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95章 酒话,醉话
    此次开业,宴席初步估计都整了有五六十桌,按一桌八个人算,这至少也有四百多个人了。

    所以,这么多宾客,要张军和张浩文两个人应付的话,那是很忙碌的,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张军端着酒杯来到这一桌后,说了两句客气话,象征性地举了举杯,便准备前去下一桌。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因为几十桌,要真的每一桌喝两杯的话,那必须喝到胃出血还没得完,事实上,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情况大家都能理解,所以,桌上的众江湖人士笑着与张军碰了个杯后,也没说什么。

    但唐华强就不是这种人,也不知道他是喝多酒还是本身就有点认死理还是咋的,他端着酒杯喝了一大口白酒后,见张军居然就嘴巴碰了下杯子连酒都没喝,他当时就不乐意了。

    “哎,张总。”唐华强满嘴酒气的拉着要走的张军,说道:“我们这每人喝了一大口,你这这一口酒没沾系不系有点不够意思啊。”

    张军闻声愣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唐华强,嘴角笑了一下后说道:“唐老板,今天实在是喝多了,有点不胜酒力了,等改天,改天你来君豪,我俩喝个痛快,可好?”

    “改天个傻,你龟儿现在是大老板每天那么忙,就今天吧,老刚叫我来,那我肯定得和你喝痛快了。”

    唐华强挺没素质的半边屁股挨着桌面,醉醺醺地说着,随即眼神发木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随后摇摇晃晃地举起杯子瞪着张军。

    张军皱着眉毛看着唐学文,沉默片刻后说道:“那行,唐老板看得起我张军,那我再陪你喝一杯昂。”

    唐华强咧嘴一笑,“呵呵,你喝!”

    同样坐在这桌的齐峥坤起身说道:“军哥,我来吧,我替你喝。”

    “这不合规矩。”张军轻声说了一句,随即推开齐峥坤的手,没一点耍赖的给自己满了一杯白酒,随即环视桌山众人一眼,目光定格在唐华强身上,再举着杯子,一口喝完。

    差不多二两白,一口闷完,喝得太急了,张军只感觉喉咙像是要起火了似的,还呛了一下,眼泪都呛出来了。

    “这才差不多嘛。”唐华强脖子通红的说了一句,见张军喝完后,他也喝了一杯,随即他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打了个酒嗝,端着酒杯看着张军说道:“张军老弟,按理说你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但你比我儿子强,有出息,虽然你现在也不算什么大老板,但这一杯我敬你,祝你酒店生意红红火火。”

    唐华强这话一出口,张军脸上的笑意就没了。

    而同在一桌上的人都有点懵了。

    这叫啥子话啊?什么叫你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什么叫现在也不算什么大老板!

    虽然是实话,但实话不能这么说啊。

    坐在唐华强旁边的一个中年周刚当时就拉了后者一下:“老唐,你喝醉了。”

    “醉啥醉,我白酒一斤半的量,这才多少啊?”唐华强甩开中年周刚的手,随后一脸酒气地瞪着泛红的眼睛看着张军:“来,张军,咱们再喝两杯。”

    张军皱眉盯着他,声音渐冷地回了一句:“唐老板,我真的喝不少了,不能再喝了。”

    “咋了?看不起我唐宝强啊?”

    张军脸色不太好看,没吭声。

    “咣!”

    唐华强把酒杯搁在桌上,满嘴酒气地冲张军说道:“军老弟,我这个人性子直,说实话你现在有点膨胀了啊,我拿了两万随礼,就想和你喝两杯都喝不上啊?”

    旁边的齐峥坤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站起来冷眼看着唐华强说道:“不是,唐老板,我怎么看你有点不分场合啊,军哥今天这么忙,哪有时间跟你拼酒啊?”

    唐华强闻声扒拉一下齐峥坤的脑袋,随口说道:“你一边去,你就一个弟弟,跟我对不上话。”

    “呵呵。”张军闻声一笑,随即面无表情地盯着唐华强:“唐华强,你挺牛的啊?是我张军差你那两万随礼了吗?”

    见到这种状况,不单是这桌的人了,其他桌的人也感觉出来这桌气氛有点不对劲了,不少人也是认识唐华强的,当下纷纷过来劝说。

    “华强,算了,今天军是主,咱是客,别计较。”

    “是啊华强,你不是要喝酒吗?我陪你喝。”

    旁边的周刚也拽着唐华强的一条胳膊说道:“华强,我看你是真的喝醉了,还醉得不轻啊。”

    但凡喝酒的人,都是醉了说没醉,而且还听不得别人的劝,这会儿吧,要旁边没人劝,没人拉他,指不定他就不说啥了,但旁边来了一些熟人拉他,他反而又来劲了。

    “噗”

    唐华强往自己杯子里吐了口痰,随即梗着脑袋直愣愣看着张军说道:“军老弟,我告诉你昂,你开酒店我老弟也整宾馆,我老弟在隆h整了半辈子了,你啊,才起步呢,别飘。”

    张军懒得跟这种酒疯子多说啥了,闻声阴着脸,沉默片刻后,冲齐峥坤说道:“道长,叫酒保过来,礼钱退了,给他人扔出去。”

    “哎!”

    齐峥坤应了一声,也早都看唐华强不顺眼了,当即叫来七八个酒保,随即几个腰大膀圆的酒保强行架着唐华强,就准备拖着他扔出酒店。

    “小齐,算了吧,别这么干,这么整大家脸上不好看啊。”

    “是啊小齐,唐华强也是有实力的,是唐宝强他哥,咱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旁边一些人打圆场。

    齐峥坤全都没理会。冷着脸吩咐众酒保把唐华强给撵出了酒店。

    被推出酒店大门口,被外边的冷风一吹,唐华强也清醒了几分,但此刻脸都丢到姥姥家了,捡都捡不起来。

    所以,唐华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后,红着脖子冲里面吼道:“踏马的,张军!你等着,你等着昂!咱们走着瞧!”

    唐华强站在酒店前撂下两句狠话后,从兜里摸出手机,一边往停车场方向走,一边拨通了老弟的电话:“喂,宝强,你在哪呢?在宝庆吗?行!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