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71章 大围捕! 感谢张扬拉拉与风走留下宁静哥们解封!
    一听见警c来了,不管是张军这边还是曾广虎那边,所有人都有点慌了。

    这大晚上的,在这野地里,枪哒哒哒的响,黑灯瞎火的,说实在话,到底有没有打死人没人知道,但最起码两方受伤的就有十几个。

    而且涉枪,现场遗留那么多d壳,涉案人数几十个,一被抓进去,那铁定是大案!

    ……野地西北角,曾广虎和曾广龙两人带着十来个残联刚出了野地,眼瞅着都能看见不远处零星的居民楼灯光了呢,就在这时,听见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警笛声音。

    “完了虎哥龙哥!警c来了!”

    跟随着曾广虎的一名青年看见迎面快步冲过来七八个荷枪实弹的警c,顿时就慌了,脸色苍白地冲曾广虎说了一句。

    曾广虎脸色阴沉地望着奔来的警c,心头一阵绝望。

    因为曾广虎这一伙十来个人点子太背了,位置很不好,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野地里,旁边应该是一处麦田,距离前方镇上的大马路也就不到一百米,从曾广虎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能看见那大马路上停着五六辆警车,很明显,曾广虎他们逃的方向,正好是警c包围的起点。

    如果是精力充沛的状态下,或许还能跑出去几个,但此刻,包括曾广虎在内,个个有伤,全是残联人士,尤其是曾广龙和另外两个青年,曾广龙两腿中弹,基本就是只能靠人抬的结局,而另外两个一人小腹中了两枪,一人右胸中了一枪,都伤得很严重。

    “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警c!”曾广虎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越来越近的一群警c,沉默少顷后,扭头看着一群手下说道:“你们走吧!能走一个算一个!我走不动了!”

    “虎哥?”

    众人闻声一愣。

    “广龙有伤,刘豪炜哥也有伤,尤其是炜哥,身上的伤很严重,被一枪打在右胸,必须快速抢救,这种情况,咱们我还怎么逃啊?呵呵,警c来了也好。”曾广虎眯着瘫坐在大野地里,眯着眼睛望着停在马路边上的警车,忽的脸色幽冷地一笑:“这一辆辆警车,既是我的送葬车,也是你们的救护车啊!”

    “虎哥!”

    一群人目光微微泛红地望着曾广虎,神情有些犹豫!

    “走啊!”曾广虎环视一眼,手指着他们低吼说道:“能跑一个都是赚!记住!进去了,把所有的罪全往张军他们身上推!”

    ……再等不到一分钟,一群警c围拢过来,曾广虎这边十来个人全部当场被抓,一个没跑掉!

    另一头,关九李鸿明等人在听见警c来了之后也在拼命往回跑,一通瞎跑与马钢和田笔盖他们汇合后,就准备返回原先的老宅子。

    而此刻,警c已经完全对曾广虎的抓捕,随后数十名警c从四面八方赶上野地,也正往老宅子这边包围而来。

    伴随着警方包围圈越来越密,越来越多的人落网被抓,大野地内外,到处充斥着“这里还有一个!”“那边!”“往那边跑了!”“应该是两个团伙,那边还有好几个!”的这种类似的声音。

    ……与之同时,三道沟镇距离荒废老宅约莫有两里路的大马路上,一台面包车正在疾驰。

    面包车内,齐峥坤载着张军正疯狂疾驰,车速飚到了快八十码。

    后排座上,张军挣扎着站起,瞪着眼睛冲开车的齐峥坤吼道:“道长!你给我停车!”

    闻言,齐峥坤头也没回,也没敢停车:“军哥!真不能回去了!全是警c!回头就是个死啊!”

    “老九浩文他们全在那呢!还有钢哥他们!你让我一个人逃回去吗?!”

    “钢哥他们有备而来,也不是头一回了,肯定有准备!至于九哥和浩文他们……唉!军哥你理智点好吗?”齐峥坤被张军拉了一下手腕,方向盘猛地转了一下,面包车差点怼进山沟里,当下他也有点恼火了,微微降低车速后,扭头冲张军喝道:“谁出事你也不能出事!你这回去有啥意义?你这不是送人头吗?!”

    “什么叫送?”张军眼眶通红地冲齐峥坤吼道:“你就是个傻子!你以为我躲过去就没事了吗?就算我一个人安然回到邵d了又能怎么样?这么大的事儿,能这么算了?我告诉你!我就算回到邵d,不出两天,一样被抓!”

    “能躲一天是一天!”

    “你就是个榆木脑袋,平时看你还挺机灵!咋现在这么幼稚呢?老君山修道那么久没一点用啊?”

    “我……!”

    “最后再问你一遍!停不停?!!”

    “不停!”

    “不停是吧?”张军冷笑一声,直接从后座一个储物箱里掏出一把枪顶在齐峥坤后脑门上:“不听令了是吧?你要再说一个不字!老子立马崩了你!”

    “嘎吱!”

    齐峥坤闻声粗暴踩了一脚刹车,随后回头愣愣地看着张军,沉默良久后才声音沙哑地说道:“真是个疯子!”

    ……另一头,关九在与马钢和浩文他们汇合后,发现张军的车已经走了,现场就剩下一台车。

    一台车根本塞不下这么多人,而再等一小会,等警c把包围圈再缩紧点,就是来一台直升机也飞不走了。

    “这张军倒是跑得挺快的。”唐兵撇嘴说了一句,随后快步走到面包车前,拉开车门,冲马钢他们喊道:“钢哥!王牌!咱们赶紧撤了!”

    马钢闻声有些犹豫,眼下,都指着这台面包车逃出去呢,所以,唐兵喊他上车的时候,马钢有点拉不下脸。

    “钢哥,你们先走!”张浩文目光望着马钢,快速说道:“眼下不是和墨迹矫情!情份是情份,你们终究是客人!帮得已经够多的了!先走!”

    “聊什么客人啊!”马钢一听这话,顿时脖子有点红了,迈步就下了车。

    “钢哥!最后说一次!走!”张浩文瞪着眼珠子冲马钢低吼说道:“再晚个半分钟,可能都走不了!还墨迹个啥?我像是矫情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