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46章 君豪!
    张军皱眉想了想,沉吟说道:“非会员两块,会员一块五,全部按一块五一小时,每天每台机子上机十个小时、入座率五成算,一年的毛利就有三十多万。”

    张浩文点点头:“我在邵d大致观察了下,上网的以1岁到25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今天还不算高峰期,这玩意其实就是赚学生的钱。”

    “是啊,但咱们初来乍到,在坉山的地头,这个学生钱也没那么好赚啊。”

    “你是说秦宝山还会搞事情?”

    “肯定的!咱们呆在童乐坪镇,他还不好下手,可咱们进了坉山,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起来。”张军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后说道:“这事儿吧,……嗯回头请周哥吃个饭,顺道把坉山的头头脑脑都请过来,一块吃个饭,先把路铺平!”

    张浩文皱眉说道:“周江霖能来吗?”

    “应该能来,周江霖这个人,我感觉吧,虽然圆滑世故了点,但格局还是有的。”

    张浩文闻言一笑:“哈哈,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像是个算命的,什么都想好了?”

    “呵呵,那必须的。”张军斜视他一眼:“我就吃准了秦宝山肯定会同意!另外,我连这个网吧的新名字都想好了!”

    “啥名字?”

    “君豪!”

    张浩文一愣,点头评价道:“取名的水平还不赖嘛。”

    “哈哈,走吧,去秦宝山家。”

    张军笑着,与张浩文等人赶往秦宝山家。

    与此同时,童乐坪镇,陈百川提着一个装着许多书籍的公文袋,梳着牛犊子舔的发型,穿着雪白的寸衫,脚下踩着刚买的运动鞋,戴着小墨镜,夹着两个小小蛋就来到了易九歌的家。

    “哈喽,学妹吃饭了吗?”

    陈百川嘴很甜,才刚到易九歌家马路上,隔着老远看见正在门口洗衣服的易苏苏,当时眼睛就亮了一下,笑着打招呼。

    易苏苏穿着白色的牛仔热短裤,上半身套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皮肤雪白,初夏的时节,在她那略显清凉的衣着下,玲珑有致的身材相当的惹火。

    此刻她用手洗衣服呢,看见陈百川时,当时愣了一下,“哎呀,你怎么来了?今天也不是周末呀。”

    “哎,时间就是金钱啊,我这不是求学若渴吗?”

    陈百川夹着小小蛋,笑嘻嘻地就走了过来,顺手把书籍放在一旁的板凳上。

    易苏苏眨了眨大眼睛:“不是说你弟弟要补习吗?你弟弟呢?”

    “啊,他啊,正在学校学习呢。”陈百川眨眨眼睛,反应很快地说道:“他马上要考试了,时间很紧迫,这不我来了也一样,我先充充电,然后再教他。”

    “哦,呵呵。”

    易苏苏听到这话,美眸闪过一丝惊愕,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陈百川。

    多年经历下来,陈百川脸皮早就堪比防弹衣了,所以,他完全忽视了易苏苏那略带嘲弄的眼神,直接从公文袋里掏出一本教材。

    陈百川事先准备也是很充分的,从初中到高中的数学教材基本带齐了,此外,还带了粉笔和笔记本,甚至还有一块折叠黑板!

    “那啥,我基础比较薄,嗯……咱们就从初一的数学开始吧。”

    陈百川微笑说了一句,就把折叠黑板支开,拿出初一的数学教材摆在板凳上。

    “我……”

    易苏苏有些呆滞地看着陈百川,小脸蛋微微红,憋了半天后才说道:“我……你等我会!等我洗完衣服。”

    闻言,陈百川夹着小小蛋秀了一句小学二年级英语:“乐不拉不罗啦!(noproble(没问题))”

    易苏苏也是没办法,毕竟现实情况摆在这里,住的地方下雨天都要用脸盘接雨,大学也没钱上了,可能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吧,易苏苏虽然年纪不大,但心智比同龄女孩要稍稍成熟些。

    她知道,光靠着妈妈一个人当老师挣的那点工资,是撑不起这个家庭的。

    所以,陈百川给出的这个一小时十块钱的补课费就很诱人了。

    大约十来分钟,易苏苏晾完衣服后,一个比较尴尬的补习在这白杨树下,在简陋的平顶房门口,在这凉爽的夏风中,开始了。

    “初一上学期的数学大致就是有理数、绝对值和二元一次方程这些吧,嗯……咱们就先从有理数开始吧。”

    易苏苏还是比较敬业的,她摊开一本数学教材,拿出粉笔,一边在折叠黑板上写着,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刚开始,陈百川还是个好学的学宝宝,但是没过十分钟就有点按耐不住了。

    夏天啊,这风吹得多凉快,而易苏苏穿的短袖t恤又是比较宽松的那种,所以,偶尔她一低头,陈百川“不经意”间就看到了一点点不该看的东西,所以啊,那股子望之火很快的就燃烧起来了!

    尤其是陈百川还戴着“专用道具”墨镜!墨镜这玩意啊,干这事儿是最适合的,所以,尝到一点点甜头后,陈百川胆子肥了点,干脆就光明正大的看,反正易苏苏也不知道他的视线到底看哪里。

    唯一有点异常的是,陈百川每每要站起来的时候,总是微微夹着裤裆,弓着身子,

    但投入角色,并且还是个雏的易苏苏显然并没有注意到,也不懂这个含义。

    然而,正当陈百川夹着小小蛋,弓着身子,利用身高略高的天然地理优势肆意俯瞰山峰美景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易九歌手里拎着一把吉他走了过来。

    看见这种状况,易九歌当时脸就黑了,但他没做声,脚步很轻地拎着吉他来到陈百川身后,随后抄起吉他,就如同是拎起一根大棒子似的,猛地砸在陈百川脑门上。

    “咔!”

    吉他当时就碎裂了,而陈百川猝不及防之下,被砸了个狗啃屎,一下就被砸趴下,摸着肿胀的后脑勺,回头愣愣地看着易九歌,老半天没回过神。

    易九歌白净的脸涨得通红,连眼睛都泛红了,他挡在易苏苏身前,死死盯着陈百川:“揩油到我妹妹头上!信不信老子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