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50章 张浩文的手段!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老李那是一眼就认出来,这张照片中的两个人赫然就是自己和曾广虎。

    照片的背景是在一家餐厅包房,并且桌上还有一个文件夹,文件夹内装着一叠叠的钱,钱都有点溢出了。

    照片中,能很清晰的看见曾广虎的正脸,老李的身姿只能看到个侧脸,但熟悉的人也能认出来了。

    老李虽然级别不高,但也是宦海沉浮几十年的人物了,所以他一看见照片,心下就全明白了,当下抿了口茶,双手插兜半躺在椅子上,微微侧过头看着张浩文,声音微冷:“给我示威啊?”

    “李叔你说啥呢?这是谁啊?”张浩文神情很“诧异”地看了一眼照片中的人物,随即冲老李补充说道:“什么示威?李叔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呵呵,鸿门宴啊。”

    老李揶揄一笑,脸上笑意不减地看了张浩文和对面的周江霖一眼。

    对面的周江霖此刻就有点坐腊了。

    他事先只知道张浩文要约老李,但也不知道约老李是干这事儿啊,要事先知道唱这出戏,周江霖打死都不可能来。

    但眼下周江霖还不能走,因为这时候走了,那就太没意思了,等于把两人都得罪了。

    好在周江霖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他只远远瞥了照片一眼,虽然没看清,但大致已经猜出来照片的内容,他思维很快,只略微一愣,随即脸上换上一副很疑惑的表情,同时伸手就要去拿那照片:“啥东西啊?这么玄乎?给我瞧瞧。”

    张浩文是谁?也是半个人精了,脑袋上拔下一根头发都是空心的,他怎么可能真的让周江霖去看那照片,所以他抢先一步,伸手把照片攥在手里,随即笑着说道:“没啥好看的,就俩大老爷们吃个饭。”

    周江霖适机撇撇嘴,趁势收回手:“那你咋还把李叔给得罪了啊。”

    老李依旧脸上挂着笑容,喝着茶,眼神瞥了张浩文一眼,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可能是张老弟看我长得比较粗,想试试我胆量哈。”

    “呵呵,误会,都是误会,也不知哪个神经病送过来的照片,肯定是送错人了嘛。”张浩文满脸堆笑地说了一句,紧跟着拿起照片,揉了揉后,面不改色地就塞进了嘴里:“唔,听新闻总说,有什么异食癖,吃泥巴,吃铁啥的,我试试,看能不能吃照片上瘾哈。”

    说着,张浩文嘴巴开阖,用力嚼了嚼,两口就把照片全吞了。

    见状,老李目光一凝,不由得多看了张浩文两眼,但也没吭声。

    “呵呵。”张浩文抿了口茶,随即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轻声说道:“小时候摔过跤,长大后吃过亏,但吃照片还是头一回,让二位见笑了哈。”

    “呵呵,这次吃饭,有点惊喜啊。”老李笑容不变地说了一句,随后端起半碗茶,主动的与张浩文碰了一下:“来,饭有点糙,但茶不错,碰一个。”

    ...同一时间,星光洗浴城内,三楼某个包房内。

    柴邵坐在沙发上,一边嘴里吃着葡萄,抬头冲刚进门的曾广虎说道:“黄队怎么说?”

    “唉。”曾广虎进门后叹了口气,顺带关上房门,一边往房里走,一边说道:“看黄队的意思,就这点事儿要弄张军不现实,张军那边被抓了二十多人,大多是小鱼,什么也不知情的,一问三不知,还有俩个头大点的,也是装聋作哑。”

    柴邵吐了口葡萄皮,轻声说道:“意料之中啊,也就拘几天的事儿。”

    “嗯。”曾广虎点点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目光望着柴邵,沉吟说道:“老柴啊,其实我还有一张牌,或许可以用一下。”

    “什么牌?”

    曾广虎点了支烟,深吸一口后说道:“还是老彭那事儿,最初的时候那照片是我的一个外甥给我的,我外甥谭威你见过的,我这儿外甥呢,打小娇惯了,没吃过亏,他能给我照片估计还是大鹏劝的,所以,以我的估计,我那外甥手里八成还有照片备份。”

    闻言,柴邵眉毛微微一挑:“虎哥,你确定他手里还有照片?”

    “我也没看见,哪能肯定啊。”曾广虎沉思片刻,随即说道:“但八九不离十吧,他肯定是留着备份等日后想讹钱呢!”

    “那还说啥?找你外甥要去啊!这些照片如今很关键!”

    曾广虎狠狠裹了口烟,有点为难地说道:“话是这么说,但到底是我堂外甥啊,沾亲带故的,我怎么好唱黑脸啊?以后还见不见啊?”

    柴邵闻声沉思片刻,随即轻声说道:“行!你外甥那边我来安排,一会你把他家住址发我一下。”

    说着,柴邵就站了起来,掸了掸裤管的烟灰,迈步就往外走去。

    曾广虎望着柴邵的背影,等后者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声音有些颤抖地喊了一句:“老柴,到底是我自家的孩子,你别太过了。”

    “呵呵,明白的。”

    柴邵笑了笑,头也没回的离开了房间。

    大约不到二十分钟,柴邵带着四个人就来到谭大鹏家。

    当然,柴邵肯定不会带人直接上门,那样显然有点难看了,所以,他带来的四个人都在车里呆着,而他自己则是手里拎着两包茶叶和一瓶上等的白酒,进了谭大鹏家。

    开门的时候,谭大鹏一看见柴邵,当时脸色就有点不自然了,但他掩饰的很好,惊愕之色一闪而逝,随即笑呵呵地引着柴邵进了屋。

    “呵呵,老柴啊,你怎么舍得来我这了啊,哎呀呀,还带了酒,买了茶,哟哟,大红袍啊?”

    “呵呵,离得这么近却也很少来你这里,怪不好意思的。”柴邵歉意地笑了笑,随即状似无意地环视房间一眼,随口问道:“哎,大鹏,小威呢,我记得他是在邵y大祥那边的好烹饪学厨吧,怎么样了,咋也没看见他啊。”

    “哎,你可别提了,这小子学厨学了没两月,厨艺毛都没学到,倒是把艺校的那厨房给烧了!”谭大鹏十分头痛地说道:“这不前阵子回来了吧,又在家好吃懒做的啥也不干,我和英凤就骂了他一顿,他气不过,就跑朋友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