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49章 不是老江湖的老江湖
    “你们干什么?!”

    “什么情况?”

    网吧一楼大厅内,一些正在上网的年轻人见状纷纷起身,或是躲到角落,或是皱着眉毛看着二民一伙人。

    “没你们什么事儿,一边眯着!”

    一名乡非手指着一个还背着书包,准备上通宵的初中生吼了一句。

    “君豪网吧!从今天开始,除名了!”

    二民站在大厅中间,环视还有些懵逼的上网年轻人一眼,随后拎着那块砖头就准备继续砸!

    “好大的口气啊?!”

    张浩文森冷的声音传来。

    话音落,就只见张浩文身后跟着七八个穿着保安制服,并且人手一根民用电棍的,快步就从二楼楼梯处跑了下来。

    “嗒嗒!嗒”

    张浩文快步冲过来,大头皮鞋一脚就踹在一名乡非的腰上,随即电棍一戳,当场戳在那人后腰上,一阵电火花窜过后,那名乡非翻了翻白眼,没一秒钟就瘫倒在地。

    “我草!民哥他们有准备!”

    见状,一名乡非瞳孔微微收缩,目光看向二民,吼了一句。

    “走!从后门走!”

    二民一看张浩文这阵势,当时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稍稍犹豫后,吼了一句,随即掉头就往网吧后面方向跑去。

    “哗啦啦!”

    二民一跑,其他人更不敢多呆,纷纷丢了棒子砖头,一股脑发疯似的往网吧后门奔去。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君豪是你家啊?!”

    张浩文红着眼珠子吼了一句,一边拎着电棍追着,一边扭头冲追赶的保安吼了一句:“全撂倒!全抓回来,每人加一百块奖金!”

    “放心!”

    “明白!”

    一群保安听着,拎着滋滋冒着闪电的电棍追着,追上一个就是一电棍下去,基本上一两秒撂倒一个。

    这个电棍和当初在童乐坪水库下电张军那种很像,民间也有卖,并且很实用,平常人两秒钟放倒一个!而且还验不出外伤!

    就算事后对伙亲属上门扯皮,拉着这群乡非到医院做鉴定,也验不出什么伤,可能连轻微伤都算不上!

    “啊——夹着我手了!”

    一名乡非疯狂逃跑着,才刚拉开网吧大厅后门,后面一个保安一脚踹在后玻璃门上,随即那名乡非手被压了一下,当场惨叫一声。

    “还跑?”

    保安根本没管他,拎着电棍当头在那乡非脑门上敲了一棍,撂倒后就继续追!

    跑得最快,刚刚出了后门的二民一边死命跑,一边喘着粗气,拿出电话,拨通了秦宝山的手机号:“喂,宝叔!出事了!”

    “怎么回事?”

    “君豪有准——”

    二民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一名保安追上,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二民的手机当场被磕飞,甩到四五米外的水沟里。

    紧接着,几个保安冲上来,连踹带踢的,没五秒钟就把二民给干趴下了。

    五分钟后,张浩文站在网吧一楼大厅里,大致清点了一下,一共被砸坏了八台机子,损失万把块钱,但对伙一个没跑掉,电晕的电晕,抓的抓,全逮住了。

    张浩文一巴掌扇在唯一没被电晕的二民脸上,随即拎着二民的衣领子就往二楼跑。

    “哗啦啦”

    后面一群保安人手拖着一个乡非,也跟着往二楼走。

    大概五分钟后,二楼特意留出的一个二十来平的空房间内。

    “秦宝山指使你来的吧?”张浩文一脚踹在二民脸上,将其踹翻后,手指着二民喝道:“嬲卵!给你个机会,马山给秦宝山打电话!”

    二民被打得眼睛充血,一张脸都是浮肿的,闻言也不说话,只目光阴沉地盯着张浩文。

    “对了,你手机刚掉水沟了是吧?”

    张浩文冷冷说了一句,随即把自己的手机送到二民的身前:“打电话!快点!”

    “你觉得我可能打吗?”

    二民扭头吐了口血痰,目光盯着张浩文骂了一句。

    “还犟嘴?”

    张浩文冷冷说了一句,突然暴起一脚踹在二民脸颊上,当场踹得二民脑袋撞在墙壁上,后脑出血,崩掉了一颗牙齿!

    “不打是吧?行!我懒得打你,弄脏了我的手!”

    张浩文冷冷盯着二民,盯了足足三四秒,见他还是没有打电话的样子,顿时转身,冲一群保安说道:“明天天一亮,全丢老刘那!”

    闻言,一名保安顿时咧嘴笑了笑:“行!全丢给他,多多少少也能给老刘增加点政.绩!”

    “神政.绩!”

    张浩文听见这个词,顿时有点无语的笑了笑,随后想了一会儿后,拉开门离开了密室。

    一分钟后,网吧二楼,张浩文的办公室内,张浩文一边抽着烟,拨通了张军的电话。

    张军电话响的时候正在童乐坪,金刚家灵堂前烧着纸钱,当时灵堂内声音很吵闹,他也没听到电话响声。

    还是金刚提醒了他:“军,你电话响了。”

    “哦。”张军一愣,随即拿出电话一看,随后站了起来,冲金刚歉意一笑:“我有点事儿,先离开一下。”

    金刚摆摆手:“军哥你客气了,你忙你的!”

    “哎!”

    张军点点头,拿着电话,走到一百多米外,一个偏僻的空旷地带才接通电话:“喂,浩文,发生啥事儿了?”

    “军!君豪网吧刚来了一伙人,砸了八台机子,幸好你有先见之明,咱们有准备,这会对伙人全部扣下了。”

    闻言,张军咧嘴冷冷一笑,“呵呵,我就知道,看秦涛这个侄儿咋样就知道,秦宝山的气量高不到哪里去,他肯定会来!”

    张浩文声音很低沉地在电话里说道:“军!这事儿损失虽然不大,但秦宝山这事儿干的有点孩子气了!”

    “是有点!不像是五十岁老江湖能干出来的事儿。”张军点点头,稍稍犹豫后,轻声说道:“行!这事儿我知道了,待会我给秦宝山打个电话,跟他好好聊聊!你那边也注意点昂,别被这老东西给阴了!”

    “这你就放心吧,我懂的。”

    “嗯,那先这样。”

    说着,张军就挂断了电话,随即在通讯录上翻了翻,找到秦宝山的号码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