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19章 齐山登门【感谢周泽礼哥们六连解封】
    李远山闻言扭头看了齐山一眼:“注意点哈,上头现在很多人盯着这边呢,别闹出太大动静。”

    齐山毫不犹豫地应道:“明白!远哥,你就等着吧,七天之内,我要拿不下来,你拿我脑袋当球踢就是!”

    ……第二天下午,北山,赵胜家。

    张军等一伙人十几个,在赵胜家住个一两天还行,但这么多人要把人家这地方当成长期免费住宿点,那肯定不合适,所以,张军上午就搬走了,在北山找了个旅馆住下。

    下午三点多,赵胜正在家给一个退房的租客结算登记呢,柱子和齐山领着三个人,一行五个人乘坐一辆出租车就赶了过来。

    赵胜昨天还见过柱子和齐山等人,所以看见他们来了,当时笑了一下,招呼了一声:“哎,几位哥们等哈昂,你们随便坐,我这还要忙一会。”

    听到这话,柱子脸色平淡地拉开一张椅子在卷闸门门口坐下。

    而前刘海染着一撮小白毛的齐山明显就是那种拿着菜刀砍电线的角,而且此人素质极低,他一听赵胜说随便坐,当时一点没客气的翘着二郎腿就坐在门口的一张红木椅子上。

    “噗!”

    冬天还没完呢,可能是天气冷的缘故,齐山感觉有点感冒了,鼻子不通,他捏着鼻子哈了一口鼻涕,是那种浓黄浓黄的浓鼻涕,一口鼻涕哈出去,齐山右手甩了甩,居然粘在手上没甩出去,随后他又使劲甩了一下,只见一条浓黄的鼻涕飞出去三米多远,直接飞到赵胜的裤管上。

    随后齐山也没当回事,大大咧咧的伸手在椅子上随便擦了擦。

    当时屋内还有一个正在办退房手续的租客,租客低头就看见那浓黄的鼻涕,顿时就感觉肚子一阵翻江倒海,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赵胜当时就皱了下眉头,但来者是客,也没说话。

    大约几分钟后,赵胜给租客办完退房手续后,特意去洗手间洗了下裤管,随后才整理了下衣衫,脸色不太好看的回到屋内。

    赵胜感觉这几人都不是主事人,像是那种办跑腿活儿的马仔,而且还素质低下,所以,连倒茶都免了,直接拉开一张椅子坐下说道:“几位,昨天才来了,今天就来了,挺急的啊!”

    柱子右手摩挲着下巴,抬眼说道:“是啊,挺急的,但我们也是诚心实意的想买地……”

    柱子话没说完,赵胜就摆摆手,打断说道:“这事儿是大事啊,你看,我老婆今天也没在家,还有我哥我老弟他们,这事儿还需要和他们商量下,要不然,回头他们要知道,我就这么随便把地卖了,估计能拿菜刀砍死我!”

    闻言,旁边的齐山顿时就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就这么点事儿,还要找七大姑八大姨商量啊?用不用去祖宗坟前烧点纸,问问老祖宗啊?”

    赵胜闻声一愣,紧跟着脸色就难看下来,扭头看着齐山喝问道:“你什么意思?怎么说话呢?”

    “我怎么说话?”

    “嘭!”

    齐山伸手一脚就踢翻了面前的一个垃圾桶,冷着脸冲赵胜喝问道:“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咋心里没点B数呢?红头文件都下来了,你还赖在这,咋了?要做最牛钉子户啊?”

    “钉子户也是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儿啊?G家也没说要判钉子户死刑啊?”

    “呵呵,死刑!”齐山闻声就从椅子上跳起来,冲上前,抡起一个拳头就砸在赵胜脑门上:“G家不给判,我给你判!”

    “嘭!”

    赵胜当场被砸得有点懵了,身子一个趔趄,跟着鼻子就窜血,鼻梁上眼睛部位都肿了。

    赵胜摸了摸鼻血,阴着脸扫视屋内五个二十多岁的精干小伙,整个人一瞬间心静了下来。

    他知道,昨天亿龙送来一个胡萝卜,自己没吃,这会要上大棒了。

    “我告诉你昂!”齐山棱着眼珠子,伸手指着赵胜的鼻子喝道:“得了点好处就收了,回去好好干你的包租公去!别TM给脸不要脸。”

    说着,齐山低头就往地上吐了口痰,随即与柱子带人离开了。

    再等一个多小时,张军带着金刚和斌子童虎等一行七八个人赶到。

    张军本来是不想再来的,因为最近一两天,北山月亮湾这边明显来了一些外地人,随便打听下就知道了,这些都是外地的地产商,这其中也有邵Y的亿龙地产。

    张军深知,这些人和孟平不一样,同样的手段能用来干孟平,但对亿龙并不合适。

    所以,张军感觉这事儿有点棘手,他本不想再管了,但奈何,周江霖的电话打过来,面子上过不去,就只好来了。

    张军带着人一进屋,扭头扫视屋内一眼,随即冲坐在椅子上、正在给自己脸上擦疗伤药的赵胜说道:“赵哥,人呢?”

    赵胜撇撇嘴,说道:“这都一个多小时了,早走了。”

    言下对张军来得晚了,不无怨气。

    张军拉开椅子坐下,问道:“对伙什么人?亿龙的是吧?”

    “对,昨天是李远山来了,今天来的是李远山下边的几个喽啰。”赵胜坐在椅子上,一边就着镜子擦拭伤口,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帮畜生!看着穿西装戴领带,其实都是些流氓!太没有王法了!”

    张军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也没搭腔。

    赵胜给张军倒了一杯茶,目光看着张军,搓了搓手掌,说道:“小军,你得帮帮我啊,我知道你在邵D那边的名头,有你在,他们肯定不敢乱来。”

    “有周哥的关系,我肯定尽量帮忙。”张军掐灭烟头,目光看着他,沉吟说道:“但我听说,唐宝强也来北山了,有一点可能你不知道,在这之前,我和唐宝强还有邵Y的亿龙就闹得很僵。”

    赵胜扭头反问道:“你怕他们吗?”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张军喝了口茶,轻声问道:“赵哥,问你个问题昂,你觉得前阵子的孟平和昨天的李远山,谁更棘手呢?”

    “那当然是李远山啊!这还用说吗?一个亿龙地产员工上千人,每年给市政F上的税都比孟平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