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69章 最后的牌
    “哥,拉着我,你也跑不了了!”曾广龙脸色苍白地说着,随即转头看着柴邵和唐宝强:“老唐,老柴,你们赶紧撤了!不用管我!”

    听到这话,柴邵有些犹豫,皱着眉头看着曾广龙。

    而唐宝强则脸色难看地扫视曾广龙一眼,随即带着几个人一句话没说,掉头就走。

    曾广虎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离去的唐宝强一眼,随后继续抱着曾广龙,一边跑,咆哮着说道:“放屁!这把事儿整的这么大,张军要把你弄死了,那就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相信哥!坚持一下,不会死的!”

    说着,曾广龙扭头冲身旁的几个人喝道:“还愣着干啥?搭把手啊!”

    “啊!”

    “好!好。”

    闻言,旁边的几个年轻人上前一步,搀扶着曾广龙继续往西北林子里逃。

    “虎哥!龙哥!”柴邵脸色潮红,扫了一眼后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这样子,咱们可能都跑不了,虎哥你带着龙哥往西北方向跑,进了镇中心就安全了,我回去放几枪,引开他们!”

    曾广虎闻声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样子你就危险了。”

    “没事的,我还有牌!”柴邵舔了舔干裂的嘴皮,说了一句后,拎着枪就钻进了左侧的林子。

    “你小心点!”

    曾广虎望着柴邵离去的背影,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句,随即咬牙搀扶着曾广龙继续往西北方向奔逃。

    大约一分多钟后,曾广虎背后不到二十米处,关九和李鸿明两人最先追了上来,距离也是最近的,关九喘着粗气,拎着枪,在看见曾广龙的刹那,想也没想,抬枪就准备强干!

    “唰”

    李鸿明伸手拦住了关九,声音急促地说道:“九哥九哥!曾广龙两兄弟不能杀!”

    关九一愣:“为啥?”

    “这是军哥在来之前就跟我说的,他的原话是曾广虎两兄弟尽量只打不杀!”

    “啥玩意啊?”关九皱着眉毛说道:“军是怕摊事儿啊?”

    李鸿明想了下后,轻声说道:“不全是,我猜是军哥感觉这把事儿太大了,肯定会漏,所以,不想把窟窿捅太大了,免得到时候补都补不上。”

    关九听着这话,心中是有点不以为然的,因为他觉得,这事儿都已经这样了,两边都刺刀白刃的干上了,那还留个毛线的情面啊?

    但一年多相处下来,关九对张军还是比较信服的,所以,他想了一会儿,最终也没对曾广龙下杀手。

    “九哥,跟我走!曾广虎两兄弟可以先放放,但柴邵必须干了他!”

    李鸿明声音幽冷地说了一句,随即拉着关九进了左侧野地。

    大晚上的这个时候,月光也黯,能见度挺低的,所以,几分钟后,一追一逃,两边的人都散了,各搞各的,瞎几把跑。

    左侧的林子里,柴邵一个人贴在一棵沙地柏树后边,远远的他就听见有人冲西北方向追来了,但晚上能见度低,对面也没出声,柴邵也不知道来的人有哪些。

    柴邵枪里的子d早就打完了,他眯着眼睛想了想,俯身捡起树下的一块大石头,卵足了力气,就往不远处的人群砸去。

    “哗啦”

    “哎哟!”

    听声音应该是砸中了,柴邵丢完石头后,啥也不管,掉头就跑。

    从这一点看,柴邵对曾广虎兄弟还是有点情义的,否则在这个时刻,他要蹲在树下默不作声,关九还真不一定能发现他。

    但他一丢石头,弄出了动静,顿时就把关九和李鸿明他们引了过来。

    “追!”李鸿明迈开大腿追着,眼神中有些兴奋:“我看见他背影了,很可能就是柴邵!”

    “唦唦”

    关九闻言,咧嘴一笑,拔开树丛,也追在后边。

    柴邵毕竟是四十多岁了,体力上已经在走下坡路,所以,喘着粗气瞎跑了一百来米就感觉浑身脱力了,一下没注意,冷不丁一头就撞在一棵大树上。

    “嘭!”

    柴邵撞得额头都渗出了血,眼冒金星的,他连忙爬起身,而这时,关九和李鸿明已经追了上来,距他不到十米!

    “继续跑啊?”

    关九冷冷说了一句,抬枪冲着柴邵大腿就崩了一枪。

    “呯”

    柴邵被一枪崩在大腿上,大腿瞬间飙血,他整个人也被崩得条件反射似的跳了一下,随即捂着大腿,身子半靠着树干。

    “呵呵,关九,你杀不了我。”

    关九闻声不置可否,“呵呵,你头上长了王啊?”

    柴邵没回话,靠着树,喘息了一小会,从兜里摸出一个手机,调出一段录音,而后按了一下播放键。

    手机内顿时传出一个中年妇女惊惶的声音。

    “齐峥坤!你造孽啊!在外面惹了什么事儿啊!”

    “坤娃,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了?四个人天天来我们家,还逼着我录音呢!!”

    听到这段录音,关九和李鸿明的脸色就很难看了。

    李鸿明阴着脸盯着柴邵说道:“你踏马这么干,有点无耻了吧?”

    “有什么无耻的,满嘴道义也不能当饭吃。”

    柴邵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唰”

    大约半分钟后,柴邵按了下暂停,随即把手机揣回兜里,闭着眼睛说道:“本来是想找张军他爹妈的,但这小子不是邵d人,家在h市,找他还有点麻烦,所以就找了齐峥坤,呵呵,每隔两小时江山就会给我打电话,他要听不到我的声音了,结局你们可以预料。”

    “你随便找一段录音我就信了啊?”

    “你可以现场打电话问问!”

    李鸿明闻声沉默,关九也是拧着眉毛,一声不吭。

    与之同时,距关九和柴邵他们不到两百米远的盘山小马路上,王荃骑着一台摩托车正疯狂给油,快速驶来。

    另一头,本身离这边就没多远,听到声音后的唐兵也快速赶来。

    不到十秒钟!

    “唦唦”

    唐兵率先拨开树叶子,迈步冲了过来,他视力挺好,隔着老远就看见树下躺坐着一个人,凭感觉他认定这人就是柴邵,所以,唐兵啥话也没说,脚尖迅速踮在地面上,步伐频率飞快的欺近柴邵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