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56章 李安上门
    “嘎吱!”

    奔驰商务停滞,穿着一袭黑色西装的李安带着三人大步进了酒店。

    “先生住宿还是?”

    酒店内,一名服务生看见李安等人进来,顿时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快步上前,微微弓着腰问了一句。

    “找人!”

    李安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带着四人大步就往楼上走。

    “哎!先生!先生你找谁啊?”

    服务生一看这情况不太对劲,一边问着,大步走过去,就想去拉李安。

    “呼啦”

    与之同时,酒店大堂内的四五个保安一看情况有点不对劲,也蜂拥着围拢过来。

    保安群众,为首的一名身材壮实,留着小平头的保安瞪眼看着李安,伸手拦了后者一眼,随即沉声说道:“先生,住宿请先登记,找人也请登记!”

    “唰”

    李安面无表情地瞥了领头的保安一眼,身子略微停顿了下,随即也没理会保安,扶着旋转梯,大步就往楼上走。

    同一时间,跟在李安身边的一名三十来岁黑西装青年冷眼看了要挡路的众多保安一眼,随即探手入怀,下一秒,径直从怀里掏出黑漆漆的仿64,直接抵在一名保安头上。

    黑西装青年冷漠盯着保安:“还用登记吗?!”

    众保安见状一愣,随即集体沉默,额头冒汗。

    十几秒后,李安等人上楼,而保安见状则是拨通了张浩文的手机。

    大约三分钟后,闻知李安前来的宁致远与张浩文等人已经停手,众人拽着死狗一样的李明杰来到套房门口,见到了上楼了的李安。

    李安低头瞥了躺在走廊门口,浑身是血,面部浮肿看着相当狼狈凄惨的儿子李明杰,紧跟着李安脸色铁青,随后快步上前,伸手就揪住了张浩文的衣领。

    “呼啦啦”

    跟随李安来的三名青年见状,也冲上去,一瞬间,李安揪住张浩文的衣服,同时,张浩文脑袋上被顶了三支枪!

    旁边的宁致远像是没事人一样,从套房内搬了把椅子,口中嚼着口香糖,翘着二郎腿与宁芊芊在一旁看着。

    而就在李安四人揪住张浩文的同时,一直跟随着上来的近十几个保安也快步冲过来,一瞬间就把李安四人围在中间。

    “呵呵。”张浩文眼皮都没眨,也没看脑门上的三支枪,他咧嘴一笑,动作轻柔地推开李安的手,随即冷笑着盯着后者:“枪都亮出来了,打算试我胆量啊,还是要崩我啊?”

    “我张浩文不是吓大的!要崩我的话就开枪吧!”张浩文面无表情地盯着李安,伸手指着自己太阳穴,眼睛微红地冲李安喝道:“朝这打!我张浩文要眨下眼,我就是孙子!”

    一名拿枪抵着张浩文的青年闻声,一咬牙就准备扣动扳机。

    “唰”

    李安抬手拉了青年一下,随即目光掠过张浩文,看着宁致远:“宁少爷,打也打了,也教育了,人能不能领走?”

    宁致远嚼着口香糖,随口说道:“这你问我干啥?你得问当地G安啊!已经报警了,相信警C很快就会来!”

    听到这话,李安一张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李安沉默半晌,才脸色难看地冲宁致远说道:“非得这样吗?就不能私了了?”

    “还私了呢!你枪都亮出来了!”宁致远撇撇嘴,冷笑着说道:“跟我玩社会啊?这枪是亮了,你敢让它响吗?!”

    李安皱着眉头,没吭声。

    “李会长最近日子可能过得太顺了!”宁致远冷冷一笑,随即起身,拉着妹妹宁芊芊,分开人群就往外边走,“让公家的人来审吧,我先走了!”

    李安皱眉望着宁致远的背影,神情犹豫着,没说话。

    “最后提醒你一下,把枪收了!太扎眼!”

    宁致远头也没回地说了句,拉着妹妹漫步下了楼。

    十来分钟后,警C赶到酒店,而早一步知道消息的李安给了身边三名青年一个眼神,随即他们纷纷把枪藏了起来。

    随后李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警C铐走。

    半个小时后,李安等人离开君豪酒店,随后李安脱下西装,只穿了西裤和白衬衣,给一个关系打了个电话后,再一个人搭车去了仙搓桥镇。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安在仙搓桥见到了宁芊芊的妈妈。

    李安和宁芊芊的妈聊了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第二天的时候,李明杰就被放了。

    在坊间,关于李明杰被放这事儿又很多个流传版本,有人说是亿龙集团势力太大了,连宁家也面临很大的压力,所以才放了李明杰。

    但这种说法是最不靠谱的,哪怕是田里种田的耕夫都知道富不与官争,李安或许很有钱,但要说能用钱压死宁家,那明显有点扯淡。

    另一种说法是,宁芊芊的妈看李安前来负荆请罪了,态度良好,而且女儿也没遭什么罪,所以就没追究。

    还有一种比较靠谱的说法是,李安赔了不菲的钱,同时又找了关系说情,这才让儿子免去牢狱之灾。

    总之,从这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也能看出来,宁中和家族在H省内确实是树大根深,极有能量。

    七天后,夏日炎炎,张军从H市回来后,休息了一天,随后在第二天中午,拉着易九歌准备去隆H县办一个手续。

    午后,驶往隆H的国道上,黑色皇冠车内,一名青年开车,张军和易九歌则是坐在后排座上。

    张军扫视易九歌一眼,轻声问道:“九歌,听说你最近在查几个人,神神秘秘的,有进展吗?”

    “呵呵,不急。”易九歌咧嘴一笑,“一个秦宝山和李安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亿龙已经集团化了,这么大一个地产集团,你想扳倒它,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也不是整死一两个人就能齐活的事儿。”

    听到这话,张军眉头微微一皱,没多说什么。

    易九歌目光看着张军,沉吟说道:“军哥,提前打个预防针哈,如果有一天,当公司内很多人都反对我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给我点信心!”

    张军看他那神神叨叨的样子,实在忍不住问道:“TM的,你是神婆啊?到底想干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