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82章 好好管教!
    邓嘉远和张春生两人闻声犹豫了下,随后还是上前一步,拦在萧绾绾身前。

    “邓嘉远!张春生,你们要拦我是吗?”

    萧绾绾咬着红唇,柳眉倒竖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邓张两人。

    邓嘉远闻言沉默片刻,随即挤出一丝笑容看着萧绾绾,“绾绾,峰哥也是为你好,你别让我难做。”

    萧绾绾望着张军已经消失在楼梯处的背影,她咬着银牙,倏地螓首一转,看着萧峰:“爸,咱家缺钱吗?”

    听到这话,萧峰一愣。

    “不缺钱是吧?既不缺钱为啥不能让我自己选择幸福?”萧绾绾攥着粉拳,冲萧峰呼喊道:“到底是你嫁人还是我嫁人啊?”

    听到这种近乎忤逆的话,萧峰鼻子都给气歪了,他嘴角肌肉都在抽搐着,老半天没说话。

    而旁边的李明杰听到萧绾绾这么说话时,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他低头想了一会,随即拿着手机转身又进了洗手间。

    一直冷眼看着的李安望着萧峰,揶揄着说道:“萧总,您这场生日宴,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萧峰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见笑了。”

    “萧总,真不是我说你啊,总所周知,张军是你的门徒对吧?”李安语气不无讥讽地说道:“但你看看,张军刚才说的什么话啊,这是在将你军啊!”

    旁边的马钢忍不住插话说道:“李会长,你可能误会了,小军不是峰哥门徒,他去年就离开大和了,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朋友的关系。”

    李安冷冷一笑,不置可否:“萧总,不是我说啊,这个张军你真应该好好管管,年纪轻轻就这么大脾气,不好好管教下,以后要出大事儿。”

    听到这话,本来准备回包房的萧峰倏地身子一顿,摸了摸后脑勺,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安:“李会长,照你意思说,我该怎么管教啊?”

    李安闻言一愣,他看了看萧峰的脸色,也能听出来萧峰语气不对味,当下摸了摸鼻子,识趣的没再接话。

    ……另一头,张军在与穆泽辉等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田笔盖和李鸿明,三人离开了碧海潮生大酒店。

    酒店楼下。

    “军哥,咱们现在去哪?”田笔盖跟在张军身侧,瞥了张军一眼说道:“真就这么回去啊?”

    “不然呢?留在这过年啊?”

    李鸿明神情稍显犹豫地望了张军一眼,沉默片刻后冲张军说道:“军哥,我觉得你刚才太鲁莽了,嫂子其实心是向着你这边的,这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只要争取一下,还是很有机会的。”

    “就是啊。”田笔盖也撇撇嘴,说道:“军哥,你应该学学百川那货,脸皮得再厚点,就这么说吧,你和嫂子努力点,等明年弄个小张军回H市,那峰哥还真能不认你啊?我就不信了,这鸭子都煮熟了,他不看大军的面也得看小军的面啊??”

    闻言,张军顿时烦躁地骂道:“滚,你俩给我滚!”

    “哈哈。”

    田笔盖和李鸿明闻声一笑。

    时隔一年再回到H市,这座熟悉的城市已经有那么一点点的陌生了,城市中央的大道扩宽了些,两旁也多了一些新的大厦,傍晚时分,街头的霓虹灯璀璨闪耀。

    张军三人出了酒店后,聊了一会,随即就准备去火车站买当晚的车票,连夜回到邵D。

    而就在张军三人乘坐出租车刚到达火车站,刚下车呢,就看见火车站对面的马路上“嘎吱”“嘎吱”接连四五台出租车停滞,随后车门陆续拉开,紧跟着不下二十多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潮流冬衣,留着齐肩甚至齐腰的五颜六色的长发的青年快步往张军三人这边赶来。

    “嗒嗒嗒嗒嗒!”

    二十多人走在接头,横穿马路,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却没几个人敢管闲事。

    在当时,铁路安保防卫工作也没现在这么完善,很多二三线城市火车站都没几个保安的,所以,这种乡非小混混街头、车站打架砍人的事儿时有发生,而真正引起国家重视的还是很多年之后的震惊全国的K.M火车站暴.恐事件。

    李鸿明最先注意到那一群乡非:“军哥,他们好像是奔着咱们来的!”

    田笔盖闻声指了指那一群乡非中,走在最前面的两个青年:“那不是前面的那个李明杰和唐学文吗?”

    听到这话,张军眯着眼睛望去,果然,见到走在最前面的两人就是李明杰和唐学文。

    这两人已经重新换了一件礼服,他们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鼻孔朝天,身后领着二十多个拎着钢管的年轻人招摇过市,一不留神,俨然就是大.陆版的山鸡哥与陈浩南出巡来了!

    李鸿明皱着眉毛看着气势汹汹奔来的一群人,冲张军说道:“军哥,咋弄啊?要不然给钢哥打电话吧?”

    田笔盖闻声不由得骂道:“打个鸡儿,一有事儿就找钢哥!能别那么怂吗?”

    “你一个能打几个啊?对面二十多个呢!”李鸿明破口骂了一句,随即望着越来越近的一群人,当时有点急了,目光看着张军又喊了一声:“军哥!”

    张军眯着眼睛扫视李明杰和唐学文他们一眼,随即冷冷说道:“不打电话!跟他们干!”

    就这一句话,也能看出张军的性格,虽然大多数时候的张军经过沉淀,已经略显圆融,但他骨子里是属于那种有点执拗的、倔强不服输的。

    同样是这么一件事儿,要换成是陈百川,那百分之百,肯定立马就打电话给马钢了,要不就带着人跑到超市之类的人多的地方先呆着。

    换成是关九的话,可能二话没说,直接上前就干了。

    而换成是张军,若是没有参加萧峰生日宴的张军,他考虑一下,或许就给马钢打电话了,但参加宴会之后呢,以张军的孤傲和倔强,不允许自己给马钢打电话。

    因为这个电话,就等于向萧峰求助。

    正说话间,李明杰带着二十来人汹涌而来,而张军一句话说完后,带着田笔盖和李鸿明三人,不但没往人多的地方钻,反而转身进了火车站左边的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