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226章 上门
    当天下午一点多左右,谭大鹏家。

    谭大鹏是第一次被发现吸d,而曾广虎在县里也有关系,所以谭大鹏并不是强制戒毒,只是一个半管控的状态,而谭大鹏平时也没啥事儿,就喜欢在家呆着。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谭大鹏老婆出去了,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迷迷糊糊地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一阵开锁的声音,随后就见到儿子谭威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

    “爸,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啥玩意啊?一惊一乍的?”

    “呵呵。”谭威神情兴奋地踢掉拖鞋,跑到沙发上坐下,说道:“爸,我上午到周华家玩,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看见啥了?看见哪个女孩洗澡没关门是吧?”

    谭大鹏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顿了一下说道:“别烦我,我睡一会。”

    “我看见杀人了!一个女的被杀了,流了好多血,就在周华家旁边那宏光小区那!”

    谭大鹏闻声一愣,“杀人了?不是……这杀人了和你有啥关系啊?关你毛事啊?”

    “我这不是好奇嘛,我手机还拍了好多照片呢,你瞧瞧。”

    说着,谭威掏出手机,调出相册,把手机拿到谭大鹏面前说道:“你瞅瞅,真惨啊,这男的年纪也不大的,心可真狠啊。”

    刚开始谭大鹏是没怎么在意的,也就随便翻了两张照片,可看着看着,谭大鹏脸色就变了,他指着照片中的青年说道:“这特么的不是穆泽辉的外甥吗?”

    “啥玩意?哪个穆泽辉?开金华酒店的那个?”

    “邵d能有几个穆泽辉?”

    “这么说,真是他啊?邵d的富豪啊!”

    听到杀人的青年是穆泽辉的外甥,谭威眼珠子转了转,当时就有了点别的想法。

    谭大鹏指着手机里的照片说道:“小威,你拍照的时候,当时还有其他人没?这些照片你给别人看过没?”

    谭威闻声摇头:“没啊,宏光小区那地方你也知道,除了宏光小区外,周围的一些楼盘都是老宅,都快拆迁了,那里的路也窄,人流量也一天比一天少。”

    “那这些照片你也没给其他人看过?”

    “没有,我当时就觉得好玩,随手拍的。”

    谭大鹏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小威,照片给我,我有大用!”

    “有啥用啊?拿照片去敲诈穆泽辉?”

    “你别管了,照片给我就行了!”

    谭大鹏皱眉说了一句,随即不由分说的就去抢谭威的手机。

    “哎,你急什么啊。还能飞了?”谭威瞪着眼珠子说了一句,随后揣着手机就往卧室跑:“你等会的,等会我传给你,我先给手机充会电。”

    “传个j儿!这照片不能留底你知道吗?”

    谭威眨眨眼皮说道:“行啊,我知道,你等我充会电吧!”

    “你别瞎搞昂!这事儿连你妈都不许讲,知道没?”

    谭大鹏皱眉望着谭威的背影,说了一句话后,犹豫了一下,随后拿起手机拨通了曾广虎的号码。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曾广虎金浩南两人,开着那辆黑色的宝马x5来到金华酒店。

    酒店大厅。

    “穆泽辉在楼上666包房吗?”

    曾广虎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他点了支烟,笑吟吟地冲前台收银问了一句。

    “您找穆总?您有预约吗?”

    “呵呵,预约了啊,约他一块大保健呢!草!!”

    曾广虎骂了一句,背着手,带着金浩南迈步进了电梯。

    金华酒店666包间内。

    穆泽辉正跟姐夫老彭商量事儿呢,房门“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姐夫,那先这样哈!这事儿你放心,我尽最大努力办好!有客人来了,我先招待一下哈!回头聊。”

    穆泽辉挂断电话后,就开了门。

    开门后,见到门口站着的是曾广虎二人时,穆泽辉当时脸色就有点不太好看。

    曾广虎笑眯眯地扫视他一眼:“怎么了,客人来了,都不请我们进去喝喝茶吗?”

    穆泽辉阴着脸说道:“我俩有啥好聊的?还是那句话,你两百个想盘下我这酒店,你做梦吧!”

    “呵呵,不一定哦!”

    曾广虎微微一笑,丝毫不动怒,也没用穆泽辉招呼,自顾着带着金浩南,两人迈步进了房间,随后两人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

    穆泽辉坐在曾广虎对面的沙发上,脸色阴沉地盯着他:“你到底想干啥?直说吧。”

    “真不懂礼貌哈,连茶水都不倒一杯。”曾广虎笑了笑,随后自己点了支烟,目光看着穆泽辉,像是闲聊一样说道:“金华档次是三星,四星一直评不上,目前一个月毛利勉强能到百万,但客源已经严重流失,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是这样吧?”

    “是又怎么样?”

    “我就不明白,你这都快入不敷出了,还坚持啥呢?”

    穆泽辉闻声双手插兜,冷眼盯着曾广虎,一声没吭。

    “你要再继续坚持,不出一年!我保证把金华给整黄了!我要你连工资钱都开不出你信不?”

    “那你整呗!你是曾老大嘛!”穆泽辉冷笑说道:“呵呵,我不止做酒店,还有餐饮,还和朋友搞物流,你把金华搞黄了,我也不至于饿肚子。”

    “呵呵,财大气粗啊,那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你把金花免费送我怎么样?”

    闻言,穆泽辉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曾广虎提了提裤线,他一张脸距穆泽辉不到半米远,微微俯身盯着穆泽辉,一口烟全吐在穆泽辉脸上,声音冷冽地说道:“两百万你嫌多!那我现在一毛都不出!就要你这酒店!”

    穆泽辉怒极反笑,手指颤抖地指着曾广虎的脸说道:“你疯了吧?生抢啊?”

    “没错!我就是生抢!”

    曾广虎手指猛敲了下茶几桌面说道,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文件袋,用力一甩,没封口的文件袋就甩到了茶几上!

    “哗啦”

    文件袋没封口,一甩之下,里面的一张张照片全甩了出来。

    穆泽辉目光发愣地看着茶几上的照片,这些赫然全是外甥彭波杀人的照片。

    从拖尸,到用床垫盖上,到后面拖到墙角掩藏,照片相当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