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38章 老子是你撞不起的人
    张军上午进去,下午就出来了,毫无疑问,这中间周江霖是使劲了的,否则以张军他们干的那些事儿,挂个缓或者进去蹲几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曾广虎带着两个媒体的人直接来到金华666包房。

    穆泽辉已经接到前台电话通知了,知道曾广虎来了,所以包房门也没关,穆泽辉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着烟。

    “呵呵,老穆,心情不太好啊?”曾广虎背着双手进了房间,冷笑着瞥了穆泽辉一眼,随后伸手指了指身旁左边的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说道:“江日报的编辑王先生。”

    “这位呢。”说着,曾广虎停顿了一下,又指了指右侧体格略显富态的四十岁中年,“是我们邵y中x快报的吴副总编。”

    穆泽辉冷笑着说道:“呵呵,不用介绍了,我都认识。”

    这两人穆泽辉是真认识,那个x江日报的王先生就算了,只在一次酒局上见过一次面,算是熟脸,但这个吴副总编和穆泽辉关系就近多了。

    两人算是半个发小的关系,小时候是同村,一块啃窝窝头,吃红薯渣长大的,后来长大了,距离远了,吴副总在邵y,穆泽辉在邵d,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偶尔还有联系。

    值得一提的是,老吴这个中x快报还是个私报,其实像这种事儿,一般来说,公报从属宣传b,一般是不敢报道的,但一些私人媒体就不一样了,只要给钱,啥都敢写!

    所以,穆泽辉是真没想到,吴副总会陪着曾广虎一起上门。

    穆泽辉满脸讥讽地看着老吴说道:“老吴啊,我俩快三年没见面了,我曾幻想过,我俩再见面可能会在一张只要两人的饭桌上,一块吃着家常小菜,饭后下下棋喝喝茶,也曾想过会一起去钓钓鱼什么的,但我是真没想到,咱们能在这里见面啊。”

    老吴脸色略显红润,拉了穆泽辉一下,说道:“老穆,我能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借一步说话好吗?”

    说着,老吴冲曾广虎他们打了个招呼,拉着穆泽辉就去了偏厅。

    老吴点了根烟,说道:“老穆啊,我来这,也是我们总编的意思,你说我在中x快报吃饭,总编的话总还是要听的吧?”

    闻言,穆泽辉抽着烟,没吭声。

    “老穆啊,你那事儿我听曾广虎提过一嘴,我是真心想劝你……”

    “你是只听了一点是吧?”

    “是。”老吴如实说道:“他跟我提到过你有个外甥犯事儿了,但过程没细说。”

    “你既然都没弄懂干嘛来了呢?”穆泽辉闻声用手点了点老吴胸口,声音低沉地说道:“老吴,你要念记小时候的情感,以发小的名义来找我,我请你一块喝茶,但你要以总编的名义来找我,那对不住,我俩没什么好说的了。”

    老吴闻声有点急了:“老穆你听我说,这事儿你真的要慎重,你姐夫——”

    “你还知道我姐夫啊?”穆泽辉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姐夫已经请了长假,现在就呆在家,正在写辞职报告。”

    老吴闻声呆滞。

    大约半个小时后,曾广虎带着王先生和老吴,三人脸色不太好看的离开了金华酒店。

    一出酒店,曾广虎就扭头冲王、吴二人说道:“老王老吴,准备准备,我要让老彭明天就上头条!”

    闻言,老吴还没说话呢,x江日报的王先生当时就皱了皱眉,一脸歉意地冲曾广虎说道:“曾老板,对不住了,我公司有点事儿,我得马上赶回去一趟。”

    曾广虎闻声一愣:“这么急?那老彭的事儿?”

    “回头再说吧!”

    王先生摆摆手,拎着公文包连曾广虎的车都没上,转身就走了。

    见状,曾广虎全明白了,他脸色有点阴沉地看了王先生一眼,随后冲老吴说道:“老吴,王先生胆子太小,你呢?”

    老吴闻声有些犹豫:“这个……”

    “实事求是的报道,还犹豫啥?”

    “话是这么说,但整不好,就因为这么一个事儿,我们一个报社就完了啊!”

    “钱不够?”

    老吴也没把话说死,只犹豫着说道:“哎,不是……我回头和总编商量下吧。”

    “那你尽快!”

    “哎!好的,那我先回去了哈?”

    老吴笑着说了一句,随即犹犹豫豫地也没坐曾广虎的车,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随后曾广虎一个人,板着一张脸,刚出了酒店,刚到停车场的时候,冷不丁迎面走来一个长发青年,青年走得挺急的,而曾广虎也有点心事儿,所以,一下没注意,两人撞了一下。

    青年个子看着不高,还挺瘦的,但却把曾广虎撞得一个趔趄,手包都掉地上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

    青年连忙道歉,同时微微蹲下身,一把拉着曾广虎,就去帮忙捡他的手包。

    “草泥马!你眼瞎啊?怎么走路的?”

    曾广虎瞪着眼珠子说了一句,他此刻心情正不顺呢,所以当时想都没想,直接一个耳刮子抽过去。

    “啪!”

    一个大耳刮子抽在青年脸上,当时脸上就浮现出了五根手指印。

    “对不起,对不起!”

    青年连续说了两个对不起,他微微低着头,嘴角泛起冷笑。

    曾广虎没注意到,就在他被撞得手包掉在地上的那两三秒的时间内,他挂在腰际的一串钥匙上已经沾上了一些印泥。

    “以后给我注意点!老子是你撞不起的人!”

    曾广虎右手拎着手包指着青年喝了一句,随即面无表情地拉开车门,上了宝马x5。

    第二天凌晨大概三点多。

    星光洗浴城。

    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高峰时间段,洗浴城的姑娘不少都下班了,连洗浴城门口的保安都已经收工。

    洗浴城侧面是一排排老旧的筒子楼,黯淡的月光下,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很灵活的人影冲双手吐了口唾液,就顺着水管子网上攀爬起来。

    这个人攀爬的技术很不错,明显是个老手,爬的速度不慢,而且动静很小,相当的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