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35章 秦家的本地能量!
    闻言,林小倩捋了捋发梢,目光疑惑地看着张军:“点不着火?可我也不懂汽车啊。”

    “不是,不懂汽车没关系。”张军反应很快,眨了眨眼皮,挠挠头,说道:“主要是想请你上车看下说明书,我这一个粗人,小学没上完就出社会了,斗大的字就认识俩……”

    “啊……”林小倩笑了笑,眼瞅着张军也不像是歹人,所以也没多想的弯腰就上了花冠车。

    林小倩一上车,张军和齐峥坤两人就跟着上车,同时快速关上车门,锁死车门。

    而在南杂店里,望着这一切的林诀也只是目光微皱,没敢上前。

    第一,林诀虽然也看见林小倩了,但他不认识林小倩,第二,林诀上次被张军敲打了一下,所以,他自己心里很明白,上去就是送人头。

    于是,林诀看了下手表,见秦涛他们还没来,也只好继续等待着。

    花冠车后排座上,林小倩刚一上车,看着一前一后堵死自己的张军和齐峥坤,她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了,姣好的脸蛋也变得有些苍白:“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别紧张。”

    张军轻声说了一句,随后开启了后排座车顶的灯,然后目光看着林小倩,沉吟说道:“林女士,你有个儿子叫曾子豪,你这个儿子不太听话,喜欢污蔑人,我希望你能好好管管他。”

    林小倩一愣:“你说子豪?你们找我是因为他?”

    张军直言说道:“对!我不会为难你一个女人,我今晚找你也就只有一个目的,叫你儿子不该说的别说!”

    林小倩也三十好几了,有着良好的学历和家庭背景,也有着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生活阅历,所以她很快也就反应过来,脸色缓和少许,皱眉看着张军说道:“你是张军吧?你和秦涛那点事儿我听我老公说过,但我儿子是我儿子,他也成年了,我怎么管得住他?”

    “想想办法呗,我相信你可以的。”

    林小倩犹豫一会,抬头看着张军:“对不起,我办不到!我现在要下车了!”

    说着,林小倩就扭动身子伸手去拉车门。

    “唰!”

    张军抢先一步,抬手手掌搭在车门把手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林女士,去年买码输了近二十万吧?”

    “你什么意思?”

    张军瞪眼看着她,一字一顿说道:“去年,你买码一共输了十八万多,这些钱全是你从银行账上挪的!你以为手里有点公权就可以瞎搞了,就没人知道了?”

    听到这话,林小倩当时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目光惊愕地看着张军:“你怎么知道?”

    “你别问我怎么知道!”张军挑着眉毛,手指着她喝道:“我就问你,我要现在写一封信,投到相关部门里,你觉得你还能在农商银行干下去吗?你好好想想,这事儿一曝光,你得在里面呆几年?十八万!是数额巨大还是特别巨大啊?!”

    闻言,林小倩目光惊惧地看着张军,无言以对。

    事实上,也确如张军所说,这件事儿也一直是林小倩的心结,她实际上已经在着手填补这个窟窿了。

    可毕竟十八万也不是小数目,以林小倩一家的收入,正常渠道起码要四五年。

    张军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林小倩:“我明着告诉你!我既然来了,这事儿就成了!我就是威胁你!这事儿你必须办!要快办!”

    林小倩脸色苍白,咬着嘴唇解释说道:“可这事儿我真的插不上话啊,都是我老公的主意,还有秦宝山那边压力!”

    “呵呵,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儿。”张军咧嘴笑了笑,轻声说道:“从你离开银行到和你小情人幽会我都看见了,我还有照片呢?你信不信?”

    “你无耻!”

    听到这话,林小倩心神剧震,怒吼一声,披散着头发就要去掐张军的脖子。

    张军轻轻推开她,目光有些怜悯地看了她一眼,“林小倩,我能理解一个正常女人你这个年纪该有的需求,我也没有去偷窥,甚至干涉别人私生活的癖好,所以,这件事儿你快点帮我搞定,以后,你没见过我,我也从没认识过你。”

    话音落,张军主动拉开车门,让开了身子。

    林小倩脸上的妆容有点花了,红唇被牙齿咬破皮,都渗出了鲜血,她狠狠地盯着张军,沉默半晌后,才拿起小包,下了车。

    过了一会,齐峥坤望着林小倩离去的背影,扭头看着张军,轻声说道:“军哥,你说她能搞定吗?”

    “应该可以。”

    “那万一没搞定呢?咱真的拆散她的家庭啊?”

    闻言,张军沉默片刻,随即摇头:“她都被逼到这程度了,肯定会用心干,要还是没搞定的话,那也没办法,咱们也只能想其它办法了,至于把照片发给她老公,就算了吧,这么干有点小人了,没什么意思。”

    闻言,齐峥坤默默地看了张军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也没吭声。

    “行了,咱回去!”

    张军给齐峥坤发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随即一边抽烟,点火倒车,准备回去。

    也就在这时候,才准备掉头的张军突然从后视镜内看到极其刺目的光芒。

    一道道刺目的车灯照了过来。

    张军猛地把头伸出窗外,回头一看,整个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正是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本来还算僻静的河边马路上,在花冠车两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辆面包车,小车、摩托车!

    粗略一数,最少十几辆车,全部开着远光灯,还时不时鸣笛!

    除了车之外,马路上黑压压一片全是人,这些人中不少人就光着膀子,似乎一点不怕冷一样,手里拎着家伙冲了过来。

    还有不少人则吹着口哨,口中“嚯嚯”怪叫着,跟随在队伍后面,也直奔花冠车而来。

    人太多了!

    一条四五米宽的路上,全是人,从快上坡的居民楼位置到坡下,排了一整条长龙,初步估计人数要破百!

    “嘎吱!”

    走在前面的一辆小车停滞,随即后面的车全部停滞!

    车门拉开,秦涛拄着拐杖,右手手掌绑着纱布,纱布的一端提着一把半米多长的开山刀。

    他一下车,手中的开山刀斜指苍天,环顾众人一眼后,一声大吼传遍四方!

    “秦家办事!无关人等都给我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