伙子,我这压根没赚几个钱,总共也就赚不到一百块钱!”

    童虎稍稍犹豫后,点点头:“那行吧,就10600,你等下昂!”

    混江湖的,十个人里边不说全部,但起码有七八个是对钱财不那么看中的,尤其是小钱,这其中大致有三个原因。

    一是平时尿一个壶的朋友聚一块,时间久了,今天你请客,明儿他请客,到处瞎玩,花钱也没啥概念,二是干这行的,有时候能搞到一些快钱,所谓钱来的轻松,花得也轻松,第三就是面子了,混这行的,大多把面子看得很重。

    比方说,假如和朋友一块去超市买烟,自己兜里就不到一百块钱,那他可能会买包精白沙甚至黄芙,但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兴许就会多考虑下了。

    “你等下昂,我给你拿钱。”

    童虎说着,就回到面包车副驾驶上,从副驾驶上拿下来一个手包,随即从手包里拿了两沓还没拆封的印子钱。

    一沓一万,另一沓里抽了六张就是一万零六百。

    “你点点!”

    童虎随手将钱递给老板。

    “别见怪哈,我得验验。”

    老板笑着说了一句,拿着钱,才刚转身往店里跑了没两步,又跑了回来,将那六百块钱搁到童虎手里:“伙计,这六百能不能换下?”

    童虎闻声一愣:“啥意思啊?这崭新的钞票,刚从银行取的!”

    “不是。”老板笑着解释说道:“我这人有点迷信,你看这六张的一排排字昂……dk2844……这两个4连在一块多不吉利啊!”

    一旁的陈进闻声破口骂道:“不就俩4吗?给你俩8字的就能发财了啊?”

    老板赔笑着说道:“没办法,做生意,有时候还得信点这个。”

    “真事多!”童虎瞪眼说了一句,随即接过钱,又从兜里掏了六百块钱递过去。

    “得嘞,发财哈哈!”

    老板笑着接过钱,将钱搁店内印钞机上验了一遍后,这才招呼了俩店里的小伙子,帮忙搬烟和矿泉水。

    ……十几分钟后,烟和矿泉水搬进车,随即童虎二人开车离去。

    像钱这玩意,放兜里一般也没几个人会拿放大镜去看,所以当时童虎和陈进两人都没在意,将货送到工地后,直到当天傍晚,童虎田笔盖两人与几个工人一块在旁边的饭店吃完饭,随即童虎去结账的时候,才听见老板说钱有问题。

    饭店内。

    饭店内,童虎歪着脑袋看着饭店老板:“啥意思啊?钱有问题?我上午去银行取的你说有问题?”

    “虎哥,是真有问题!”饭店老板神情有点尴尬地看着童虎说道:“你说你们就在旁边的工地上,一个星期来我们这吃好几次饭,我能骗你吗?你看这钱——”

    饭店老板说着,就身子靠近童虎,指了指手里的一张百元大钞冲童虎说道:“这钱明显是假的,虽然看着一个模样,但摸着就很光滑,你信不信,我都不用拿验钞机验,我敢肯定,绝对是假钱!”

    童虎还有点不信,闻言,拿过钱仔细摸了下,好好感受了下。

    片刻后,童虎才发现,这钱似乎真的是假钱,摸上去没有那种凹凸感,另外用鼻子闻闻,还没那种“钱味儿”。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田笔盖见状一愣,随即漫步走来,目光看着童虎,调侃说道:“咋了我的虎哥?昨晚又去了大保健,今天连买单的钱都出不起了?”

    童虎闻言瞪了田笔盖一眼,“你少扯淡!我可能被人坑了!”

    “啥意思啊?”

    童虎没接腔,而是把昨晚收到的另外四张一百块的钱也交给饭店老板:“老黄,麻烦你一下,帮我把这六百块钱拿去验验!”

    饭店老板稍稍犹豫后,点头就答应了。

    没到三分钟,饭店老板就拿着钱回来了,摇头说道:“全是假钱!”

    听到这话,童虎顿时就气得脖子涨红:“坑人敢坑到老子头上了?”

    田笔盖好奇地问道:“到底咋回事啊?”

    “昨天我不是和陈进去批发部买了烟和矿泉水嘛?批发店老板太黑心了!居然坑我,给我整了六百块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