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131章 会见周江霖
    朋友,从亲疏远近区分,分很多种,点头交、酒肉交、一般朋友,至交!

    而若是把朋友这个词蒙上一层功利性的面纱的话,就变成了另外一个词语——人脉!

    人脉是一种资源,而很显然,李顺庚并不想把周江霖这个“资源”交给张军。

    见李顺庚许久没说话,电话那头,正在邵D南岭路某个茶馆和朋友下象棋的周江霖放下棋子,脸色没什么表情地笑了笑,轻声说道:“庚叔啊,资源互换才能价值最大化啊,你说对不!”

    “啊——”李顺庚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小周,看你说哪去了,刚才找东西去了,你刚说叫张军上门去找你对吧?这没问题啊,你现在在哪呢?”

    “南岭路,羡君茶楼。”

    “那行!我这就给张军打个电话。”

    “嗯!”

    挂断电话后,周江霖就回到座位上,继续与朋友下棋。

    “小博,咱们继续!”

    安静的茶馆内,象棋盘对面,周江霖的朋友名叫彭博,他看起来才二十岁出头,穿着黑西裤,白寸衫,小平头,看着白白净净的。

    “周哥,听你刚才打电话,还亲自见张军啊。”朋友喝了口茶,抬头望着周江霖说道:“张军是谁啊?”

    “将军!”周江霖跳马将军,随即抬眼看了彭博一眼,笑了笑,轻声说道:“朋友的朋友,我听过他一些事儿,对这个人有几分好奇,所以想见见。”

    彭博龇牙笑道:“能让周哥点名要见的肯定不一般哈,待会我也好好见见!”

    “看你这说的,好像我是什么大人物似的。”

    “靠,周哥你这么说没意思了,谁不知道你交际广,连宁府的宁老爷子都常请你过去玩。”

    “呵呵,那是中和伯抬爱。”周江霖笑了笑,随即扫了眼腕表,轻声说道:“行了,今天这棋不玩了,咱们明天还在这个茶楼,还是这个时间点,继续哈!”

    彭博闻声惊愕:“周哥,这就不玩了?你不是一会要见张军吗?”

    闻言,周江霖正想说话,突然手机响了,他连忙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当下咧嘴一笑,接通了。

    “喂,哪位啊?”

    “喂?是周江霖哥们吗?我是张军啊,你现在在邵东南岭路的羡君茶楼是吧?”

    “啊,是张军啊,我知道,刚刚庚叔跟我说过了。”周江霖一边说着,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地补充说道:“张军啊,实在抱歉啊,刚刚接到我爸的电话,他叫我过去有点事儿,今天恐怕见不了了。”

    闻声,电话那头,张军一阵沉默。

    周江霖歉意地笑了笑,犹豫一会儿后冲电话里说道:“张军啊,你看要不这样吧,咱们明天见吧?还在这个茶楼,还是这个时间。”

    电话那头,张军正开着花冠车在驶往邵D的途中,闻声直接靠边停车,右手紧紧攥着电话,因为太过用力,攥住电话的右手手指都有点发白。

    张军深吸口气,犹豫良久,才说了四个字:“行!我等你!”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在邵D的羡君茶楼,张军终于见到了周江霖。

    周江霖旁边的彭博望了一眼刚从花冠车上下来的张军,开口说道:“周哥,那你们先聊啊,我在旁边喝茶,等你们。”

    “不一起见见啊?”

    “不了。”彭博想了想后摇头说道:“你们是谈事儿的,有我在不合适。”

    “那行。”

    “嗯。”

    朋友应了一声,就转身上了茶楼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一边喝茶,一边等待。

    “呵呵,军哥!你好你好!”

    茶楼台阶上,大老远的,周江霖看见张军从花冠车内出来后就主动伸出了右手。

    “呵呵,周哥你可别这么叫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张军快步上前,一边说着,微笑着伸出双手与周江霖握了握。

    “听玉龙提起过你,今日一见,真是一表人才哈。”

    周江霖含笑说着,一边领着张军往茶楼二楼走去。

    “嗯,一表人才能当饭吃吗?最近挺饿的,周哥能不能介绍个能靠脸吃饭的活儿啊。”

    闻言,周江霖一愣,随即哈哈笑道:“你还挺幽默的,呵呵,还没吃中饭吧?”

    “呵呵,不劳惦记,吃了。”

    “嗯,我也吃了,那行!那咱们就找个地方一边喝茶一边聊。”

    一边说着,周江霖领着张军上了二楼,找了个在彭博附近的一个靠窗位置坐下。

    落座后,张军掏出中华烟,给周江霖发了一支。

    周江霖摆摆手,“不抽了,戒了谢谢!”

    “能早戒了是好事啊!像我就一直只能是抽完再戒,总戒不掉!”

    “烟,槟榔最好少吃!两种软D.品啊!”

    “是呗,可我就是没这个毅力和决心啊!”

    周江霖笑了笑,“呵呵,那你得加油哈!听说烟和槟榔吃多了,杀精!”

    “呵呵。”张军无奈地笑了笑,点了支烟后也就直奔主题:“周哥,你公务繁忙,我就直说了哈,我兄弟关九因为开.枪伤人被抓进去了,听庚叔的意思是,这事儿挺难办的,所以就上来问问周哥,看能不能帮个忙,想想办法。”

    周江霖慢悠悠地泡着功夫茶,一边抬眼看了张军一眼,“你继续说。”

    “现在情况是,人还在镇派C所,还没转到县局,但这也是庚叔说话的结果,而一旦转入到县局的话就很麻烦了,所以事情挺急的。”

    周江霖脸色平静地将一碗茶推到张军面前,目光看着张军,轻声问道:“问个问题,张军我认识你吗?”

    闻言,张军一愣。

    “呵呵,开个玩笑。”周江霖面无表情地脸上倏地又绽放笑容,抿了口茶,轻声说道:“官字两张口,上下都有理,你这事儿吧,说小不小,说大捅破天也就是个伤害案,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证人,你要能让证人闭嘴撤诉,你兄弟一点事儿没有,反之,秦宝山要咬死这事儿了,你兄弟也就只能先进去,到时候再想办法取保了。”

    听到这话,张军顿时就皱起了眉头。