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61章 我晕球(感谢斌哥三连解封!
    时间大约又过了半个月,到了六月中下旬的时候,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而经过一阵子调养之后,张军的伤势也好了很多,虽然说在做剧烈运动的时候,一些关节部位还是会隐隐生疼,但起码也恢复了七八分,能下床了。

    这天下午,张军正在镇中心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呢,突然听见医院门口有人脆生生的喊了一句:“小军子?”

    张军闻声,下意识扭头一看,只见萧绾绾踩着帆布鞋,蓝色紧身牛仔裤衬托得她的腿很修长,她上衣套着一件纯白色的较大的t恤,t恤胸口还有一个咖啡喵图案,三千青丝扎成一个丸子头,再配上她那精致白皙的脸蛋,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养眼,又很具青春活力。

    张军顿时愣住,随即反应过来,调侃说道:“哟,这不是我绾绾哥吗?”

    萧绾绾白了张军一眼,“姐姐特意下凡来找你,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昂。”

    “张军一笑,“哈哈。”

    萧绾绾笑吟吟地看着他:“呵呵,你伤好得挺快啊,看你前几天发的照片,整的像是木乃伊似的,这会全好啦?”

    “那必须的,哥是什么体格?就哥这战斗力,要早生三十年,也就没李小龙什么事儿了。”张军龇牙一笑,低调地吹了个牛b,随即上前一把搂住萧绾绾的纤腰:“绾绾哥,你既然来了,走!哥带你出去逛逛!”

    萧绾绾一边迈着大长腿走,一边撅着红唇抬头看着他:“喂?能不能别以哥的名义吃姐姐的豆腐?”

    闻言,张军搂萧绾绾腰的手反而更用力了,一边斜视她一眼:“咱们俩啥关系?那不是好哥们嘛!我都不介意吃点亏,你怕啥?”

    “你给我滚!”

    萧绾绾啐骂了一句,一脚踩在张军脚上。

    “哈哈,走,朕带你去半坡山去看看。”

    张军一笑,带着萧绾绾就离开了镇中心医院。

    半坡山,位于童乐坪水库之上,半坡山上有一条山路,这条山路也是坉山、宝面前、童乐坪等几个镇去往邵d的有名近道。

    半坡山山路一面靠山,一面是半山崖,因为地势较高,站在这山道上,正好可以俯瞰童乐坪水库全貌。

    山道上,张军指着下方的童乐坪水库,扭头冲身旁的萧绾绾说道:“看见没,这就是朕的江山啊。”

    萧绾绾美眸瞥了他一眼,“呵呵。”

    张军斜视她一眼,“笑啥?”

    “笑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

    张军没搭理她,点了一支烟抽着,随即拿着电话,准备给田笔盖他们打一个,问问今晚在哪吃饭。

    就在这时,一辆尼桑面包车快速驶来,这种盘山下坡路,不但道路曲折,而且山道也就是两车道,但这台白色尼桑面包车的车速起码都有六十码了。

    “这车赶着去投胎吗?”

    张军嘀咕一句,抬眼看了一眼。

    从张军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尼桑面包车副驾驶座位上有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这人穿着黑背心,皮肤是古铜色的,穿着一件黑色背心。

    再往上,因为面包车主驾驶副驾驶都拉下遮阳板的关系,这个人的面相看不全,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另外,他的头发挺长的,有点像香g古h仔里郑y健那种发型。

    萧绾绾皱着黛眉,轻声冲张军问道:“你看什么呢?”

    张军眯着眼睛看着往邵d方向,远走的尼桑面包车:“开这么快,又全部降下遮阳板遮挡面孔,这一车人有点故事啊。”

    “你是福尔摩斯啊?人家就降下遮阳板,速度稍微快了点你就能想这么多?”

    “你个小娘们懂个p!你看今天是阴天,需要遮阳板吗?而且现在有几辆车贴膜的?这一辆面包车除了车前玻璃,其他几个窗户都贴着很深的膜!”

    闻言,萧绾绾竖着柳眉,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磨着银牙看着张军。

    张军一看她真的要发飙的样子,当下机智的没敢在招惹他,转身扫视路边的一株杨梅树一眼:“咳,爱妾,吃杨梅不?朕给你摘一点?”

    萧绾绾恶狠狠地盯着张军:“小军子!你再占我便宜我告诉你!你完了!”

    “爱妾息怒!哈哈!”

    张军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随即往两手手心吐了口唾液,双手攀住路旁杨梅树的树枝,然后脚尖踩在树干上,整个人像是一个灵猴一样,快速上了杨梅树。

    见到张军这么快就爬上了树,而且杨梅树上确实有很多红通通的成熟杨梅时,萧绾绾顿时眼睛放光,伸出小手,指着树上的张军喊道:“呀!那边!那边还有!多摘点!哎,你没兜直接丢给我不好了吗?”

    “没吃中饭吗?这么能吃!”

    张军撇撇嘴,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彻底,而且这个杨梅树就在悬崖边上,一不小心就摔山崖底下去了,这个山崖起码有三十多米呢!摔下去估计就剩骨头渣了,他也不敢太冒进去摘,所以,摘了能有半斤杨梅后,张军转身就准备从杨梅树上下来。

    这一转身呢,就发现了意外之喜!

    因为是夏天,萧绾绾的衣着也很清凉,而且她穿的白色t恤又稍显宽大,此刻她正站在树下微微弓着身,撅着小翘.臀仰望着。

    “哎,你丢下来啊,放兜里要压扁了!”萧绾绾站在树下喊,浑然浑然没发现已经。

    张军呆了一下:“啊——”

    萧绾绾忽的警觉,用手压了压领口,啐道:“你往哪看呢?!”

    张军:“我有点晕!”

    “中暑了?”

    闻言,张军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不是,我晕!”

    萧绾绾脸色瞬间绯红,跺了跺脚,小手指着树上的张军啐骂道:“滚!你今天就在杨梅树上过夜!别下来了!”

    与之同时,在半山坡崖下,易九歌背着个登山包,戴着鸭舌帽,时不时皱眉看着山崖和上方的山道,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