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303章 一个月之内!
    唐宝强脸色铁青,目光阴骘地望着张军一行人远去的背影,没再吱声。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张军一伙人才刚到君豪酒店,警c就找上了,随后当场铐走了田笔盖和李鸿明,以及四五个跟着一块去苏河酒吧的青年。

    君豪大酒店顶层套房内。

    闻讯从隆h赶回来的张浩文坐在真皮椅子上,喝了口茶水,皱眉冲张军说道:“军,你这次有点冲动了哈,苏河酒吧,市中心呢,那么多人看着,这么整有点鲁莽啊。”

    “鲁莽也已经干了!”张军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唐宝强也太刺毛了,上次内m三道沟的事儿还没找他呢!还敢跳!”

    张浩文斜躺在椅子上,左手摩挲着下巴,轻声问道:“小笔盖和李鸿明他们不能有事儿吧?”

    “应该没事。”张军想了下,沉吟说道:“曾广虎一倒,因为那些资料的缘故,他原先的那些关系咱们基本全接手过来了,这次的事儿也没死人,不算多大的事儿。”

    张浩文闻声未雨绸缪地说了一句:“话是这么说,毕竟是在市中心啊,还是小心点。”

    张军点头应了一声,当时也没太放在心上。

    然而,让张军没想到的是,直到三天以后,田笔盖和李鸿明他们居然还没出来。

    这就有点让张军意外的了,因为情况下,没人举报咬口供的话,田笔盖他们也就是个治安拘,也就一到十五天,通常两三天就出来了,而这次都三天了,人还没出来,也没收到什么信,这难免让张军有点意外。

    君豪酒店某套房内,张军站在落地窗前,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随即拨通了老李的电话。

    “喂,李局,你好啊。”

    最近一两个月,张军张浩文他们和老李也吃过几次饭,也都熟悉了,所以,老李接到电话后,虽然没看来电提醒,但也听出了张军的声音:“什么李局?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这么叫,我是副,你老这么叫让有心人听见了不好。”

    张军闻声龇牙一笑,“去副不是早晚的嘛,都是局!”

    老李闻声沉默了一会,随即才叹口气说道:“公开场合别这么叫昂!打我电话啥事儿啊?”

    “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进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都好几天了还没出来,他们的性格也不像是惹事的人啊,所以,我想摆脱李局你问问,行吗?”

    “一个叫田牛宇一个叫李鸿明还有一个刘海是吧?”

    “李局您知道啊!”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电话那头老李沉默少顷,随即声音低沉地说道:“张军,你这不是小事啊,你还不知道吧?有人一口咬定砍人的就是田牛宇和李鸿明,当时你也在场,要不是我说话了,连你也要传到局里来。”

    “有这么严重?”

    “没人咬口供就没多大事儿,但要有人咬死是田牛宇他们砍的人,这就是个刑事案件,现场有那么多人在场,口供不松,你这俩朋友就得转刑拘,这点没得跑。”

    “这样啊,李局,谢谢你了昂!”

    张军一边剔着牙,皱眉说了一句后,挂断电话。

    “这个唐宝强看来还真想拉足马力跟我碰一下了!”

    张军站在酒店落地窗前,自语着说了一句后,低头给金刚拨了一个电话后,想了下,又托人问到了唐宝强的手机号,随后一个电话打到唐宝强手机上。

    十几秒后,手机通了。

    “喂,哪位啊?”

    张军点了支烟,深吸一口后,沉声说道:“唐宝强,是你咬的口供是吧?”

    “张军啊?张总啊?呵呵,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太懂!”

    “跟我装糊涂是吧?”张军冷笑一声,随即瞪着眼珠子冲电话里说道:“唐宝强!曾广虎还在的时候,你和他绑一块也没能拿我怎么样!现在他都进去了,你有啥底气跟我玩啊?你说你还算个p啊?”

    “呵呵!”

    唐宝强闻声冷笑一声。

    “唐宝强!你给我听好喽!”张军右手紧紧攥着手机,声音铿锵地说道:“今天日落之前,田笔盖和李鸿明他们要还没出来!我要你的宝庆在一个月内关门!我把话撂在这,信不信你掂量着办!”

    说着,张军也没等唐宝强回话,直接挂断电话。

    而直到当天晚上八点,田笔盖和李鸿明他们依旧没出来。

    同样是在当天晚上,一台白色尼桑面包从邵d城里出发,径直开到了简佳龙镇的一栋三层红砖居民楼前。

    “咣咣!”

    面包车停滞在居民楼门口十几米处的路边,随即车门打开,金刚带着四个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壮汉,每人手里拎着一把五连发下了车。

    居民楼内,灯火通明,跟着唐宝强玩的,当晚也跟着唐宝强一块去了苏河的青年胡海正在家里和老婆孩子以及爹妈吃着晚餐。

    胡海三十岁出头,体格中等,脸型略胖,他和老婆结婚三年了,儿子两岁多,此外,老爹老妈健在,这些年跟着唐宝强也算挣了点钱,家庭也和睦。

    居民楼堂屋内,一家人吃着晚餐,围着电视剧看着电视,其乐融融。

    “咚咚”

    敲门声响起。

    胡海的老婆刘翠珍皱着黛眉喊了一声,“谁啊?”

    “我去开。”

    胡海一愣,放下碗筷,迈步就走到门边,也没多想的开了门。

    门一开,只见金刚带着四个人,笑吟吟的进了堂屋。

    金刚背着手,笑了笑,瞥了围坐在桌前吃饭的胡海一家人一眼,“呵呵,正吃着饭呢,四菜一汤,呵呵,还挺丰盛的哈!”

    “你们是谁啊?来我们家干什么?”

    说话的是胡海他爸胡万山,胡万山今年六十多岁了,但眼力还挺好,他见金刚五个腰大膀圆的年轻人进来,本能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挑眉喝问了一句。

    胡海一看金刚带着几个人都找上家门了,当时就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他想了想,皱着眉毛,神情略显哀求地冲金刚说道:“有什么事儿,等我吃完饭再说,行吗?”

    “呵呵,行!”金刚稍稍犹豫,就答应下来,随后领着几个人退出房间,还顺带关上了门:“海哥,慢慢吃昂,我在外边等你谈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