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51章 伍家兄弟!
    这一对中山装双胞兄弟衣着朴素,脚下还踩着解放鞋,衣服上还沾了点泥屑,两只眼睛大多数时候也比较浑浊,两个人其貌不扬,完全属于那种往人群中砸一板砖能拍出来好几个那种。

    两兄弟下车后就汇入人流,随即乘坐一辆摩的直奔秦宝山家。

    在来的路上秦宝山就已经电话联系过了,所以老早就在自己家门下等着,中山装兄弟一进别墅,秦宝山就领着他们俩上了二楼偏厅。

    “伍氏兄弟对吧,来喝茶!”

    秦宝山笑呵呵地亲自为两人倒上一杯茶,随后拉开椅子,三人在一张红木方桌前坐下。

    “喝不习惯。”

    左脸颊有一颗黑痣的中山装青年伸手将茶推回去,随后目光看着秦宝山,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我叫伍大,他叫伍二!我们是孪生兄弟,客套免了,直接谈事吧!”

    闻言,秦宝山一愣,随后笑了笑,“伍兄弟爽快,不过,咱们初次见面,是不是可以给我露一手啊?因为这次的目标据说挺能打的,寻常一两个人可能还真奈何不了他。”

    秦宝山这话完全是他的心里话,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人平平无奇,简直和农民工差不多,完全看不出有特殊本领,如果是这样的话,秦宝山还真不放心用。

    伍大听到秦宝山这话,稍稍犹豫后,扭头与弟弟伍二对视一眼,随即伍大直接伸出右手手掌。

    “啪!”

    的一声,伍大的右手五指微微张开,拍在红木桌上,而紧接着,伍二从兜里变戏法一样,快速掏出一把能有六七寸长的森白匕首。

    “干什么?”

    秦宝山还以为伍氏兄弟想谋杀自己,吓了一大跳。

    而秦宝山话音还没落呢,就见到伍二右手反手持着匕首,右手飞快冲着伍大摊开的手掌刺下!

    “噗噗噗噗噗!”

    顶多一秒钟时间,接连五刀,速度极快的,依次从伍大五根手指指缝间刺入,刺破了红木桌面!

    而堪称神奇的是,待伍大的右手收起来时才发现,伍大的手掌丝毫未损,连一丝皮都被刺破!

    一旁的秦宝山完整看完了这一幕,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神情震惊。

    他以前只在武侠电影里看到这种快刀,他本以为这就是玄学,根本不可能,可当真正见到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小隐隐于野!什么叫人外有人!

    好一会儿,秦宝山才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苍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伍氏兄弟果然好身手啊,有真本事!”

    伍大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宝山,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们兄弟纵横两湖一带近十年,从未失手,专业素质你可以放心!”

    闻言,秦宝山脸上绽放笑容,连连笑道:“好!好!很好!有伍兄弟这话,我心里踏实多了!”

    一边说着,秦宝山起身,从隔壁间卧室床边柜台的暗格里取出一个包裹,随即他拎着包裹就转身回来。

    “哗啦~”

    秦宝山撕开包裹,露出包裹内晃人眼球的一叠叠百元大钞。

    秦宝山指了指桌上包裹内的钱,冲伍大笑道:“一共是两个人,这里是头款20个!等事儿办完了,还有20个!”

    闻言,伍大摇摇头:“我兄弟心意相通,多年来的默契使得我们每次都是一同出手,只接一个目标!不接双目标,并且头款要七成!”

    秦宝山皱眉说道:“怎么会这样?只接一个目标,即使是成功了,还剩下一个我也不安心啊。”

    伍大依旧摇头:“半年内只接一个目标,可以等半年后再接另一个。”

    秦宝山紧皱眉头,目光看着伍大,好半晌才无奈地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童乐坪镇。

    金刚带着斌子找到了在镇上和朋友玩牌的李玉龙。

    包房门口,金刚静静地看着正在包间内和朋友玩炸金花玩的不亦乐乎李玉龙,等了一小会后,金刚敲了敲开着的房门:“龙哥,我有点事儿想喝你商量。”

    “啥事儿啊?”

    李玉龙扫视金刚一眼,随即又继续玩牌,也没招呼金刚进来坐,更没有慰问一下。

    毕竟金刚他妈才去世几天,如果换一个稍微有脑子的,最起码嘴上还是会慰问一下,或者招呼进来坐坐,喝杯茶什么的。

    但李玉龙就没有!

    金刚面无表情地盯着李玉龙,沉默两秒钟后,沉声说道:“我要辞职!”

    “辞职?”

    李玉龙一愣,随即放下牌,转过身歪着脖子看着金刚:“啥意思啊?知道水库现在缺人,故意将我军啊?”

    金刚沉默着,没吭声。

    “李玉龙!你TM少小人之心!”同样站在门口的斌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扭头冲李玉龙说道:“你TM也不看看自己是啥货色?金刚他妈生病,你特么就拿几百块钱!还有金刚他妈去世,你连脸都没露一个!有钱只顾着自己吃喝嫖赌毒!咋了,金刚跟你一场,他拿你当亲哥,你拿他当表弟啊?需要的时候召之即来,不需要的时候拔.屌无情啊?!”

    听见这话,李玉龙“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盯着门口的金刚和斌子二人:“你啥意思?觉得我李玉龙亏待你了呗?”

    “难道不是吗?”

    斌子一点不怵地梗着脖子与李玉龙对视。

    “行了,龙哥多的我也不想再说。”金刚脸色有些疲惫地冲李玉龙说道:“龙哥,我最后叫你一声龙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辞职了,工资我也不要了,让我安静的离开好吗?”

    李玉龙冷冷盯着金刚,冷笑道:“呵呵,是啊,张军的庙门比我大呗!”

    金刚眉头皱了皱,没吱声。

    “你硬要走那没问题!我们家那点基业,离开谁都能转!”李玉龙冷着脸一边说着,从包里抽出十来张百元钞票,随手就把钱往门口一撒:“你要走,该拿的钱还是不能少了你的!否则还说我们李家办事太小气!”

    “哗啦~”

    一张张钞票在空中飘舞,飘散着落在门口的地上。

    金刚没去捡,连看也没看地上那钱一眼,只什么都没说的,眼神略带些许怜悯地看了李玉龙一眼,而后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