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91章 走投无路的巨匪团!
    两天后,邵d通往外市外省的主要交通要道依然有盘查,还有越来越紧的趋势,并且,城内已经有了张三浪等人的模拟画像。

    毕竟张三浪他们曾经以昌顺修理厂为据点,生活了大半年的时间,这么长时间,见过他们脸的人很多。

    而模拟画像一贴出来,张三浪等人在城内已经是寸步难行,已经是不敢露头了,更别说出城了。

    邵d金华酒店对面的一个家常菜饭馆内。

    包房内,周江霖一边吃着菜,抬头冲张军说道:“小军啊,酒店装修得怎么样了?”

    “来的时候你不是看见了吗?”张军喝了口酒,轻声说道:“正在翻新,还加盖了两层,预计年底能搞完,但要开业,最少得到明年了。”

    周江霖一笑,“呵呵,我都听说了,明年正月十五开业对不?”

    张军一愣,随即笑了:“周哥,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嗯,开业整热闹点,我也去给你捧场。”周江霖小酌一口,随即擦了擦嘴角的酒渍说道:“酒店的新名字想好了吗?”

    “早就弄好了,就叫君豪!”

    “好名字啊。”周江霖笑了笑,随即看了眼窗外,那停业了的,正在装修的金华一眼,沉吟说道:“金华本身就有咖啡厅、游泳室、会客厅这些,你这重新装修一下,按理说,四星级的门槛是有了的。”

    张军一听这话,顿时眨了眨眼睛,随即连忙给周江霖斟了一杯酒,笑道:“可不呗,周哥您看啊,我是有一颗潜心求佛的心,但无佛可拜啊哈哈。”

    周江霖笑呵呵地点了一句:“改天我给你介绍几个市旅y局的朋友,到时候你自己把握机会哈。”

    ……另一头,靠近县郊区的一处平民区里。

    这一带多是那种老式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建筑,房子高矮不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菜市场棚户区啥的,总之环境挺复杂的。

    其内的某个小黑旅馆的房间内,张三浪形容憔悴地坐在床上,他头发乱糟糟的,啃着有点快馊了的面包,看着黑白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新闻。

    “经过我县民j奋勇办案,警民通力合作,特大抢劫案要犯一人,一人当场击毙,对其余案犯正在紧密抓捕中……”

    房间里的厕所门都没有,小五正在里头拉屎,闻声瞧了一眼电视,撅着屁股冲张三浪说道:“哥,别看这些了,这几天这种新闻我看多了,跟你说,我刚买东西回来的时候,路上墙壁上的画像都贴出来了,你赶紧想想招啊。”

    “想个屁!”张三浪两口把面包啃完,又拧开瓶盖,咕咚灌了一大口矿泉水,说道:“老武和老六都折了,现在这状况,出去就是个死,没熟人接应,走不出去的。”

    “那你说咋整啊?天天这么缩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我现在出门连放个屁都要小心翼翼的你知道不,就怕引起警c的注意。”

    “你放屁还能崩到警c啊?你也是牛!”

    “浪哥,啥时候了,别开玩笑了,想想办法啊,我都还没结婚呢,还是个雏!”

    张三浪点了支烟,深吸一口,望着黑白电视机,沉吟说道:“眼下,除非有人帮忙接应,把咱们送出去,否则还真不好走,只能熬,能熬个几个月不被抓就稳妥了。”

    小五闻声撇撇嘴:“你这不等于白说吗?谁会愿意帮咱们啊?帮了不就是共犯了吗?再说了,咱们以前的那些邻居啊啥的,也没那么大能耐吧?”

    小五嘴上是这么说,心底下却突然冒出一个人选,他想了想,刚想跟张三浪说的时候,房门突然咚咚咚的响了。

    “唰”

    张三浪瞬间惊醒,下意识的就拿起了放在床头的仿64,随即冲小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把枪别在后腰上,脚步很轻的来到门边。

    张三浪一手攥住门把手,贴着门问了一句:“谁啊?”

    门口的人沉默一会,随即听见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天王盖地虎!”

    听到这个声音和这句话,张三浪微微一愣,随后又把整张脸都贴在木门上,透过木门的缝隙,仔细地往外边看了好一会,随即才打开门。

    门开。

    屋外站着的赫然是张佳雄以及另外仅剩的三个一块干事儿的兄弟。

    “你们怎么来了?”

    张佳雄咧嘴一笑,快速关上房门,随即看了一眼屋内的小五一眼后说道:“我在外边的时候看见小五去买东西了,我认识小五,所以就大概估计出来你们是在这边了。”

    “所以你们就上来一户一户敲门?佳雄,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呵呵,没事儿,我们化妆过的,也注意看了,肯定没跟踪。”张佳雄摆摆手,环视屋内的情况一眼,随即调侃着说道:“呵呵,浪哥,你们这小日子还不错啊,还有面包和方便面吃。”

    “可别扯了吧。”张三浪摆摆手,瞪着眼睛看着张佳雄说道:“你确定没跟踪,没有引起警c的注意?”

    张佳雄神情笃定地说道:“肯定没有!”

    “唰!”

    张三浪直接面无表情地来到房间侧边的阳台上,撩起半角的窗帘,往下边看了一眼。

    只见下边依旧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看起来一副市井小院的景象,只不过,张三浪却敏锐注意到,在下边一栋楼门口停了一辆挺新的白色面包车,还有两辆摩托车,摩托车上各坐着一名青年,这两青年各自坐在摩托车上,偶尔抬眼看一眼路人。

    “唰”

    张三浪往下边看了不到两秒后,直接回到房间,随即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头也没回地冲屋内人说道:“撤了撤了!警方百分百已经锁定了这一片区域!再不走,不出半天,咱们全得成为瓮中之鳖!”

    张佳雄一愣,神情有些疑惑地走到阳台边上,想拉开窗帘看看。

    “别拉窗帘!”张三浪瞪着眼珠子低吼一句,随即目光看着张佳雄喝道:“我张三浪一生纵横两h十几年,我这鼻子比缉毒犬还灵光!我说警c来了就一定来了!跟我走!别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