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65章 约在摩尼桥头(感谢俊仔2008的守护
    “你说这话幼稚不?”张军拎着手机,声音低沉地在电话里说道:“带种的你就碰浩文一下试试看?你要动他一下,我马上撤出鄂尔多S,回头就把资料弄上去,你觉得,你还能在邵D蹦跶几天?”

    柴邵闻声沉默。

    “要真的想谈,就必须把浩文先放了,这点没得商量!”

    “呵呵!”电话那头,柴邵听到这话,当时就冷笑说道:“我可去你麻了吧!张浩文一放,照片已经销毁,你踏马马上就撤了!还会留在这?”

    张军想了想,感觉这个要求柴邵几乎不可能答应,所以,就折中的说道:“那就让我代替浩文,你一边放人,一边接我!”

    柴邵沉默半晌,随即冷漠地吐出两个字:“可以!”

    “行!你说地址!”

    “镇西摩尼河桥头,十分钟后见!”

    说着,柴邵挂断电话。

    柴邵选择在镇西的摩尼河边换人是有深意的,这河宽达上百米,桥却只有不到六米宽,基本上两台车会车都需要小心翼翼的,否则就会相撞,而且,桥的两端都是国道,很适合逃逸。

    简单形容这个地方就是:难堵,易逃!

    晚七点钟的时候,摩尼桥上已经没了行人,连个路灯都没有,只有黯淡的月光,桥上秋风瑟瑟,挺寒冷的。

    张军一个人穿着秋衣来到桥头,表面上很平静,实际内心很忐忑的等待着。

    “嘀嘀—”

    突然,对岸的汽车大灯亮了一下,伴随着还按了两声车喇叭,随即就看见一台白色面包车开着双闪,缓缓的驶入摩尼桥,以不到二十码的速度缓缓开了过来。

    张军眯着眼睛看着缓缓驶过来的面包车,内心有些失望。

    在这台车上,或许浩文在,或许不在,而在这样的地方,想要堵住这台面包车也不容易,毕竟,谁也不知道在桥头的国道上还有没有隐藏其他人,如果有,一下子套不住,就麻烦了。

    几十秒钟后,面包车缓缓开到张军身前不到五米处停下,随即车门拉开,两个青年跳下车,其中一人径直来到张军身前,伸手在张军身上仔仔细细的搜了搜后,才冲另一人摇摇头,

    而另外一个穿黑衣的青年跳下车,站在面包车旁边,冲张军勾了勾手。

    张军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冷冷地望着青年说道:“人呢?”

    “呵呵,给你看看也无妨。”青年嘴角噙着冷笑,一边说着,从面包车上领出来一个头戴着黑色头套双手被拷住的男子,这人看体型,和张浩文非常像。

    张军依旧没动,“把头套打开!”

    “行!”

    黑衣男子咧嘴一笑,伸手把头套摘了,头套摘下来,黯淡的月色下,距离不算远,还是能比较清晰的看清这人就是张浩文。

    只不过,此刻张浩文状态挺狼狈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孔窜血,头发散乱,形容萎靡。

    张军双目微红地看着张浩文,沉默片刻,声音沙哑地说道:“受苦了。”

    张浩文与张军已有默契了,所以他啥话也没说,闻声只咧嘴笑了笑。

    张军望着缓步走来的张浩文,有那么一霎那,想拉着他一块撤,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想法不现实。

    因为张浩文双手被反拷着,看样子浑身还很虚弱,根本跑不快,而来这里,张军也不可能带枪,所以,只要一跑,在这桥上,那肯定得被练靶,还是十环的靶子。

    所以,稍稍犹豫后,张军没等对面招呼,伸手在张浩文后背上拍了拍,随即快步走到面包车跟前。

    “呵呵,怎么没跑啊?!”

    见到张军到了面包车跟前,黑衣男子冷冷一笑,随即突兀地猛地一拳打在张军小腹处。

    张军顿时额头冒汗,身子微微弓起,目光阴冷地盯着黑衣青年,一声没吭。

    “算你识抬举了!”

    黑衣青年冷冷说了一句,扒拉一下张军的脑袋后,动作粗暴地给后者带上头套,再将其推进车内。

    将张军弄进面包车后,面包车也不掉头,快速启动,再猛地给油,速度很快的驶离了摩尼桥。

    面包车内,张军刚上车就被人用枪抵在腰上,他粗略一扫,面包车内连同自己在内有五个人,对伙四个都有枪,张军也没把我能在瞬间放倒四个人,所以,心里权衡一下后,也就没抵抗。

    “唰!”

    面包车后排座上,柴邵脸上挂着笑容,慢条斯理的拿出一副手铐给张军戴上后,才瞥了眼窗外,轻声说道:“呵呵,张军,后面有多少人跟踪啊?”

    张军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你还挺镇定的。”

    柴邵目光看着张军,笑了笑后,也不再多说话。

    正如柴邵所说的,后面跟踪的车肯定有,齐峥坤和田笔盖两人带着七八个人,开着两台面包车一直在跟着。

    但柴邵明显有准备,这台面包车在三道沟里左转右转,一直没停过,而且中途还换了面包车。

    总之跟踪起来挺麻烦的,齐峥坤和田笔盖他们跟了不到半个小时,人就跟丢了。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张军自己也不清楚到了什么位置。

    嘎吱,面包车最终在郊区一座荒废的老宅子前停下,随即柴邵带着张军进了老宅。

    张军全程起码被四五条枪指着,内心有没有哆嗦不知道,但最起码他神情始终很平静,也很少说话,一路跟随柴邵进了老宅后,发现,这宅子相当破旧了,里面连电都没有,用的还是上个八十年代那种煤油灯,而且房屋也坍塌了一个角落,瓦铄什么的堆积一地,进了门就能嗅到一股子霉味儿。

    大约十几个人守在老宅外,而不到四十个平方的老宅大堂内,曾广虎兄弟和柴邵以及唐宝强等众人都在。

    曾广虎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堂正中的一个小板凳上,目光略显诧异地看了张军一眼:“呵呵,你还真的来了啊?”

    “呵呵,也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不能来吗?”张军神容平静地说了一句,随即扭头扫视柴邵一眼:“都到家了还不给我解手铐,就这么待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