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40章 先穿袜子后穿鞋!
    “涛哥,放心好了!”

    听到秦涛发话,几个乡非应了一声,两个人上前,一左一右连忙抓住张军,不让他有挣脱的可能。

    “还海洋之心?老子让你以后天天坐着轮椅看动画版的海洋之心!”

    秦涛狞笑着,一手捂着腿上的伤,强撑着就站了起来,随即一手提着刀,就准备砍断张军双腿!

    “秦涛!!”

    一旁的齐峥坤吼了一声,使出了浑身的劲,猛地往前一窜,用身体拱开了秦涛!

    “把他拉开!”

    秦涛皱眉扫了齐峥坤一眼,冲几个乡非说了一句。

    “让开!”

    “没你的事儿,一边眯着!”

    几名乡非冲上去,就强行把齐峥坤拉到一边。

    “张军!你给我站好了!”

    秦涛狂吼着,再次举起了刀!

    与之同时!

    荒废民楼外,一阵疯狂汽车喇叭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道道刺目的远光灯射了过来。

    “轰轰!轰!”

    没几秒中,三台蒙了车牌的面包车在民楼外停下,随后车门拉,张浩文、陈百川、田笔盖、李鸿明手里拎着猎枪,四人领着十二三人迈步下了车!

    房间内。

    “什么声音?家豪你出去看看?”

    正准备砍断张军双腿的秦涛听见汽车鸣笛后,先是一愣,随即冲身边一名十岁的小年轻说了一句。

    而叫家豪的小年轻听到这话,才刚转身之时就看见刺目的远光灯照来,随后十几个人拎着家伙快步冲了进来。

    “只抓秦涛!无关人等抱头蹲墙角!”

    门外,张浩文一马当先,手里拎着锯短的单管猎枪冲了进来,他一进门,只随意扫视屋内的小年轻一眼,随即撇过头,也不瞄准,抬手就是一枪!

    “呯!”

    一枪打在家豪大腿上,家豪当场大腿飙血,惨叫一声,捂着大腿就瘫在地上。

    “你们怎么来了?”

    秦涛拎着刀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张浩文等人,整个人还有点懵b。

    “呵呵。”

    张浩文咧嘴笑了笑,根本没搭理秦涛,只扭头冲身后众人使了个眼色。

    很快,跟随张浩文赶来的一群人就把房间包围起来,而陈百川和田笔盖以及李鸿明三人则直接抬枪,扣动扳机。

    “呯呯!呯!”

    一团土雾在乡非群脚下冒起,几个乡非吓的下意识后退几步,脸色惊惧地看着张浩文等人。

    “嘭!”

    田笔盖一脚踹翻一名不老实想跑的乡非,随即猎枪指着他喝道:“老实点,靠墙眯着!”

    秦涛这边十来个小年轻一见屋内这个状况,只稍微犹豫一下后,就顺从的放下刀,抱着头蹲到墙角。

    刀与刀对拼,那叫魄力,刀和枪对拼,那叫玩命!而一个秦涛并不值得他们去玩命!

    “放下刀!”

    张浩文面无表情地扫视墙角的小年轻一眼,随即目光盯着秦涛,手里拎着猎枪上前一步。

    “放下!”

    “放下!”

    张浩文上前一步,陈百川等十几个人拎着刀枪全部上前一步,手里的刀枪全部指着秦涛。

    “你们!”

    秦涛怒骂了一句,拎着刀愣在原地。

    此刻的秦涛状态是有点尴尬的,走也走不了,放下刀吧,似乎有点没面子,可要是继续拎着刀吧,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还拎着那把破刀舍不得撒手呢?”

    张浩文等人一进来,张军就进入到己方队伍,随后等几个张浩文带来的兄弟把他绳索解了以后,他一个跨步冲上前,一脚就踹在秦涛胸口!

    “嘭!”

    秦涛双腿本来就是伤上加伤,走路都费尽,此刻被张军一脚踹在胸口,当时就后退一步,旋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老子砍死你们!”

    秦涛红着眼珠子,胡乱挥舞着刀,冲张军砍去。

    张军后退一步,冲身后几人使了个眼色,随即五六个年轻人冲上前,没一会就强行下了秦涛的刀!

    “唰!”

    张军猛地冲上去,一把抓住秦涛的头发,将他半提起来。

    “张军!我大伯马上就会知道!到时候你就完了!”

    “还找大伯呢?!”

    张军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珠子看着他,右手在秦涛脸上拍了拍:“你刚才不特别牛b吗?现在怂了,要找大伯了?”

    秦涛阴着脸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珠子看着张军,没敢吱声。

    “刚刚还差点让我跪下了呢?呵呵!”

    张军咧咧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一边说着,陡然虎目盯着秦涛,抬手往旁边一摊,吼了一句:“枪呢?!”

    “唰!”

    田笔盖上前一步,把手里的猎枪交到张军手里。

    “张军你干什么?!”秦涛见状,瞳孔猛地收缩,破音吼道:“张军你要是敢动我,我大伯——”

    “呯呯!”

    话没说完,张军抬枪冲秦涛大腿就连开两枪!

    “啊——”

    鲜血飙射!秦涛惨嚎一声,捂着大腿,痛的在地上打滚!

    “啊——张军!有能耐你开枪打死我!杀了我!!”

    “我告诉你秦涛!”

    张军一边说着,上前一步,一把揪着秦涛的头发,使得他脑袋后仰,随即张军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声音铿锵有力地吼道:“先穿袜子后穿鞋!先当孙子后当爷!就你这b样的,刚学会走道呢?你拿得起刀吗?!”

    话音落,张军放开秦涛,冲跟来的兄弟喊道:“带走!”

    “哗啦!”

    立马有两人上前一步,一左一右夹住秦涛的胳膊,拖死尸一样,拖着秦涛就上了面包车。

    一分钟后。

    “嗡~”

    三台面包车快速启动,随后掉头驶离荒废民楼。

    十分钟后,民楼屋内的一群乡非连续找了几个人打听后,才打听到秦宝山的号码。

    “喂?宝叔吗?我是跟涛哥一块玩的兄弟,涛哥出事了!”

    秦宝山正在家里看电视呢,听到这话顿时皱眉冲电话里吼了一句:“你说什么?”

    “宝叔!涛哥出事了!被张军带走了!”

    “你们那么多人,张军还能把小涛带走?”

    “不是,是后来张军的兄弟赶来了!还拿了枪!”

    “什么时候走的?”

    “有十几分钟了!”

    听到这话,秦宝山的脸色顿时阴沉无比,随即直接挂断电话,拿起沙发上的一件风衣,披上风衣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