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20章 阎王与小鬼
    “呵呵,话是这么说,但也得分情况。”张军咧嘴一笑,“阎王易请,小鬼难缠啊,对亿龙来说,孟平是小鬼,对李远山来说,今天来的几个年轻人也是小鬼,这种小鬼是最难缠的,他后面有阎王支着,也不怕你,你今天赶走了他,他明天还来,后天还来,我能在这住三天,但我也没法在这住三月啊?再说了,你这住房也不便宜哈,住久了,我还有点担心付不起房费的。”

    赵胜闻言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明白张军是话里有话。

    张军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行了,赵哥你也别多想,我就在街道斜对面,不到三百米的禾丰旅馆住着,要有事儿,你直接打个电话,我马上过来。”

    “也只能这样了。”

    赵胜心有不甘,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答应。

    而就像张军说的,小鬼难缠,第二天上午下午五点左右,柱子齐山这五个小鬼开着一辆面包车,又来了。

    赵胜儿子要上学,老婆陪读,所以,他经常是一个人呆在这边,当时他正准备去菜市场买点菜弄晚饭,见到柱子他们的面包车开了过来时,赵胜顿时转身,拧着眉毛就给张军打了个简短的电话。

    “呵呵,要出门啊?”

    齐山冷笑一声,带着人迈步就挡在赵胜跟前。

    “你让让,我去市场买点菜。”

    “买啥菜啊?这么大个老板,下个馆子不行啊?”齐山像是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儿似的,伸手指了指对面的一家小餐馆,“走啊,去那边吃饭吧?”

    赵胜撇嘴冷笑硕大:“呵呵,亿龙的员工就那么寒酸啊?吃顿饭都掏不起钱啊?”

    齐山抠了抠鼻子,歪着脑袋盯着他:“是呗,我就是吃不起饭了,你请不请吧?”

    “还没吃晚饭的吧?来来,我请你吃。”

    张军带着童虎斌子等五六个人不知什么时候赶了过来,张军脸上挂着笑容地说了一句,随手拍了下齐山的肩膀。

    齐山一愣,扭头喝问道:“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呵呵!”

    张军冷笑一声,二话没说,冲上去,一手揪住齐山的衣领,右手抡拳,一记直勾拳猛地一拳头就打在齐山的小腹处!

    “嘭!”

    被张军提着衣领,而且张军劲道也大,齐山被一拳头打得脸都有点扭曲了,额头冒汗,身子弓着。

    “唰唰”

    柱子等其他四人见状,迈步就往张军冲过去来。

    “干什么?干什么?”

    “一边蹲着!”

    “呼啦啦”

    斌子和童虎等人涌上来,揪头发抓胳膊,两边人互相拉扯推搡起来。

    张军没理会柱子等人,左手一把揪住齐山的长头发,微微一用力,就把他脸半提了起来,“李远山在邵Y也是一号人物,怎么下面有你这种没轻没重的小崽子?”

    齐山仰着头,吸了口鼻涕,涨红了脸瞪着张军说道:“你TM谁啊?知道我跟远哥玩的还敢动我?”

    “呵呵,李安来了,我照样弄他!你排行老几啊?”张军冷冷说了一句,随后揪着齐山的头发,猛地往旁边的卷闸门上猛磕两下。

    “咣咣”

    齐山被磕得脑袋七晕八素,眼睛冒金星。

    张军扭头冲童虎他们说道:“好好收拾一顿!”

    话音落,张军也就放开了齐山。

    “呼啦啦”

    斌子和童虎闻言,五六个人冲上去,拳脚.交加,就与柱子他们干在一起。

    柱子还挺狠的,被斌子干了两拳之后,整个人眼睛就红了,他低头一扫,瞧见地上有一块红砖,随即俯身捡起砖头,趁着斌子正和其他人干的时候,冲上去,一板砖就砸斌子后颈部位。

    斌子被砸得身子往前冲两步,整个人差点扑倒,旁边的童虎赶忙伸手拉了他一下,随即一个大飞脚踹过去,一脚踹在柱子的腰上。

    “呼啦”

    顿时张军这边两个人冲过去,一左一右,就把柱子压在身下。

    柱子这边除了柱子本人外,其余几个人都是些软脚虾,而斌子虽然楞了点,但也算身经百战,街头战斗经验丰富,所以,在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柱子五人根本打不过。

    大约四五分钟后,柱子这边五个人个个身上挂着伤,鼻青脸肿的,衣服也被扯得破破烂烂的,看着挺凄惨的。

    张军折身从屋内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门槛上,目光望了柱子他们一眼,伸手指着他们喝道:“生意归生意,别整社会那一套!我叫张军,回头你们告诉李远山!这一块地,我张军也看中了,有想法,你叫他来找我!”

    “走!”

    齐山擦了擦鼻血,目光阴冷地盯着赵胜,看了好一会儿后,随即转身。

    其他几人一看齐山走了,纷纷把目光看向柱子。

    柱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军,沉默片刻后,随后一句话没说,掉头就走。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天就快黑了,北山某个乡间小道上。

    齐山脸色阴狠地念叨着:“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张军,肯定是赵胜那孙子叫的!”

    旁边一个短头发青年问道:“山哥!怎么办,咱们回去搞张军吗?”

    “搞张军干毛!张军就是个打手,问题还在赵胜身上!要干就干正主子!”

    齐山此刻还不知道张军的情况,他以为张军只是赵胜请来的打手保膘之类的,所以,把心里的那股子怨气全撒在赵胜身上。

    柱子皱眉看着齐山,犹豫片刻后说道:“齐山,咱还是给远哥说下吧。”

    看面相,柱子长得就带着一股子狠劲,但其实这人除了手狠之外,性格是反而是偏向于谨慎的。

    “说个屁!”齐山闻声甩了下长发,瞪着微红的眼珠子盯着柱子:“在邵阳,咱们多久没被人干过了?你能咽下这口气?还找远哥?我是拉不下那个脸!”

    “那你打算咋弄啊?”

    齐山狠声说道:“必须给赵胜一点教训!这就是个贱胚子!不见血,他是不知道疼的!”

    “齐山,你别瞎搞啊?”听到这话,柱子顿时拧着眉毛说道:“远哥是叫咱们收地皮,可没让咱们闹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